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雙標 魏揚無罪 庶民噴漆NCC被辦到底

林偉信/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11月田姓男子因不滿中天新聞台未獲換照,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大樓抗議,並拆下NCC旗幟噴綠漆,被逮捕。(本報資料照片)
2020年11月田姓男子因不滿中天新聞台未獲換照,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大樓抗議,並拆下NCC旗幟噴綠漆,被逮捕。(本報資料照片)

難道是雙標?男子田山盛國去年不滿NCC,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到NCC噴漆遭檢方起訴,台北地方法院17日開庭,他引用最高法院攻占行政院案的判決,強調是為抗議NCC侵害言論自由,和魏揚等人一樣是在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不構成犯罪。庭末,法官諭知候核辦。

檢方指控,田男去年11月19日上午打電話到台大新聞研究所,之後到NCC將廣場上的旗幟扯下,持漆噴灑,並高喊「NCC是綠色恐怖」,台北地檢署依侮辱公署、恐嚇及毀損等罪將他起訴。

指NCC違法 侵害言論自由

北院法官宋恩同昨首次開庭,田坦承打電話到台大新研所說「將採取行動,叫其他同事快跑」,但他解釋,是要帶50人去陳情抗議,因他只針對NCC委員林麗雲,為了避免傷及無辜,才會要其他無關人士離開,否認恐嚇。

田男說,NCC撤銷中天新聞台執照,違反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他為了對NCC違法亂紀的行為表示抗議,才會將其旗幟降下並噴漆,他並引用最高法院撤銷魏揚有罪的判決理由,稱自己和魏揚等人一樣,行使公民抵抗權。

感嘆沒資源 想認罪換緩刑

法官表示,由於田否認犯罪不適用簡易程序,將移到一般程序由3名法官組合議庭審理。但田男說,不想再忍受漫長的訴訟,打算認罪換取緩刑宣告,法官說,緩刑要經檢察官同意,全案候核辦。

田山盛國步出法院時接受採訪,他說自己只是一個庶民,也不是想出名的政治人物或社會運動人士,他實在看不下去NCC的蠻橫,才會揚言帶人去找NCC委員林麗雲抗議,之後再到NCC用噴漆方式表達訴求。

田男說,案發至今,他受到警察逮捕、檢方偵查訊問,及檢方聲請羈押等煎熬,在花不起錢聘請律師,又沒有其他人提供協助下,只能獨自面對漫長的訴訟程序。

太陽花人士 毀損公物沒事

對此,法界人士相當感嘆,稱太陽花學運人士闖進行政院破壞公物,卻獲政院撤告,不追究毀損等刑責,1名素人只因不滿中天遭撤照,情緒激動下到NCC噴漆抗議卻遭司法追究,政府雙重標準下,人民何其無辜。

況且,學運衍生的官司訴訟,有不少知名律師辯護,但田男至今沒有任何人權團體或司改會律師們,為不懂法律的田男提供協助,法界人士直言司改團體重視人權、為弱勢發聲的理念,卻不適用在他身上,這樣的雙標,確實讓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