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裕這仗不好打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從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螞蟻金服」上市受阻、該集團遭天價罰款182億人民幣(下同),到騰訊捐獻500億響應「共同富裕」,近日再傳演藝圈變天,繼藝人范冰冰後,鄭爽因逃漏稅遭罰近3億,號稱「女版巴菲特」的趙薇人間消失。多起事件預示大陸在中共20大前的全局性整頓已啟動,這些事不僅為落實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所提「共同富裕」的目標,更主要是為習近平的「雙百」藍圖最終實現做準備。

「共同富裕」早在中共建政之初就提出,1953年毛澤東發起農業合作社運動時要求在農村消滅富農經濟和個體經濟制度後,讓全體農村人民共同富裕起來。但毛忽略當年生產力的落後,富沒富起來,反倒變成「均貧主義」。老鄧悟出道理所在,1979年後才大力強調發展生產力,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從利用資本主義概念,到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2011年習近平上台前的「蛋糕論」,反映大陸幾經左右路線的波折。汪洋主張「做大蛋糕」才是重點,延伸老鄧發展過程「效率」擺第一的精神;薄熙來則直指「做大」是錯的,沒有「社會公平」,蛋糕就切不動,只可惜薄以毛派傳人自居,「唱紅打黑」帶著鮮明政治目的,最終倒台。如今習近平強調「既要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重點是中共雖強調見到問題的艱鉅性和複雜性,但「怎麼分」卻不能操之過急。

這是外界最擔心的部分。一,不能將「共同富裕」搞成「運動」,波及市場及企業積極性;二,謹防影響層面縱深過大,四處點火恐後果堪慮。馬雲事件的影響面就不可小覬,如今火還在燒。8月9日《人民日報》旗下新媒帳號《踏浪青年》評阿里性侵事件時,矛頭就直指阿里乃至馬雲,「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這裡是中國」;更指「要把權力及資本關進籠子裡」,痛斥資本之惡令人驚心動魄,輿論恐覆水難收。

「滴滴出行」在美上市後,有媒體指控總裁柳青是「叛徒」,挖出其父「叛國」罪行的黑材料;更直指「共同富裕」就是要「打土豪,分田地」,徹底翻轉「剝削者和被剝削者」的「富農與佃租」間關係。

針對8月7日中共財委會習近平的講話,中財辦副主任韓文秀出來闢謠,表示共同富裕不會搞「殺富濟貧」,「三次分配」非強制實施。但值得注意的是,該防範輿論對「仇富」心態的蔓延,才是問題的複雜性。

繼「脫貧」階段成果後,習近平修正老鄧的「先富帶後富」,無疑是一次戰略性轉變。鄭爽搞「陰陽合同」,逃漏稅達數億之巨;電商互聯網平台有些確實是買空賣空,銀行、商家兩頭賺,難令人解氣。習近平改變現狀需要魄力,更要步步為營。不妨先讓浙江「共同富裕試驗區」試點,再實踐老鄧說的「看準了就試,有錯就改」,或許比較穩妥些。(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