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強大軍隊在喀布爾的最後一夜:破壞「所有未能帶走的裝備」,第82空降師與「機敏軍備」分搭五架C-17撤離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20年前,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希在911事件後揮軍阿富汗,企圖懲治包庇發動恐攻主謀賓拉登的神學士政權,展開了為期20年、耗資兩兆美元的阿富汗戰爭。若從小布希動武的初衷來說,基地組織確實被趕出了阿富汗、庇護賓拉登的神學士政權迅速垮台、賓拉登2011年也在巴基斯坦遭到美軍的海豹特種部隊擊斃。

問題是,在賓拉登斃命、基地組織式微之後,美軍並未就此撤出阿富汗,甚至拒絕了神學士談判投降的請求。美國政府不僅要推翻神學士政權、消滅基地組織,還要在阿富汗建立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因此又在這裡多留了十年。《紐約時報》認為,美軍的長期佔領反而讓神學士找到「驅逐入侵者」的新定位,並且在巴基斯坦的羽翼之下重整腳步。

2011年5月遭美軍獵殺的賓拉登(Osama bin Laden)(AP)
2011年5月遭美軍獵殺的賓拉登(Osama bin Laden)(AP)

2011年5月遭美軍獵殺的賓拉登(Osama bin Laden)(AP)

從小布希、歐巴馬、川普到拜登,這場歷經四任總統的漫長戰爭,雖然在拜登的堅持下終於劃下句點,但美軍卻又把這個國家又還給了2001年被他們趕下台的激進分子。無論是出於拜登的撤退命令,亦或是因為神學士「多留一天就是非法佔領」的警告,美軍最後一架C-17運輸機,確實在8月31日來臨之前的最後一刻起飛,完全撤離了這個「帝國墳場」。

在美軍徹底消失之後,神學士武裝分子及其支持者在喀布爾街頭歡天喜地,在31日的黎明到來之前除了放槍慶祝,喀布爾的夜空甚至出現多枚被當成煙火的曳光彈。神學士在天亮後立刻前往機場視察,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也說:「最後一批美國士兵離開了喀布爾機場,感謝真主,我們國家實現了完全獨立。」

2021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戰士(AP)
2021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戰士(AP)

2021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戰士(AP)

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事,就是結束的這麼魔幻。

美軍與神學士雖然依舊相互敵對,雙方在阿富汗戰爭的最後時刻卻完全沒有交戰。美軍依照多哈協議的默契執行撤兵,神學士依舊放話「超過撤離期限責任自負」,美方也一再表示「多留幾天也撤不完所有人」、「留下的每一天都必須面對遭受恐攻的風險」。美國在阿富汗20年來明明都是勝利者,在最後半個月卻幾乎是以失敗者的身份瘋狂逃亡,這也才有了8月31日凌晨在喀布爾機場的慶祝槍聲。

拜登所宣示的撤軍期限原本該是8月31日,但美軍顯然不願再多待一天。8月30日午夜之前,最後五架美軍C-17運輸機就在喀布爾的卡札國際機場起飛。根據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齊的說法,最後一架C-17的起飛時間甚至就是阿富汗時間的30日23時59分(美國時間30日下午3時29分)。

在喀布爾機場準備起飛的C-17運輸機。(美聯社)
在喀布爾機場準備起飛的C-17運輸機。(美聯社)

在喀布爾機場準備起飛的C-17運輸機。(美聯社)

無論是要避免ISIS-K的再次恐攻,還是單純想早一天撤收完畢,在未能及時趕到機場的美國公民與親美阿富汗人聽來,麥肯齊在五角大廈記者會的辯解顯然過分刺耳:「就算再留十天,也不可能將所有人撤走」。其實就在C-17起飛的午夜時刻,仍有數百名阿富汗人無助地在機場等候,但在30日離境的最後5架C-17,其實連美國平民都沒有機會搭乘,因為運輸機上是最後一批撤離的美軍約800人(主要是第82空降師),還有麥肯齊所說的「機敏軍備」。

在這5架C-17起飛之前,這800名美軍沒有再像過去幾天,盡可能讓更多的阿富汗人逃離恐懼,而是忙著破壞那些「未能帶走的裝備」。據麥肯齊在記者會上的說法,包括70輛防地雷反伏擊車、27輛悍馬、73架各型航空器,甚至包括兩套在最後時刻擔負機場防禦任務的美軍陸基型近迫方陣快砲系統(C-RAM)。

在喀布爾機場警戒的美軍。(美聯社)
在喀布爾機場警戒的美軍。(美聯社)

在喀布爾機場警戒的美軍。(美聯社)

但眾所週知,其實在神學士拿下喀布爾之後,美軍在阿富汗首都的防守範圍就快速縮小到卡札國際機場。即便在市內接送美國公民前往機場,美軍也不敢從地面執行,而是盡量動用武裝直升機完成任務。在這種狀況下,第82空降師所能破壞的對象,恐怕也就是機場裡的武器裝備—那些機場外的、甚至是那些不在喀布爾的,早就顧不上了。

相對於美國援助阿富汗政府軍的829億美元(美國阿富汗重建特別督察長辦公室報告),美軍在最後時刻進行的有限度破壞,自然延伸出另一個問題:神學士究竟拿到多少美式裝備?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在喀布爾機場爆炸案後發表談話,強調一定會讓主事者付出代價。(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分析,這829億包括訓練、薪餉、軍備、運輸等費用,裝備部分大約佔去240億美元,其中大約7成交由阿富汗政府軍、3成交由阿富汗警察使用。其中光是2005到2016年,美國就為阿富汗的7萬6千輛軍用車輛(包括4萬3千輛福特生產的皮卡、2萬2千輛悍馬、900輛防地雷反伏擊車)、60萬件各式武器、200多架飛機買單—這還沒加上最近幾年,美軍為了完成撤離目標、大力扶植阿富汗政府軍所提供的各式軍備武器。

雖然根據阿富汗重建特別督察長的報告,阿富汗空軍的211架飛機僅有167架能夠正常使用,不少軍事媒體也指出,原來隸屬阿富汗政府軍的A-29攻擊機、C-130H運輸機、UH-60黑鷹直升機、Mi-17運輸直升機都停放在喀布爾機場,但美軍究竟破壞了其中哪些部分,麥肯齊並未詳細說明。在美軍撤走後,明顯穿戴美式裝備的神學士武裝分子,確實也在社群媒體上傳了接收軍機的影片。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科德斯曼(Anthony Cordesman)說,沒有人能搞清楚到底有哪些東西落入神學士手中,只能確定如果沒有外國包商配合,神學士想要維護大多數飛行器、電子設備與重型武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遑論熟練的操作與使用。如今只能祈禱,被神學士找到的飛機與先進武器都已被美軍破壞,或者神學士根本搞不清楚要如何維護與操作這些設備。

美軍在阿富汗的最後兩週,主要靠著設置在喀布爾機場的陸基型近迫方陣快砲系統(C-RAM)來進行空中防禦,避免恐怖分子發射火箭彈擊落飛行器—但30日起飛的最後5架C-17顯然沒有這等待遇,因為美軍在登機前已將C-RAM進行破壞。美軍為此派出了MQ-9死神無人機、B-52轟炸機、AC-130武裝直升機、F-15戰鬥機進行空中護航,雖然美國官員並未透露這些軍機是在哪個階段進行護航任務,但美軍終於在折損了13名同袍的代價之下(若把20年來的殉職者都算進去,那就是2461名美軍與文職人員),由第82空降師指揮官、二星少將克里斯・杜納修(Chris Donahue)親自殿後,徹底離開了最後充滿了屈辱與恐怖回憶的傷心地。

美國陸軍少將、第82空降師指揮官克里斯・多納休(Chris Donahue),是8月30日深夜最後一位登上C-17的被撤離者。(美聯社)
美國陸軍少將、第82空降師指揮官克里斯・多納休(Chris Donahue),是8月30日深夜最後一位登上C-17的被撤離者。(美聯社)

美國陸軍少將、第82空降師指揮官克里斯・多納休(Chris Donahue),是8月30日深夜最後一位登上C-17的被撤離者。(美聯社)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軍全面撤出阿富汗 衛報:盟國必須面對棘手新事態
相關報導》 為切斷神學士金援、國際組織凍結資金 無國界醫生組織:阿富汗醫療體系面臨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