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整形界的非法秘密:診所雇「幽靈醫生」執刀 醫療亂象無法管

蔡娪嫣
·9 分鐘 (閱讀時間)

某個星期五晚上,權泰勳接到電話,來電者問:「你是權大熙先生的哥哥嗎?你弟弟在急診室。你現在能來(醫院)嗎?」醫院說,24歲的權大熙病情並沒有太嚴重。等到他到達時,才知道權大熙在一場下頷骨角削骨手術期間流血過多,臉上的繃帶染成血紅色。

7個星期後,權大熙(Kwon Dae-hee,音譯)在醫院去世,他的家人指控「幽靈醫生」害死了他。「幽靈醫生」是南韓整形外科界「不能說的秘密」,意指診所在患者進行手術、使用全身麻醉的情況下,原執刀醫師因同時執行多台手術忙不過來,擅自非法雇用另一位醫師代為動刀。

南韓影視文化輸出全球,整形服務也受到外國人關注,外界認為其價格比西方相對低廉但技術純熟。2009年至2018年間,赴南韓做整型手術的外國人數量逐年增加,由2851人漲到6萬6969人,整個產業市場規模達107億美元(約新台幣3044億元)。但很少人知道,南韓對整形手術的法律與行政監管不夠周全,因此「工廠型診所」林立。

開設「工廠型診所」的不肖業者為利益不擇手段,為讓有證照的醫生同時進行多項手術,而找來非整形專業醫師代刀。替代執刀的「幽靈醫生」可能是沒有整形外科證照的牙醫、護理人員、醫療設備銷售人員,或剛獲得整形外科證照但經驗不足的醫生。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為什麼整形診所敢知法犯法?

原因很簡單:為了錢。

根據醫學期刊《美容整形外科》(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一篇論文,南韓接受過整形的人口比率最高,光是首爾就有561家整形外科診所。西澳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韓國研究副教授黃喬娜(Jo Elfving-Hwang)說,整形名醫常利用韓流(K-pop)明星或名人的照片來宣傳,但是在診所生意旺季,無法應付大量上門客戶,尤其名醫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與新客戶諮詢溝通。

問題油然而生,「工廠型診所」為了使利潤最大化,非法找來「幽靈醫生」代替名醫執刀。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整形外科醫生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我想這種做法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年輕而缺乏經驗的醫生可以找到工作、獲得經驗,診所也可以通過僱用他們開刀,以較低的成本運營。通過這種方式,診所可以接納更多的患者,進行更多台手術。」

據南韓消費者院(Korea Consumer Agency)數據,雖並非所有由「幽靈醫生」進行的手術都會發生意外,但在2016年至2020年之間,有226人因手術而受傷、留下後遺症、需要二度進行整形手術或在手術中死亡。術後死亡的患者包括遠赴南韓「變美」的中國、香港等外籍旅客,儘管目前尚不清楚這些案件是否包括在統計數字中。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根據南韓法律,任何要求或執行無證照醫療行為的人,最嚴重可被罰5年有期徒刑或罰款5000萬韓元(約新台幣127萬元)。如果「幽靈醫生」是有執照的整形外科醫生,那麼他可能會被控傷害或醫療詐欺。但是這些犯罪行為很難被發現或蒐集證據,許多替代執刀的醫生在公開紀錄中是「幽靈」,患者不知情、無工作紀錄、診所沒有監視錄影機,纏訟結果往往對診所有利,讓診所還敢知法犯法。

1974年,南韓最高法院批准將整容手術用於美容目的之醫學;隔年起,醫生須通過專業整形外科考試才能執業。南韓整形外科納管多年,法律並沒有要求全國整形診所的手術房內安裝監視器,僅有某些診所確實安裝,以提高患者的信任度,協助釐清醫療糾紛。

到了2014年,「幽靈醫生」危害患者權益,終於受到公眾與政府的矚目。2015年,部分整形外科醫生呼籲衛生福利部,應嚴格規定醫生公開手術執刀者是誰,並在診所安裝監視錄影器。2018年,南韓國會修法提高對「幽靈醫生」的刑罰,但是該年發表在醫學期刊《手術治療與研究年報》(Annals of Surgical Treatment and Research)上的一篇論文仍稱「幽靈醫生」猖獗至今。

CNN報導,一名曾在南韓最大整形醫院執刀的醫師匿名透露,許多整形手術是由「幽靈醫生」執刀的,而且大多數「幽靈醫生」的本職是牙醫。他甚至表示,他自己就當過「幽靈醫生」,醫院要求他在地下室準備,等待主治醫生傳喚他入手術室代為開刀。他說,「幽靈醫生」不會被列為診所的醫師陣容,診所介紹都會宣稱其服務皆由受人尊敬的整形外科名醫進行。

權大熙命案:在手術台上失血過多 卻沒有醫護替他止血

2016年的權大熙案帶來改變的契機,他的家人不僅對涉及此案的醫生與診所提起刑事訴訟,還呼籲全國關注「幽靈醫生」的危害,要求法律監管杜絕灰色地帶。

權大熙的家人表示,他逝世時年僅24歲,是一個孝順、熱情、謙虛的大學生,他的能力很好,但對自己的外貌沒有信心,認定整容將有助於求職。家人勸他不要花大錢傷筋動骨,他仍私下前往首爾江南一家知名整形診所,預約進行下頜骨削骨手術,據他的母親李娜琴(Lee Na Geum,音譯)說,手術費用花了650萬韓元(約新台幣16.5萬元)。

2016年9月8日,權大熙瞞著家人躺上手術台,下頜骨削骨手術沒能按照預期在1到2個小時之內結束,權大熙因流血過多而被送往大醫院急救。第二天早上,替權大熙動刀的整形外科醫生到達醫院向家屬解釋,當天手術一切照常進行,並提供了手術房的監視器紀錄作為證明。

李娜琴反覆觀看兒子在手術台上的監視器影像至少500次,影片顯示,手術於午後12時56分開始,整形外科醫生開始切下權大熙的頜骨時,房裡有3名外科助手。1個小時後,主治醫生離開了,另一位醫生進入手術室,接著這位醫師與麻醉醫生也離開現場,近30分鐘的時間裡,手術室裡根本沒有醫生,只剩護理人員在場。

很顯然,這位權大熙指名的整形外科醫生並沒有全程完成手術,其餘大部分手術都由另一位不知名醫生完成,後來李娜琴才知道,該位不知名醫生並沒有整形外科執照,且最近才剛從醫學院畢業。這與診所廣告的標示嚴重不符,廣告明確宣稱診所的主治醫生會從頭到尾負責手術。

手術在下午4時17分結束,歷時3個多小時。兩名醫生都離場了,失血過多的權大熙還躺在手術台上,只剩下護理人員能緊急處置。李娜琴說,接下來的畫面讓她極度震驚,她心愛的兒子流血不止,這些外科助手竟忙著照鏡子確認妝容或是滑手機。

南韓整形外科協會(Korean Association of Plastic Surgeons)前法律主任金善雄(Kim Seon-woong,音譯)說,有經驗的醫生通常只要1個半小時就能完成一場​​下頜骨削骨手術。醫學專家評估這段監視器影像時指出,有鑑於診所人員總共擦了13次血淋淋的地板,權大熙的失血量很可能是診所方宣稱的三倍。

「我弟弟是因為相信那位主治醫生,才在那間動手術的。」權泰勳(Kwon Tae-hoon,音譯)說道。李娜琴說:「我不相信這位幽靈醫生有檢查過我兒子流了多少血。這項事實讓我非常憤怒。」在權大熙醫療致死案後,這家知名診所仍繼續營業直到2020年,甚至宣傳稱「14年來沒有患者發生任何意外」。

讓護士無照執行隆鼻手術數十次 無良醫生僅停業3個月

權大熙的家人發現,不夠周全的法律監管是一切亂象的根源。案件進入庭審後,衛生部可以對醫生處以停職處理,從2015年至2019年,對聘用「幽靈醫生」的人士處以行政處分28次,其中僅5人被撤銷執照,其餘人則是被暫停執業。一名醫生要求護士至少進行90次割雙眼皮或隆鼻整形手術,但僅遭到停職3個月的薄懲。

權大熙的家人對診所提起民事訴訟,指責該診所疏忽職責,未能詳細解釋手術的危險性,且沒有採取適當措施挽救患者。2019年5月,權家獲得4.3億韓元(約新台幣1100萬元)賠償。3名涉案醫生又被加控過失殺人罪,其中2名醫生和1名外科助理涉嫌無照醫療行為,主治名醫也因為廣告不實而涉嫌違反醫療法。

南韓衛生部官員朴在佑(Park Jae-woo,音譯)對CNN表示,南韓國會擬修法改善此事,但由於「幽靈醫生」手術都是偷偷來,因此很難確認正確的統計數字或當前情況。李娜琴為了替愛子討回公道而搬到首都,每一天,她都會站在國會大樓外舉牌抗議,要求通過「權大熙法案」,規定所有手術房都應有監視錄影器。「如果沒有監視器,我就永遠無法揭露兒子死去的真相。」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怕北京不開心?國際組織擬頒獎表揚蔡英文,傳加拿大政府威脅撤贊助
相關報導》 「以武力改變現狀大錯特錯!」美國務卿布林肯力挺台灣,抨擊中國「應對疫情失當導致大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