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團體哪裡辱華?韓國掀反中怒火

換日線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偶像團體哪裡辱華?韓國掀反中怒火
偶像團體哪裡辱華?韓國掀反中怒火

作者:台灣韓國情報站

「我們會永遠銘記兩國(指韓美)共同經歷的苦難歷史,以及無數男女的犧牲。」防彈少年團(BTS)隊長金南俊在獲得 Van Fleet Award(頒發給對韓美關係有貢獻者)後所發表的感言,在中國各大網路論壇上,被眾多中國網友批評為「辱華言論」,引爆了新一波韓中爭議。

這樣一段僅對韓戰犧牲者表達敬意的感言,為何竟能使過去在中國粉絲眾多的他們,如今卻被群起痛批「滾出中國」?隨著爭議持續延燒,微博熱搜竟還被中國網友瘋刷「#國家面前無偶像」,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出面嚴詞批判,甚至導致 BTS 在中國的商品接連被下架?

中國網友為何對韓戰敏感?

「James A. Van Fleet Award」獎項專門頒發給為韓美兩國作出巨大貢獻的人,每年獲獎者也多會象徵性的提及兩國曾經共同參與的韓戰。然而此次 BTS 僅是「從善如流」便遭大肆批評,主因應與中國長年來扭曲的歷史教育,以及近年北京政府不斷嘗試「政治化」的民族主義脫不了關係。

首先眾所皆知,中國的教科書向來將韓戰稱為「抗美援朝」,但其全稱「抗擊美國侵略、支援朝鮮人民」的侵略二字,可能就不為我們所知了。更有趣的是,在此處「被侵略」的不僅僅是朝鮮(北韓),其實更包括了台灣:1950 年 7 月成立的「中國人民反對美國侵略台灣朝鮮運動委員會」,正是中國所謂「抗美援朝」的伊始,足見中國的參戰除了「助朝」之外,劍指台灣更是主因。

長年以來,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刻意刪節了「北韓入侵南韓的事實」,將重點放在「中國助北韓抗擊美國侵略」、「是美國挑起戰爭、阻止中國人民解放台灣」,好為當年的參戰提供正當性。

因此,長年接受如此教育的許多中國民眾,在被有心人士煽動下,難免會認為「中國阻止了美國的任意侵略,BTS 怎麼可以感念侵略者?」殊不知當年是金日成首先跨越 38 度線南侵,聯合國也曾先要求北韓停火未果,才引發了戰爭。

這些「除了中國與北韓之外、可能全世界都認識」的史實,在許多中國網友們的世界觀中卻可能恰恰相反——甚至到了今天,還有許多人相信是社會主義陣營在當年的韓戰中得勝。無怪乎他們會對 BTS 感念「侵略方的犧牲者」群起而攻之了。

對於中國政府罔顧史實的韓戰詮釋,早年就有韓國學者(龍仁大學中國經營研究所所長朴昇讚(박승찬)教授)分析過其原因,表示:「中國在此次戰爭(指韓戰)損失巨大,連毛澤東的兒子也在此戰身亡。不少中國史學家也批判政府當年不該參戰。」說明中國內部也有不少人士、尤其知識份子十分清楚參與韓戰絕非甚麼「凱旋勝戰、抵禦侵略」,而是當年中國政府的錯誤決策——因此為了維繫政權的「統治正當性」,便以「抵禦外侮、凱旋歸來」的扭曲史實「教育」民眾。

習近平上任以後,對中國人民的歷史教育更有極化國族主義的趨勢,實在無助中國的對外關係。

韓國企業對「限韓令」的創傷症候群

事件發生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報導道:「中國網民說,該組合(指團體)對朝鮮戰爭的完全片面態度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也否定了歷史。」更在報導中指責 BTS 是為了「討好」美國網友才出此言,還「順便」提及了 BTS 成員曾說最想去的國家是台灣這項「辱華前科」,進而引發更多中國網友集體出征 BTS。

在中國的韓國企業見狀,甚至嚇得第一時間紛紛下架 BTS 相關商品,就是為了避免 2016 年限韓令悲劇再演:限韓令是 2016 年中國政府因強烈反對美國在韓國安裝「薩德」,對在華韓企進行的抵制報復行動,曾造成韓企損失慘重。當時由於中國政府的煽風點火及「暗裡操作」,韓國的五大財閥之一樂天集團因為提供韓國政府土地安裝薩德,甚至被全面逼出中國;北京政府限制中國遊客入境韓國,亦導致韓國的免稅店、旅遊等行業備受打擊。

同時,韓國影劇、藝人活動也被大幅限縮:在 BTS 之前,李孝利、周子瑜事件早已使得近年來韓國藝人在中國活動時有「自我言論審查」的趨勢;此外,中國已經連續 3 年未向韓國遊戲廠商核發許可證,導致韓國遊戲公司無法進入中國市場。

即便面臨上述種種不合理對待,在整體貿易依存度近 7 成、且中國佔其總出口額近 3 成的韓國,政府卻往往只能選擇讓企業或藝人自行面對,委屈求全。

韓國官民對中國立場漸行漸遠

根據美國權威智庫皮尤中心在 2020 年對已開發國家「對中國好感度」的最新調查,許多國家的民眾對「中國」的反感度,皆來到 20 年來新高。其中韓國民眾的「對中反感度」,也從 2002 年的 31% 增長到今年的 75% 創下歷史新高。其排名在瑞典、日本、澳洲之後佔據第四,甚至還超越了美英等國。(順道一提:面對中國直接威脅的台灣人,卻「意外地」在今年的聯合報民調中,對中國好感度來到新高,反感度僅 25%。)

此外根據皮尤中心報告,各國人民普遍「年齡愈高越反中」,但韓國卻是全數樣本中唯一「越是年輕族群、對中國越反感」的反例(年齡與反中程度關聯係數唯一為負,見上圖)。同時,韓國也和日本同為對中國處理 COVID-19 疫情不滿程度最高的兩國(79%)。

與南韓政府的「官方立場」在總統文在寅主政下,經常引來「搖擺不定、親中親北」之議的印象截然相反,近年來韓國民間對中國的反感度增加,其實顯而易見。其中原因不外乎中國在疫情、兩韓關係及香港情勢上的處理,均讓許多韓國民眾心生厭惡,當中發生於香港的「反送中事件」與「港版國安法」,更引起大批具有「光州精神」的韓國年輕世代強烈反感。

同時,中國近來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及歐陽娜娜事件,也讓不少成長於「反共年代」的韓國壯年世代心生共鳴、同情台灣。此次 BTS 事件在韓國最大搜尋引擎 NAVER 上佔滿了國際新聞版面,韓國網友們更留下諸如此類的熱門留言:

「真是令人無言。韓戰的時候你們可是敵人,難不成指望防彈哀悼中國人?滾蛋吧(意指中國網友出征 BTS 韓國粉專),不要扯到防彈!」

「中國已經超過了國族民粹主義......應該讓美國、歐洲、日本、東南亞國家一起分裂中國,這樣的話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吧?」

「BTS 的歷史觀果然非常正確。看文在寅政府的那群官僚,真是無能。文政府不敢講的話全讓 BTS 說出來了,加油!」

讀者可能會好奇,為何文在寅政府在上次(歐陽娜娜事件)和這次(BTS 事件)中都被網友批判諷刺,「躺著也中槍」?主因是近年面對中國在政府操弄下、日漸極端的國族主義,造成對韓國企業的打壓、對韓國藝人的抵制,文在寅政府卻經常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依然想方設法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令部分青壯世代為主的韓國網友忍不住譏諷,「究竟文在寅是韓國總統還是中國總統?」

舉例來說,在遭逢前文提及的「限韓令」後,韓國政府不曾限制中國藝人在韓活動,也未曾禁止相關部門向中國遊戲公司頒發營業執照。同時間中國對韓國演藝事業的限縮、對韓國遊戲公司的禁令卻依然存在。

此時此刻,文在寅政府的官方口徑,依然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滅火發言」一搭一唱,也難怪韓國人民、尤其年輕世代的對中立場,會與政府漸行漸遠了。

韓國始終是「民主陣營夥伴」嗎?

BTS 事件爆發後,兩國官方分別出面「滅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我注意到了有關報導,也注意到了中國網民對此事反應。我想說的是,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珍愛和平、促進友好,應該是我們共同的追求,值得我們共同努力。」

韓國外交部副發言人李在雄則回應:「為了不影響韓中兩國國民間的相互理解和友誼,政府正對相關情況保持關注。今後將為發展韓中關係、促進韓中友誼繼續努力。」

「以史為鑒、面向未來」固然重要,但需要正確認識歷史,並且承認歷史。中國政府在很多場合下,均要求日本政府承認南京大屠殺並且致歉賠償;但在面對韓戰歷史上,許多作法卻與日本如出一轍——拒絕承認史實、甚至曲解美化。

尤其如同前述,自從「薩德事件」後,韓國企業和藝人在很多時候,都必須看中國政府和其「官媒」、「小粉紅」們的臉色,甚至連在韓國內部的言論也需自我審查——這固然可以簡單粗糙地理解為「要賺中國人的錢、自然就要按中國的規矩」;但作為一國的人民,此時期待政府能夠對此不合理待遇「有所回應」、「有所反制」,不至於讓企業和人民被如此對待,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面對中國,韓國民間的「反中」聲浪,隨著中國越趨極端的國族主義和動輒「出征」、「抵制」、「官媒放火,發言人再滅火的兩手策略」等等行徑,已然是年輕世代不可逆的趨勢。如今韓國的絕大多數年輕世代,比起「悶聲賺錢」,也往往更加認同自由世界的民主、平權等普世價值不應被侵犯。

因此,即便現時韓國政府的立場經常「有所擺盪」,但這絕不代表「多數韓國人的聲音」。身在台灣的我們,更應對韓國「實際多數」的民意有所認識,並且親近志同道合的彼此,共同面對潛在的威脅。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評論】防彈少年團到底哪裏「辱華」了?韓國新世代滅不掉的反中怒火》,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歐陽娜娜在中國央視獻唱《我的祖國》,為何連南韓網友也群起痛批?
為什麼韓國人是「恨」的民族?──「排外、記仇、非贏不可」的背後

作者簡介:

台灣韓國情報站,由來自台北及首爾兩名政治領域出身的年輕人,成立於光州民主運動四十週年的 2020.05.18 。隨著全世界的民族主義極右浪潮、中美對抗加劇,情報站認為台韓關係、台海及朝鮮半島問題有著超乎想像的重要性及相互影響性。情報站希望透過雙邊搬運台韓消息、轉譯專家評論、發佈己身投稿以增進台韓彼此理解、協助大家接收更多台韓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