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雉一同 珍禽守護者|還牠們一片淨土|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盧松佑 攝影/剪輯

田間水邊、您看過她的蹤影嗎?水雉又被稱為「凌波仙子」或是「菱角鳥」,是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1980年代、因為農民長期濫用農藥、毒殺事件頻傳,造成水雉一度瀕臨滅絕。近十年來,台南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四處說服農民,減少用藥,讓水雉得以喘息‧數量也逐年回升;另外在高雄美濃,退休夫妻劉孝伸及黃淑玫,為了將水雉美麗的身影留在故鄉,他們拿出退休金,租下一塊荒蕪農地,親手打造成水雉友善棲地,珍禽守護者,如何串連起人類與生態間的美好,帶您來了解。

燠熱酷暑,烈日當空,台南官田綠野清波,菱角田間,卻熱情如火,(畫面提供: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畫面提供: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一見情敵來襲,公水雉趴低身體,就戰鬥姿勢,振翅飛撲,每年四到九月,水雉換上一身亮麗繁殖羽,兩翼黑白相間,後頸點綴金黃斑紋,踩著凌波微步,長長尾羽搖曳生姿,因此博得的美名。

李文珍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說:「換成繁殖羽,母的就會先進到適合的棲地裡面,呼喚著公水雉過來,就會這樣,一直叫著牠們進來,而且牠是一妻多夫,那大家聽到公的帶小孩,尤其是老一輩,就會覺得非常地新奇,他就會覺得說,那是歹命的老公」。

台南市官田區、菱角種植面積與產量、居全台之冠。水雉在菱角田裡築巢,也在菱角田裡覓食,當地更親暱稱牠們為「菱角鳥」,1989年,水雉被農委會指定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一度在台灣瀕臨滅絕,起因源自於一連串大規模中毒事件,不只水雉接連殞命,同樣身為二級保育類的彩鷸,也冰冷僵硬,伏倒在地。

生態志工VS農民說:「他們灑藥灑這麼重,死20、30隻,應該水雉比較不會耶,都下去吃東西,都死了啊」。

當時農民追求管理方便,確保收成,農藥濫用問題嚴重,威脅水雉生存,田間經常可見,鮮紅色農藥顆粒,生物無論體型大小,無一倖免,林惠珊屏科大生物資源博士班研究生說:「通常是水體,遭受到農藥加保伏的汙染,所以這一些水雉鳥,牠去喝水的時候,就會直接頭栽下去了,然後會同時,牠們群聚的話,會同時好幾隻,會死在相同的地方」。

三十年前,每年平均多達上百隻水雉,中毒身亡,浸泡過農藥的稻穀,成了農民特製的毒餌,1998年,全台水雉數量銳減,僅存不到50隻,記者陳沿佐VS.李文珍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說:「一天撿到最多是撿到多少,三百多隻,一天就三百多隻,是一塊田就這樣子,就是堆起來」。

頂著正午艷陽,來到田邊突襲檢查,她,是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也是台南官田,重要的水雉守護者,不捨水雉無辜犧牲,2013年起,李文珍四處拜訪農民,決心翻轉菱角田裡的生態浩劫,提倡減少用藥,創造生態與地方共好,經過近十年寒暑,志同道合的夥伴,陸續出現,王寶文台南官田農民說:「這邊我現在都是插驅鳥球,也有插旗子,效果,麻雀比較沒效,還要再看用什麼,現在我們有去要買風箏啦,買老鷹的風箏啦,應該老鷹的風箏,效果會比較好,看到老鷹會怕」。

54年次的王寶文,15年前返鄉務農,一甲半的田,全採取友善農法,不灑除草劑,讓生物自在覓食棲息,拋棄慣行農法,得花加倍時間趕鳥巡田,收穫減少,種出來的菱角,個頭也比別人小,但王寶文堅持信念,相信會看到改變,李文珍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說:「鼓勵農民他們去種植,對我們人友善,對環境也友善,對生物也友善,就是共利共益,也就是三生共贏,生態生產跟生活」。

2021年,台南官田水雉數量,回升至1307隻,守護水雉、一群農民、串聯起農業、生態,人與鳥之間善的循環,李文珍和生態夥伴們,辛苦終於有了代價,王寶文台南官田農民說:「這是官田的一個寶啊,現在剛好在轉接型(轉型),年輕人起來,之後應該是台灣會更好」。

黃淑玫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歡迎大家,這裡是我們的美濃湖水雉復育園區」,緊盯望遠鏡,導覽解說,人稱橘子老師的黃淑玫,採訪這天,正帶著鳥友們,來到湖光山色的美濃湖畔,觀察水雉生態。

黃淑玫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可以凸顯我們美濃,在地特有的產業跟牠的關係,所以現在我們也開始叫牠野蓮鳥」。

解說到一半,大夥突然發現水雉蹤跡,過去在美濃,水雉只是冬天短暫停留的美麗過客,2017年,橘子老師跟先生劉孝伸,兩人拿出退休金,租下一公頃的荒地,要讓水雉不分四季,成為永久居民,黃淑玫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我們要租的時候,是別人不要的爛泥地,可是我們是看到水雉就選了地方,那時候想說不知道可以做多久,所以我們先簽約三年」。

但復育水雉,夫妻倆都是頭一遭,他們想方設法,營造友善棲地,路的另一頭,劉孝伸老師扛來一株,被野蓮農視為雜草,正要丟棄的芡實,大夥決定直接下水,替水雉打造五星級育嬰房,今年久旱未雨,水綿大量孳長,影響菱角生長,也讓水雉繁殖期延後許多,這群愛鳥人士,臨時起意,換上雨鞋,當起水綿清潔隊。

陳柏豪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主任說:「水綿就是你們看到,會覆蓋住水面上,像棉被一樣的藻類,到時候我們的水生植物,像是菱角啊,就會被它們蓋住,然後漸漸地就失去活力」。

陳沿佐記者說:「雖然說在爛泥堆中行走,可以說是寸步難行,但大家都還是表示,一點都不辛苦,只希望把水雉,最美麗的倩影留在家鄉」。

陳慧珠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要營造比較友善的環境,讓它有機會把這個鳥,留在美濃的家鄉」。

黃雋宸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能夠幫助水雉,我覺得很值得啦」。

眾人齊心,復育工作,漸漸步上軌道,但2020年、土地租約到期、地主將租金調漲一倍,橘子老師夫妻陷入苦惱時,幸好有群人,及時伸出援手,鍾益新民間棲地集資發起人說:「號召大家朋友來看看說,願不願意一起來幫忙,後來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有69位朋友來響應,我們一共集資了40幾萬,民間的力量,讓生物的多樣性,能夠加以拓展延續,這對我們來講是相當有意義的」。

眾人合力,為水雉留下一片小小的棲地,但如何說服農民響應復育,仍是難題,鍾煥霖野蓮農說:「主要(野蓮)種下去那麼小的時候,看到那麼多(鳥),種下去給它用得亂七八糟,以後長得不好啊,所以你們就很反對來保護是不是,我很反對啦,後來怎麼接受的啊,就沒有啊,一直慢慢長大就沒有關係了啊,就一樣拍手拍了趕走就好了啊」。

黃淑玫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我們講說友善環境,就是說盡量盡量不要用藥嘛,牠幫野蓮農吃蟲蟲,接下來他就可以不用噴很多藥嘛」。

2020年冬天,共有28隻水雉,願意為美濃駐足,輕盈飛舞的身影,也為當地生態環境,留下美麗伏筆,陳柏豪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主任說:「鳥類它是一個環境的指標,如果水雉能夠在美濃地區,活下來繁衍後代,那也表示美濃的環境,其實是越來越好的」。

黃淑玫美濃湖水雉復育工作站志工說:「今日鳥類明日人類,這是真的,鳥可以生存的環境,是我們人類,相對健康跟自在的地方」。

走過滅絕危機,水雉踩著曼妙腳步,見證人類與環境,邁向和諧共好,農業與生態,並非只是單選題,只要真情守護,就能替水雉留下自由翱翔的天空。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