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Wordle中毒了嗎?這款全球數百萬人愛玩的小遊戲,背後是一段甜蜜戀愛!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你最近可能發現,社交平台上到處充斥灰色、綠色和黃色框框,隨便刷推特和臉書,都會看到朋友炫耀一款網頁版文字遊戲的得分紀錄。它叫做「Wordle」,根據「對話」網站報導,自去年10月發布至今,這款遊戲在全球已經擁有超過300萬玩家,紅到讓谷歌網站專門設計同款塗鴉。

「Wordle」的玩法是,網站每天出一個5字母單字的謎底,玩家共有6次機會可猜;每猜一次,遊戲都會顯示你猜的字母是否正確──字母在正確的位置會顯示綠色;謎底單字含有此字母但你放錯位置,則顯示黃色;謎底單字根本沒有這個字母的話,會顯示灰色。

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高司(Anindya Ghose)說,「Wordle」之所以引爆熱潮有幾個原因,上手簡單、免費、容易找來玩,還可以分享。此外,它還完全沒有任何待破的關卡,每天只有一道謎題要猜,而且只有6次機會,給全球所有玩家創造了共同的體驗感。「這個特點讓我們迫不及待想要玩更多次,這是玩家每天都回來玩的巨大動力,」高司解釋道。

美國軟體工程師華德爾(Josh Wardle)正是這款熱門小遊戲的發明者。去年10月,他為了喜歡文字遊戲的愛人而發明這款遊戲,剛開始放到網路上的時候其實沒有什麼反響,直到11月1日的時候,只有90人玩過。但在12月,他對遊戲進行了部分調整,允許玩家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他們的成績,結果「Wordle」風靡世界。

《紐約時報》(NYT)指出,「Wordle」的流行主要是因為推特(Twitter)網友廣泛分享,從去年11月1日到今年1月13日,共有130萬條關於「Wordle」的推文,2022年起有關這款遊戲的推文日均增長率為26%。

專為愛人打造

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華德爾知道他的戀人薩阿(Palak Shah)喜歡文字遊戲,2020年為了讓她在疫情期間可以打發時間,他因而設計了這款猜字遊戲,並拿自己的姓氏Wardle當作梗,將遊戲其命名為Wordle。在這對情侶玩了幾個月之後,華德爾把遊戲介紹給親戚朋友玩玩看,沒想到,迅速成為全家人社群聊天群組最熱門的話題。

華德爾告訴《紐時》,他和薩阿都非常喜歡《紐時》的拼字遊戲和填字遊戲,「所以我想設計一款她會喜歡的遊戲。」他說,女友是第一位幸運玩家,也是遊戲向大眾公開後,幫忙調整題目難易度的助手。已經有幾道題目讓玩家哭笑不得,有些人抱怨說根本猜不到REBUS(畫謎)和TAPIR(貘)等單字。

所有5個字母的英文單字加起來大約1萬2000個,其中有許多無法猜測的晦澀單詞。於是,他設計另一款遊戲給薩阿玩,讓她指定是否認識這12000個左右的單字,以便將Wordle題目單字量縮小到2500個,這應該會至少夠大家玩上好幾年。

薩阿說,她現在每天醒來都習慣用猜字遊戲醒醒腦,儘管「Wordle」現在已與全世界共享,但她表示,很感謝愛人最初為她創造了這款遊戲。「真的很甜蜜,」她說,「這絕對是他表達愛意的方式。」

這麼上癮,怎麼不讓人整天玩?

華德爾是故意讓人一天只能猜一道題的,他認為有限的謎題與猜題機會,正是吸引玩家的原因。「遊戲本身鼓勵你每天花3分鐘去破關,」他告訴《紐時》,「就是要這樣,它不想要你花更多的時間去玩。」

今年1月2日,在網路上出現了另一款類似於「Wordle」的網頁版猜字遊戲──「hello-wordl」,是推特網友@chordbug為了拯救「Wordle」中毒的朋友所仿效發明的遊戲。「hello-wordl」與「Wordle」玩法幾乎一樣,但是一天可以猜好幾道題,而且題型豐富,謎底有4到11個字母。

Wordle帶來的收入為零

儘管「Wordle」取得了成功,但華德爾表示他目前不打算靠它賺錢。他在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四台(Radio 4)節目中說,他本身對那種需要一直吸引玩家注意力、推送手機通知的應用程式感到懷疑,所以他所發明的「Wordle」並沒有廣告,也不會提取任何個人數據──也就是說,「Wordle」收入為零。

「為什麼網路上的小遊戲不能單純有趣好玩呢?」華德爾解釋了他決定不通過這款遊戲獲利的原因,「我很幸運,我生活很舒適,不必為此向人們收費。如果其他人在網路上發明遊戲並收費,我也不會羨慕。收錢從來都不是Wordle的目標。在理想情況下,我希望保持免費開放。」

託「Wordle」爆紅之福,另一個軟體發明者克拉沃塔(Steve Cravotta)的手機遊戲「Wordle!」也跟著下載次數爆增。「Wordle!」早在「Wordle」推出之前就已經上架,但克拉沃塔與華德爾聯繫,表示希望捐贈人們購買「Wordle!」帶來的收益。最終,兩人決定將「Wordle!」的收益捐贈給位於加州的慈善機構。

數據調查公司Sensor Tower分析師指出,現在手機APP製造商很容易通過遊戲獲利,其他許多文字遊戲仍是主要透過廣告獲利,像華德爾這樣不願獲利的狀況算是很罕見。

而「hello-wordl」也維持「Wordle」網頁遊戲的免費、無廣告特色,發明者@chordbug在遊戲頁面中指出:「這款遊戲將永遠免費且無廣告,但如果你想要支持,可以請我喝咖啡。」即接受玩家透過贊助網站打賞。

文字遊戲的魅力

從「Wordle」到類似遊戲的爆紅,可見文字遊戲的魅力無法擋。「對話」(The Conversation)指出,「Wordle」雖經常被比作填字遊戲,但解決謎題需要用到的技巧,其實更接近於破解密碼,需要運氣與動腦。玩家可以通過計算不同字母組合的概率來縮小可能性,如果你第一次猜就中了兩個字母,但呈現黃色,你可以就這些字母在英語單字中最可能出現的位置做出有根據的猜測。

紐約大學教授高司指出,心理學家發現文字遊戲會刺激我們大腦的語言和邏輯處理區域,「因此,與許多其他遊戲一樣,它們也會在腦部釋放多巴胺這種讓我們感受愉悅和滿足的激素。」

這種解題的愉悅感還能延續到現實生活上,在疫情大流行期間,對於許多無法親自見到親友的人來說,「Wordle」成為網路社交活動可分享與討論的焦點。「對話」並指出,光是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在遊戲裡面臨同一道謎題,而且每個人的解法不盡相同的這個共同點,就即使很微小,也很有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大自然的新面孔!WWF公布224個新物種,緬甸「幽靈猴」波巴葉猴名列其中
相關報導》 東風-17飛彈研發人員叛逃!關鍵工程師不滿未獲升遷,在英國情報員協助下攜帶機密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