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車站的日與夜4】送餐的人怕群聚不來了 無家者連想泡麵都找不到熱水

·1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來臨,原本的生活被暫停,無家者仰賴社工帶來物資援助。
疫情來臨,原本的生活被暫停,無家者仰賴社工帶來物資援助。

有些無家者談論著能否禁止移情重災區的人到車站來露宿,阿吉倒覺得最該團結的時候,別搞分化、排斥的舉動。焦慮在蔓延,車站的飲水機貼上禁止使用的告示,無家者更難找到熱水沖泡麵,但泡麵是他們最易取得的食物之一⋯⋯

阿勇終於去安置處所了。母親節前夕,阿勇的兒子深夜開車來把阿勇載走,帶往南部的安置處所。盯著無人的車站外牆,阿吉瞇起眼,「我看很多了,人來來去去,有些人走了就不會回來,有些人過一陣又再回到街頭;就像有些人會求助,有些人死都不會開口。」街頭對一些人來說,只是生命裡的一個中繼站,但對其他人而言,則是終點站。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時代現場】畫地為牢 疫情來去下的北車無家者
【北車站的日與夜1】他是「盯著台北車站的一雙眼」 這裡150名無家者都能叫出名字
【北車站的日與夜2】無家者並非都好吃懶做 單親爸為女兒賺補習費還學親職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