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回家了嗎?其實我們一直在流浪

·6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們都是在流浪,而家就在心的方向。(圖片來源/Mitchell Luo@Unsplash)

這是莊子「混沌」的故事:

為人和善的混沌,熱情地招待倏、忽二人,倏、忽為了報答混沌的恩情,決定為混沌開鑿五官七竅,於是,他們每天為混沌開鑿一個竅,七天以後,七竅完成,混沌也死了。

混沌代表意識未起的原始狀態,倏、忽則是時間與空間的執著認知。倏、忽介入混沌之地,代表混沌已經受到了戕害,而當七竅完成後,混沌則必須死亡。

混沌之死寓意著文明的進展過程,就像是亞當、夏娃註定要偷嚐禁果,才能離開伊甸園,開啟人類生活。然而混沌一死,伊甸園也跟著消失了,我們就要開始流浪。

我們都是在流浪

人們一定會相互爭奪、仆靡,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馳騁貪殘地追逐外物而無法自拔。如此相互折磨的悲劇並不是外在環境所造成,而是一旦成為「人」,就必定遭受感官慾望的牽引,向外爭逐而無法復返,我們都無法成為自己生命的主宰。

活著,就只是為了等待死亡,這是人們無所逃於天地之間的悲劇宿命。

不要懷疑,上述對於人生的悲觀敘述,正是來自逍遙、達觀莊子的「齊物論」篇章。為什麼生命會這麼悲苦,莊子會告訴你,因為離開了混沌後,找不到家,我們都是在流浪。

194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略特(T.S. Eliot),其成名作《荒原》(The Waste Land)以陰鬱的敘述手法,成功刻劃批判現代文明的荒謬與虛弱,作者在詩的標題「荒原」下方引了一段羅馬碑文(epigraph):

我曾在古城親眼目擊一位女占卜(Sibyls),

她被懸吊在一個牢籠裡。

周遭圍觀的男孩問她:妳想要什麼?

女占卜(Sibyls)回答:我要死。

女占卜(Sibyls)是希臘神話中一位美麗的女人,太陽神阿波羅(Apollo)迷戀上她,為求一親芳澤,阿波羅答應實現她提出的任何要求。女占卜隨手抓了一把沙許下心願:「希望可以像手中這一堆沙粒一樣長生不死。」

阿波羅應允了,但女占卜卻反悔,拒絕了阿波羅的求愛。阿波羅為了懲罰女占卜,依約讓她獲得如沙礫般的永生,但她卻得痛苦地目擊青春年華一日日老去,想死卻無法死去,成為名符其實的活死人。

人有煩惱是因為擁有感官慾念

離開了混沌,追逐著感官慾望的牽引,我們或許早已意識到這場生命的荒謬,但卻沒有勇氣自殺。我們如同拒絕阿波羅求愛的女占卜,痛苦地目擊青春年華一日日老去,求死不能,於是成為名符其實的活死人。

我們都是活死人?這樣的文字也太驚悚了吧!難道逍遙樂觀的莊子面對我們荒謬的人生也是手足無措嗎?

在莊子書中多次提及一個原始樂園,在那裏人類可以與鳥獸同居,可以與萬物並聚,這是人類的快樂天堂,亦是我們心靈嚮往溫暖的家。然而一旦有人貪欲興起,所有一切的美好就消失殆盡了。

原來,「樂園的消失」就是文章開頭的「混沌之死」,感官慾念的執著就是最大的元兇。換言之,只要放下感官的執著,那麼混沌就可以復活,原始樂園會再度出現。

《六祖壇經》中有這麼一則故事:惠能在給弟子講經時,忽然起了一陣風,旗幡隨之輕輕飄動,這時引起兩個弟子的爭論,一個弟子說是風在動,一個弟子說是旗幡在動,正當兩位爭論不休時,師父惠能笑著說:「不是風在動,也不是幡在動,是你們自己的心在動。」

不執著外象的變化,才能呈現真淳的美好

人之所以有煩惱,乃是因為人們擁有感官慾念,才會迷失於追逐,執著於爭論。但是記住,感官慾念是與生俱來,本身並沒有錯,錯就錯在我們隨著外在的變化起了執著。

要明白,「不是無念,而是不隨軀殼起念」。風動、旗動都不重要,重點是心不能隨外界之動而起動。

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外界的種種誘惑,擾亂了感官,也擾亂了人心,要求得越多,苦惱也愈多。那如何才能夠快樂呢?那就讓它變單純吧!

「繁華落盡見真淳,洗盡鉛華始見真。」繁華與鉛華都是外在的表象,唯有不執著外象的變化,才能呈現那真淳的美好。簡單的生活,何嘗不是幸福的開始呢?

「倏」、「忽」、「混沌」本為一體:混沌是原始美好,倏、忽則是樸素的單純官能。然而「倏」、「忽」卻執著於外在的華麗標準,並愚蠢地以此標準來衡量、改造混沌;就如同人們總是相信媒體宣傳的瘦身苗條,然後再愚蠢地傷害自己的身軀,卻不知自己本來就擁有那屬於生命自然、自信的純樸本真。

卸了妝的自己,反而不認識自己,這就是荒謬人生,這就是活死人。

家就在「心」的方向!

儘管這就是人的宿命,但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從這荒謬的陷阱超拔,從這歧途回歸,一切就在一念之間而已,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混沌的原始樂園。

一位日本武士拜訪一位著名的禪師,請教天堂與地獄的真理。禪師板起面孔不屑地說:

你這魯莽的武夫,根本不配詢問這深奧的道理。

武士受辱,馬上拔刀而起,劈向了禪師,只見禪師不慌不忙,冷靜地說道:

你瞧,這就是地獄!

武士震驚、錯愕地停止向禪師的砍劈,慢慢地把刀收回皮鞘內。這時禪師又說話了:

你瞧,這就是天堂。

這時武士再也壓抑不住情緒,跪地痛哭,原來天堂與地獄,只是一念之間。其實,回家與流浪也只是一念之間。

你今天回家了嗎?家就在「心」的方向!

本文同步刊載於粉專「令狐少俠的講古教室

以及臉書社團「少俠講易經

更多信傳媒報導
沒說出口的愛 全都封存在料理中了
打了16億劑疫苗也擋不了!Delta變異病毒在中國擴散攻入北京
超乎預期!還沒解封中古屋交易量回到疫情前7成水準 北台灣反彈最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