【你不知道的頭家】外人羨慕的富三代 其實生活是這樣

因心思全在創業且物質欲望低,街口網絡公司執行長胡亦嘉,每天都是一身黑衣黑褲打扮,鞋子也是穿破了才換,他每天平均加班到晚上11點,除夕吃完年夜飯就回到公司加班,外人稱羨的富三代,他卻自嘲是個與世隔絕的宅男,日子過得倒像在修行。

2015年10月,胡亦嘉在台創立街口支付,短短2年多來,街口的每月交易量,從1.9萬筆暴增至今年2月的320萬筆,每月交易額也成長近150倍,達5.6億元。目前街口在台灣連結超過5萬家實體通路,今年1月甫拿到電子支付機構營業執照,立刻在農曆年推出的線上紅包活動,不僅打響街口的知名度,動作頻頻要卡位市場龍頭。

聊起今年街口推出的線上紅包活動,胡亦嘉忍不住自我嘲解,「今年我對親戚朋友、同學就發了20幾萬元出去,我常在想,怎麼我會去開發一個那麼愛撒錢的軟體?」

不做外人稱羨的富三代,胡亦嘉自嘲是個與世隔絕的宅男。
不做外人稱羨的富三代,胡亦嘉自嘲是個與世隔絕的宅男。

事實上,透過手機連結銀行帳戶,再建立好友圈,轉發紅包送現金、隨機搶補貼等活動,在電子支付圈裡不算新鮮事。2014年,中國業者騰訊推出微信紅包,轟動一時,但在台灣,胡亦嘉卻是第一個敢大動作推億元隨機紅包,且在45分鐘內,完成發出百萬紅包創舉的業者。

其實,胡亦嘉心裡清楚,外界是睜著眼在看他表現,「人家知道你是誰的兒子,知道你是有錢人家的小孩,覺得你失敗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你可以回去給你爸養,越是這樣,我越不能丟臉。」

「過去我在美國做對沖基金確實賺了蠻多錢,而且我蠻幸運的,我知道我相對有一些優勢,我父母完全支持、認同我想做的事。」胡亦嘉說,「我知道我可以過不錯的生活,但我不怕把我過去賺的錢撒光,我沒了就沒了,我手上沒有手錶,我每天都穿一樣的衣服,吃什麼東西我也不在意,咬兩口飯可以飽就好,因為我不希望其他的事情,佔用我大腦的時間。」

胡亦嘉與家人感情融洽,時常定期聚餐。後排右起:父親胡定吾、胡亦嘉、哥哥胡亦侃、妹夫吳昕豪;前排右起:母親郭惠文、大嫂Carol、妹妹胡亦蓮。(胡亦嘉提供)
胡亦嘉與家人感情融洽,時常定期聚餐。後排右起:父親胡定吾、胡亦嘉、哥哥胡亦侃、妹夫吳昕豪;前排右起:母親郭惠文、大嫂Carol、妹妹胡亦蓮。(胡亦嘉提供)

為了達成夢想,從去年11月到今年3月,胡亦嘉只放自己3天假,週末幾乎都在公司加班,忙得連心愛的籃球也不太打,遛狗成了他少數的休閒。由於天天在外頭跑,胡亦嘉苦笑:「一放假我就想待在家,像最近一次放假,我租片在家看《雷神索爾3》,我家人都覺得我太宅了。」

不過,年屆不惑的胡亦嘉,又身為家裡唯一沒結婚的孩子,他自然是家人逼婚的重點,老爸胡定吾每年都下通牒,要他今年必須完成終身大事。胡亦嘉笑說:「我自己當然也想,畢竟我哥哥跟妹妹都結婚有小孩了,但一忙起來,一年又一年就這樣過去。」


更多鏡週刊報導
瞄準7兆現金市場 下一步他將建構金融生態圈
家世經歷顯赫 富三代學霸創業
搶用戶與知名度 他撒錢圈地無極限
不當單純的線上支付業者 他瞄準7兆現金市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