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鐵娘子時代》登上權力巔峰卻未大力推動性別平等 遲來的女性主義者──梅克爾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總理梅克爾將在9月底國會大選後卸任,結束16年的執政生涯。「德國鐵娘子」梅克爾因其在動盪世界的務實領導力而受到盛讚,一些人將她譽為女性主義偶像。然而,《美聯社》報導指出,如果外界仔細看看梅克爾的執政紀錄,就會發現她錯失在德國對抗性別不平等的機會。

67歲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德國第一位女總理,被視為西方自由價值觀的強力捍衛者。她打破政壇的「玻璃天花板」,這讓眾多女性欽佩她,稱讚她是讓人肅然起敬的女性榜樣。美國雜誌《富比世》雜誌(Forbes)去年公布全球百大最有權勢女性排行榜,梅克爾連續10年蟬連冠軍。

然而,《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指出,如果我們談及德國女性的處境,梅克爾因為並未充分利用職位促進性別平等而受到​​批評。婦女在德國職場仍是二等公民,去年德國大型上市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僅14.6% 是女性。此外,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的數據,德國也是歐盟性別薪資差距最大的其中一個國家,去年德國女性的收入比男性低18%。

2005年11月22日,梅克爾宣誓就任德國總理(美聯社)
2005年11月22日,梅克爾宣誓就任德國總理(美聯社)

2005年11月22日,梅克爾宣誓就任德國總理(美聯社)

德國78歲知名女性主義者施瓦澤(Alice Schwarzer)透露,自己曾數度與梅克爾一對一晚餐。施瓦澤表示:「她(梅克爾)是第一位一路走到權力巔峰的女性,但除了她的存在之外,她是否為婦女政策做過任何事情?老實說,不多。」

2005年,梅克爾首度擔任總理時,波爾(Leonie Pouw)只是德國西南部的8歲女童。她向《美聯社》表示:「直到上了學,我開始有政治意識時,才意識到女性領導德國的意義,尤其是對老一輩而言。當我明白這一點,我也感到很自豪。」

德國柏林的競選總幹事波爾(美聯社)
德國柏林的競選總幹事波爾(美聯社)

德國柏林的競選總幹事波爾(美聯社)

波爾在梅克爾執政下的德國成長,她覺得德國有女總理是很正常的事。然而,目前在首都柏林(Berlin)擔任競選總幹事的波爾認為梅克爾原本可以為婦女權利做出更多貢獻,但梅克爾4個任期內,內閣都沒有實現性別平等。波爾說:「我希望將來代表我們的女性與男性一樣多。」

德國婦女的政治代表權也落後其他歐洲國家,甚至在梅克爾執政期間遭遇一些挫折。梅克爾首次執政前,她所屬的中間偏右「基督教民主聯盟」(CDU)有23%的聯邦議員是女性,而目前為19.9%。

此外,根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數據,去年德國婦女在國會與政府的席次比例為31.4%,遠低於瑞典的49.6%、比利時的43.3%、西班牙的42.2%。

專家:梅克爾在政壇遭受性別歧視

德國記者對梅克爾外表的評論往往是公然的性別歧視,尤其是梅克爾初在政壇嶄露頭角的時候。梅克爾起初由時任總理柯爾(Helmut Kohl)提拔,因此德國媒體當時稱她為「柯爾的女孩」,後來沒有孩子的她又被稱為「老媽」。

1991年,柯爾與梅克爾。(AP)
1991年,柯爾與梅克爾。(AP)

1991年,柯爾與梅克爾。(AP)

施瓦澤表示,梅克爾出身東德新教徒家庭,基民盟傳統上以天主教為主,黨內有影響力的男性並不熱烈歡迎她,其他政黨的男性政治人物起初也不尊重她。

施瓦澤說,梅克爾不願更公開為德國女性主義議題奮鬥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她在登上政治生涯巔峰的路上非常辛苦,「身為女性的梅克爾受到很多抵制,尤其是她的政治生涯早期。她沒預料到那個情況,所以這可能是她沒選擇『自己是女性』作為中心議題的原因。」

專家:梅克爾以間接方式為德國女性爭取更大權力

一些專家表示,梅克爾以間接方式為德國婦女爭取更多權力。德國波昂大學(University of Bonn)政治分析家盧申巴赫(Julia Reuschenbach)表示:「梅克爾就任時,並未聲稱將利用總理的職位來支持女性,也沒將性別平等當成她的既得利益。然而,她確實非常積極促進其他女性參政。」

2019年,德國國防部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成為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史上首位女主席,而馮德萊恩是梅克爾的親密盟友,2005年被梅克爾延攬入閣,先後擔任家庭事務、老年、婦女及青年部長、勞工及社會事務部長,2013年更成為德國史上首位女性國防部長。

馮德萊恩(中)與梅克爾(右)是親密盟友(美聯社)
馮德萊恩(中)與梅克爾(右)是親密盟友(美聯社)

馮德萊恩(中)與梅克爾(右)是親密盟友(美聯社)

2007年,馮德萊恩擔任家庭事務、老年、婦女及青年部長期間,推動育兒津貼的漸進改革,鼓勵父親在孩子出生後休育嬰假,這是梅克爾擔任總理期間改善婦女處境的少數法律改革之一。

梅克爾承認是女性主義者

2017年,梅克爾被問及是否為女性主義者,她含糊其辭地回答:「我不想用我沒有的稱號來修飾自己。」直到近幾年,她才在德國主動提起相關話題,為實現更多的性別平等發聲。

梅克爾告別政壇,德國準備好了嗎?(AP)
梅克爾告別政壇,德國準備好了嗎?(AP)

梅克爾將告別德國政壇(AP)

2018 年,德國慶祝婦女擁有選舉權100週年,梅克爾在柏林的一場演講中表示,德國要實現性別平等還有很多事要做。她說:「目標必須是平等,處處平等。我希望男女分攤工作、平等分配養育孩子的工作及家務都變成自然的事……而且我希望不會再花上100年的時間才達到目標。」

本月8日,梅克爾進一步表達支持女性權利,邁出值得注意的一步,她在德國杜塞道夫(Düsseldorf)與奈及利亞女作家阿迪契(Ngozi Adichie)對談後表示:「我是女性主義者……是的,我們都應該成為女性主義者。」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德國之聲評論:主張「擁抱而非謾罵」,梅克爾的中國政策遠遠超出經濟考量
相關報導》 德國聯邦大選:中國最希望拉謝特當選總理,延續梅克爾對華溫和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