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強硬外交作風 不隨美國起舞

·3 分鐘 (閱讀時間)

趙鼎新為中國社會學家,美國芝加哥大學社會學教授、浙江大學社會學系主任,致力於政治社會學、社會運動、歷史社會學等領域的研究。

美中高層蘇黎世會談氣氛良好,引發各界對美國對華策略重大調整的猜測。如何應對新形勢下的中美關係,做好充分戰略準備?趙鼎新認為中國應避免掉入「墊背陷阱」,不必隨美國的零和遊戲起舞,同時也要反思中國一些針鋒相對的外交作法,才是處理中美關係的關鍵所在。

《文化縱橫》刊出趙鼎新此文,題為《「創造性破壞」與「墊背陷阱」—美國的性質與中國的應對》。

他表示,雖然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軍事實力也在飛速上升,中美關係的關鍵仍然是中國如何應對咄咄逼人的美國。然而,美國卻有一個與生俱來的弱點,缺乏具有明顯社會主義/進步主義傾向的改革動力和能力。

他指出,正因此,引導美國在處理中美關係時更傾向於採取強硬手段,如果中國應對不當,可能會被美國拖入「墊背陷阱」,中國國際戰略的首要目標就是拒絕做美國的「墊背」。

趙鼎新說,中國的總體原則應是絕不輕信建立在對美國不甚了解的認識基礎上的各種「美國衰敗論」,以及各種不知就裡的中美實力比較研究;同時,堅持有底氣的「非零和外交」,與包括美國在內的整個西方世界抱成一團,合作和鬥爭同時展開。

他進一步表示,有底氣的非零和外交應該包括兩點。第一,確立地緣政治自信,當前中國在地域、人口和經濟實力上都已經是一個任何國家都不能小覷的超級大國。

第二,發展出一套非零和的,以平等和包容為本體的,更具道義性的國際關係理論,作為中國外交的基礎。

他又稱,中國在充分講好「中國故事」的同時,應盡量坦承自己不足,即使許多來自外界的批評從中國角度來看很不公允,也不要動輒針鋒相對地反擊。

趙鼎新指出,今天的中國已是一個實力強大的超級大國,「一味強調近代中國的苦難,高調地喊著強國夢,在外界的效果其實並不好,甚至會讓人害怕」。

他說,近年來,中國有些外交官在與西方人打交道時,言語中往往帶著很大情緒,此外,在反擊時「用的卻仍是西方話語」,例如當西方人譴責中國人權問題,他們也反擊西方的人權問題也很大,「這種應對方式不但在外界的效果非常不好,並且永遠處於被動和下風」。

趙鼎新表示,因此提出一套非零和的、以平等和包容為本體的國際關係理論,就成為當務之急,中國的外交人員和學者才能用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表述,以「既開放自信也謙遜謙和」的方式與西方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