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院同僚確診 石易巧排練心驚膽顫

·2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之下人心惶惶,不知是否無意間和確診者接觸,現任職於德國烏爾姆劇院的次女高音石易巧表示,她有多位同事確診,但只因認為自己發病14天後傳染率低,仍是到劇院上班,她表示,「我不唱歌時都會戴口罩,同時會保持適當距離,過著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唱歌,希望能重返舞台。」

石易巧曾在去年7月返台,參與歌劇音樂會《蝴蝶夫人》,飾演鈴木一角,那是她近一年多來,少有的登台機會,她表示,以前一個樂季可以有80到100場演出,「但去年底開始的樂季到現在只演了8場,我們都在準備,什麼時候又能重新登台表演。」

石易巧來自屏東,出生於1981年,從國中開始學唱歌,一路從台南女子技術學院音樂系、東海大學音樂系、北藝大音樂研究所,讀到德國特羅辛根音樂院,拿到藝術家最高文憑。2012年正式加入烏爾姆劇院。

石易巧表示,德國和台灣民情不同,不會公告誰確診,「我們都不會知道有誰中獎,只能側面了解,作為歌手,染疫對肺部很傷,必須多保護自己。」為此,石易巧任職的劇院工會,也帶頭向老闆反映,若無法提供一個安全的排練環境,就不願意排練。

所幸,劇院後來同意為歌手安排快篩,多一層安心,但仍不能輕忽,石易巧表示,「我很感謝劇院願意讓我們快篩,我知道這是一筆很大的經費。」目前石易巧也已完成疫苗施打,她表示,近期劇院在討論,是否開放持有陰性證明的觀眾進場欣賞演出,「但這些證明的真假又要如何判斷?成為另外的隱憂,因此,劇院暫時還是沒開放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