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石木欽案檢提再審為銀行員之死平冤 諸慶恩血淚手札曝光

林俊宏劉志原繪圖|米承鶴
·10 分鐘 (閱讀時間)
諸慶恩(左)莫名挨告,含冤抑鬱而終,連妻小都遭追殺,檢方罕見替他提再審,全案可望翻案平反。(示意畫面,依真實照片重繪)
諸慶恩(左)莫名挨告,含冤抑鬱而終,連妻小都遭追殺,檢方罕見替他提再審,全案可望翻案平反。(示意畫面,依真實照片重繪)

逾二百名院檢軍警調等高官捲入的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案,引發「銀行員之死」事件,高檢署連月徹查,15日宣布將替含冤而死的銀行員諸慶恩提起再審平冤。本刊取得諸慶恩十八年前告別式的追思文集,泣訴官司冤屈,不但字字血淚,還有諸慶恩妻子思念亡夫的椎心之痛。諸的遺孀及稚女當年遭富商翁茂鍾結合司法好友一路追殺,如今終於可望沉冤得雪,還給諸家人公道。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與涉案當事人不當往來遭監察院彈劾,引爆富商佳和集團董事長翁茂鍾結合司法界好友,追殺巴黎銀行員諸慶恩的世紀冤案,高檢署3月15日宣布,將向高等法院聲請再審,並提出四大新證據,力拚全案逆轉改判無罪,替諸慶恩洗刷冤屈。

援引聖經 手稿鳴冤屈

諸慶恩18年前過世時,親友為他舉辦追思會並出版一本厚達百頁的《天家慶恩》文集,字字血淚。
諸慶恩18年前過世時,親友為他舉辦追思會並出版一本厚達百頁的《天家慶恩》文集,字字血淚。

因官司纏身抑鬱而終的諸慶恩,18年後終於可望沉冤得雪,雖稱得上是遲來的正義,但一干加害者仍逍遙法外,這遲來的正義就顯得毫無正義可言。儘管如此,高檢署15日仍強調,諸慶恩雖已離世,但認為他蒙受不白之冤,本應獲無罪判決,仍可為其利益聲請再審,「做對的事情永遠都是好時機!」

本刊繼獨家踢爆石木欽案的種種不堪,與銀行員之死等系列調查報導,日前又透過管道取得諸慶恩18年前過世時,親友替他舉辦追思會的紀念文集,內容多達百餘頁,包含他的血淚手稿、家庭生活照,以及愛妻思念亡夫的親筆信等,夫妻鶼鰈情深,看過的人都不禁潸然淚下,對翁茂鍾透過司法手段追殺諸慶恩及他的遺孀,甚至當時年僅4歲與2歲的稚女,更是忿忿不平。

諸慶恩生前提到,冤屈就是指活蹦亂跳的兔子被罩住,要出去被尸(屍)壓住,透露對官司的無奈。
諸慶恩生前提到,冤屈就是指活蹦亂跳的兔子被罩住,要出去被尸(屍)壓住,透露對官司的無奈。

這本名為「天家慶恩」的紀念文集,一開始就引用《聖經.提摩太後書》寫道:「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一席話道盡親友們對諸抑鬱而終的憤慨。

諸慶恩過世前一年提到:「因為很累,查到一段有關疲乏的經文,什麼叫冤?就是一隻兔子被罩住了,什麼叫屈?就是要出去時被壓住出不去了,而且是被尸(屍)壓著。」也收錄其中。

高檢署15日召開記者會,提出四大理由替枉死的諸慶恩提起再審,力拚全案無罪。
高檢署15日召開記者會,提出四大理由替枉死的諸慶恩提起再審,力拚全案無罪。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圖)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遭監察院彈劾,後來又驚爆2百多名司法警調高層捲入這起世紀司法醜聞案。
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圖)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遭監察院彈劾,後來又驚爆2百多名司法警調高層捲入這起世紀司法醜聞案。

他說:「兔子該是充滿活動力、蹦跳跳的,現在卻被拘束著,跳躍不起來,明明在黑暗中看見一道曙光卻不能走出,阻礙物是最讓我們!@#!%$@的『屍』—這不叫冤屈,還叫什麼?」字字血淚,短短幾句話透露出他蒙受司法冤屈的無奈。

諸慶恩小檔案(1966~2003)家庭:已婚,育有2女
學歷:建國中學、政治大學、美國波士頓大學
經歷:巴黎銀行經理

至親追念 愛家好男人

諸慶恩的太太也在文集裡回憶先生的好,她說:「親愛的舅舅,自從大一相識、大二相戀,就隨你疼愛的外甥女跟著稱呼你為舅舅,外人乍聽甚難明瞭,在相處的18年中,感謝你如同長輩般地照顧我、教導我,你的聰明、正義及誠實,一直讓我又敬又愛。」

諸慶恩是虔誠的基督徒,長期奉獻教會,他的家庭觀念極深,在親友眼裡是個愛家的好男人。
諸慶恩是虔誠的基督徒,長期奉獻教會,他的家庭觀念極深,在親友眼裡是個愛家的好男人。

諸太太回憶,婆婆常煮一桌好菜,但丈夫總把最好的留給家人,多吃剩菜;更擔心婆婆提重物,總是陪著老人家一起上市場買菜。丈夫對家庭一直有強烈的使命感,原本攻讀完學位,可先回台陪伴父母,但當時因她還沒畢業,丈夫為了照顧她這生活白痴,又在國外多陪了她半年,甚至半夜和她一起讀書畫重點。

諸慶恩的家人在追思文集中讚揚他對教會的付出
諸慶恩的家人在追思文集中讚揚他對教會的付出
諸慶恩的妻子在追思文集中寫道,丈夫非常享受當一個父親,最愛幫女兒洗澡、餵奶、換尿布,像是超級奶爸,無奈竟英年早逝。
諸慶恩的妻子在追思文集中寫道,丈夫非常享受當一個父親,最愛幫女兒洗澡、餵奶、換尿布,像是超級奶爸,無奈竟英年早逝。

她還提到,諸慶恩相當愛家,常陪孩子看故事書、聽音樂、哄她們睡覺,丈夫常說自己有三個女兒,老大是老婆,老二跟老三才是女兒。此外,丈夫的筆記本還記載岳父、母的生日,每週也都陪她回家探視家人,事親至孝讓她非常感動。

諸慶恩(右)與妻子(左)在大一相識、大二相戀,二人感情極佳,是人人稱羨的班對。
諸慶恩(右)與妻子(左)在大一相識、大二相戀,二人感情極佳,是人人稱羨的班對。

先生離開人世後,女兒曾問她「爸爸去哪?為何媽媽一直哭?」她回說:「因為我很想念爸爸,主耶穌把爸爸接上天了。」女兒又問:「爸爸跟耶穌會在雲上看我們嗎?」她說:「應該會。」

信仰虔誠 致力傳福音

翁茂鍾(圖)與上百位司法官不當往來,透過司法追殺諸慶恩家族,法務部下令徹查相關案件。(中央社)
翁茂鍾(圖)與上百位司法官不當往來,透過司法追殺諸慶恩家族,法務部下令徹查相關案件。(中央社)
佳和集團(圖)以紡織起家,不少司法官及警調高層偷偷向負責人翁茂鍾購買股票牟利。
佳和集團(圖)以紡織起家,不少司法官及警調高層偷偷向負責人翁茂鍾購買股票牟利。

有天,女兒在書桌畫畫,突然又問:「爸爸在哪片雲上,為什麼我看不到?」她回女兒說:「爸爸在天堂,所以看不到。」女兒想了想後說:「也許在家裡看不到,走到馬路抬頭應該就看到了。」嘴邊仍不斷地嚷著爸爸寶貝。由於諸慶恩枉死,諸太太身兼父職,面對女兒童言童語思念父親,只能含淚撐起家計。

1966年出生於新北市中和區的諸慶恩,是家中獨子,取名「慶恩」是因其父母與教會兄弟姐妹,一起懇求禱告上帝賜予一個孩子,藉此表達對上帝的滿心感恩,他從小就是虔誠的基督徒,生活簡樸,連學費都以獎學金支付。

最高法院院長吳燦(右)日前針對石木欽案引起軒然大波,哽咽向外界鞠躬致歉。
最高法院院長吳燦(右)日前針對石木欽案引起軒然大波,哽咽向外界鞠躬致歉。

諸慶恩品學兼優,長期擔任班長並獲得模範生及各種獎項,彈得一手好琴,還擔任教會及學校合唱團伴奏,考上建中後再進入政大政治系,求學過程從不讓家人操心,自幼熱心教會事務,參加詩班、輔導,更一路帶領少年團契、高中團契及大專團契,對青年學子相當用心,就連當兵抽籤到人煙稀少的烏坵島服役,也在島上傳遞福音。

曾遭翁茂鍾追討債5億元的百利銀行改名為巴黎銀行後,分行拓點曾舉行開幕儀式。(翻攝法國巴黎銀行官網)
曾遭翁茂鍾追討債5億元的百利銀行改名為巴黎銀行後,分行拓點曾舉行開幕儀式。(翻攝法國巴黎銀行官網)

1991年諸慶恩退伍後,跟女友(即後來的妻子)一起到美國波士頓大學深造,後來他取得企管碩士返台,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巴黎銀行的資金管理室任職,一待十年,由於他認真負責,深受長官及同事讚賞。

婚後育有二女,諸慶恩是個超級奶爸,喜歡幫女兒洗澡、餵奶、換尿布、穿衣、梳頭髮與講故事,孩子也都很依賴他,諸常教導家人要信靠神、向神禱告,祈求主耶穌保佑他們一家人平安。

有望平反 提四大新證

沒想到,富商翁茂鍾透過司法手段追殺,使諸慶恩官司纏身多年,意外因心肺衰竭病逝,因他為人正直,加上年僅37歲便離開人世,親友莫不悲痛萬分,如今冤案平反出現契機,不少卷證雖已銷毀,高檢署仍多方函調資料,終於還原真相。

石木欽(圖)案不斷延燒,司法院及法務部日前公布行政調查報告,揭露至少40名司法官與翁茂鍾有所往來。
石木欽(圖)案不斷延燒,司法院及法務部日前公布行政調查報告,揭露至少40名司法官與翁茂鍾有所往來。

高檢署發言人吳怡明指出,全案有四大新證據,其中三項是台灣高等法院2002年判諸慶恩有罪時,沒有斟酌調查對諸有利的三項證據,首先是巴黎銀行的定存單發行統計表等有利於諸的證據;其次是諸慶恩及同事曾提出「可轉讓定期存單有效」等有利證據;第三則是巴黎銀行的函文,上述三項都可以證明諸無罪,高院卻漏未審酌。至於第四項新證,是2004年民事判決證明怡華公司未受損害。

翁茂鍾27本筆記本臭不可聞,詳細記錄他如何利用宴會、球敘、送襯衫或報明牌買股等手法穿梭司法高層。(聯合知識庫)
翁茂鍾27本筆記本臭不可聞,詳細記錄他如何利用宴會、球敘、送襯衫或報明牌買股等手法穿梭司法高層。(聯合知識庫)

1995年,翁茂鍾的公司因投資衍生性商品失利,欠巴黎銀行3億元,靠著與司法官的密集往來,後來成功免除債務,甚至造成銀行員之死案的有罪判決,充滿各種奸計巧合。依據翁的27本筆記本記載,他在1997年就與當時的立委洪玉欽赴台北地院拜訪院長劉瑞村,討論3億元欠款案。

詭異巧合 遭從嚴定罪

當年巴黎銀行獲台北地院裁准查封翁的公司資產,翁茂鍾卻打死不想賠錢,動起歪腦筋,神通廣大地從北院內部得知,巴黎銀行提供給北院當擔保金的定存單是「自發自售」,也就是沒有實際存款卻開出定存單,但當時諸慶恩徵詢公司法務及理律法律事務所的意見,均認為沒有違法疑慮。

但翁茂鍾卻不這麼想,他在筆記本寫道:「台北地院稱定存單沒存款…大好消息」「和石木欽討論百利(巴黎銀行)事」,3天後,翁與石木欽、調查官秦台生在桃山日本料理餐廳餐敘討論3億元欠款案後,竟由秦台生自己當檢舉人,向調查局台北市調處檢舉巴黎銀行經理諸慶恩違法追債,有違《商業會計法》。

翁茂鍾將檢舉信交給時任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羅榮乾,再由北檢立案偵辦。
翁茂鍾將檢舉信交給時任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羅榮乾,再由北檢立案偵辦。

調查局收到檢舉認為「怪怪的」,收案的時任台北市調處副處長吳莉貞批示不立案調查,翁仍不死心,再將檢舉信寄到台北地檢署,「恰巧」又由翁經常飲宴的好友主任檢察官羅榮乾收到,馬上立案分交組內檢察官曾部倫偵辦,後來曾轉調法官,接手的檢察官蔡佳玲2000年5月依《商業會計法》起訴諸慶恩。

諸慶恩案一審的承審法官蔡世祺認為,諸是遵照台北地院的裁定及參考理律法律事務所的意見後,提出巴黎銀行自家定存單向翁的公司追債,並沒有違法的犯意,因此判諸無罪。蔡世祺告訴本刊,罪疑唯輕,本案罪證不足,就不應該判諸有罪。

全案上訴二審後,2002年4月高等法院從嚴認定,且改依罪刑較輕、不能上訴最高法院的《刑法》偽造文書罪判諸慶恩4個月,緩刑3年確定。

再審之餘 擬非常上訴

知情人士指出,二審有罪的判決,是造成「銀行員之死」的重大關鍵,諸慶恩上訴最高法院,並多方向法律專業人士求助,卻無人可向他保證有清白的機會,但當時他並不知道,自己上訴到最高法院後,竟又巧合地由翁茂鍾的好友石木欽及池啟明審理。

翁茂鍾為追殺諸慶恩,一度將檢舉信交由調查局前經濟犯罪防制處長秦台生(圖)立案,但遭調查局退案。
翁茂鍾為追殺諸慶恩,一度將檢舉信交由調查局前經濟犯罪防制處長秦台生(圖)立案,但遭調查局退案。

諸慶恩為自己的清白奔走1年1個月後,在身心飽受煎熬的情況下,於2003年5月因故過世,留下妻子及二名年幼的女兒。翁茂鍾逼死諸慶恩後,3億元債務在其他司法官好友的審理下,陸續獲得免還的判決,但翁仍不放手,在諸死後,繼續以司法手段追殺他的妻女,要求諸妻與二個女兒代諸慶恩賠償5億元。

除了再審外,最高檢也正研議雙管齊下,採另個救濟管道非常上訴,先求還諸慶恩清白,並為後續追究石木欽等人是否涉有貪汙等刑責預做準備。司法院也預計在4月初破天荒召開3天的人審會,討論捲入石木欽案的逾40位法官懲處案,院檢同步動起來,能否重建司法公信力,各界都等著看。

更多鏡週刊報導
【全文】反制江啟臣挾黨機器挖角 朱立倫部署陸空戰4月啟動
【全文】已婚立委祕戀美女發言人 王定宇顏若芳1週5夜同居直擊
【獨家】【王定宇藏地下情】顏王同居風暴扯分租 《鏡週刊》直擊畫面打臉全曝光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大火狂燒落石不斷 阿里山封路
民眾遭追撞對方竟是「鮭魚」 公路警局籲謹慎改名
1個月9度遭路邊車門擊落 騎士「衰過頭」遭揭真相下場慘
外籍移工藉臉書當月老 移民署:每案可罰10萬至50萬罰鍰
娃娃機店惡意欠稅10萬不繳 成首例機台遭查封將被拍賣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