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菜鳥歌手全球衝上億點播 許瑋甯發單曲也找上它

·2 分鐘 (閱讀時間)
許瑋甯(右)與音樂霸合作過首張單曲《每個人都是鬼》。(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許瑋甯(右)與音樂霸合作過首張單曲《每個人都是鬼》。(金盞花大影業提供)

「怎麼可能找人編曲不要錢?」音樂霸創辦人丘旺蒼坦言,平台成立之初,最大的問題是共創共享平台的概念新,很多音樂人不了解,怎麼可能找知名編曲家合作,卻不用付費給對方?丘旺蒼總是解釋:「不是不用付錢,你的版權要分他,版權很值錢!」

因此音樂霸成立初期常舉辦座談會,傳達理念。直到現在平台已成立6年,目前為止透過共創、共享創做出來的作品,已有700多首,其中不乏知名藝人,例如《當男人戀愛時》女主角許瑋甯,與音樂霸合作發行過首張單曲《每個人都是鬼》,後者是她主演Netflix影集《誰是被害者》的宣傳曲。

還有一個比較成功的共創案例,是在台灣發過片的馬來西亞音樂人方炯鎵,他發掘了年輕的歌手Dior大穎,為後者寫了一首歌《愛自己更深》。丘旺蒼說:「這首歌在抖音有超過3,000萬次的播放,全球音樂平台也有1億次左右。」

Dior大穎主唱的《愛自己更深》在全球音樂平台創下約1億次的點播。(翻攝自Dior大穎 Youtube頻道)
Dior大穎主唱的《愛自己更深》在全球音樂平台創下約1億次的點播。(翻攝自Dior大穎 Youtube頻道)

 

他強調,台灣已經有很強的co-write共創概念,很多專業詞曲創作者都比較能接受共創模式,想要藉此把音樂做得更好。

此外,過去星馬很多音樂人如戴佩妮、林俊傑、光良等來台灣發展,可以做為跳板,在華語區發光發熱。但現在,到台灣、中國都沒有用,「因為地方太大,表示機制是有問題的。」如此一來,很多星馬優秀的音樂人沒有發展出口,「音樂霸便是一個出口,成為他們到華語地區發展的橋梁。」

數位音樂時代,如何確保版權所有?為此,去年音樂霸開始使用資策會的區塊鏈版權管理模組,推出數位資產存證(區塊鏈存證)這項功能。丘旺蒼說:「在數位時代,歌曲寫出來後放上網路,怎麼證明是你的作品?或萬一不小心流出去,別人先做了首次發行,你如何維權?透過此存證技術,就可以保護著作權。」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串流國際平台眉角多 不照Apple Music規定就挨罰
線上音樂會營收台灣比不上韓國 她說先養客戶才能獲利
看好商業模式 特力集團董娘助他媒合音樂人

更多影劇新聞
宋慧喬拍戲「無P圖現場照」曝光 網驚:美到像芭比娃娃
澎恰恰才累倒送醫 深夜突發文「交代負債原因」:自己笨
《延禧攻略》一后二妃曬美照 吳謹言笑:宮外相聚不容易
周華健合唱齊豫 笑虧楊大過見老龍女
陳零九呼呼 穩交8年首合體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