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獎與台媒的距離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諾貝爾獎推特)
(圖/諾貝爾獎推特)

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由菲律賓新聞網站Rappler創辦人瑞薩和俄羅斯《新報》總編輯穆拉托夫兩位資深新聞記者共同獲得。這是和平獎設立120年以來,第二次頒發給獨立媒體人,當然是新聞界的榮耀,也彰顯了新聞業和新聞人的神聖使命。

瑞薩從2012年創辦新聞網站後,就深入追蹤報導總統杜特蒂鐵腕緝毒導致的濫殺現象,嚴厲批判其政策,曾因此數度被捕。Rappler的部分報導也被杜特蒂指是「假新聞來源」。穆拉托夫的《新報》則是揭發政府的貪腐、警察暴力、非法逮捕、網軍等,曾有6名同事因工作被殺害。

相較於這兩位得獎人和他們的媒體,台灣的媒體實在是太汗顏了。大多數媒體已經淪為政府的御用傳聲筒,領取政府的標案,接受補助,幫政府的惡行、官員的惡狀擦脂抹粉,替政府打擊政敵。當蔡政府非法關閉唯一敢大聲嗆聲政府的中天新聞台時,他們不僅袖手旁觀,還一旁喝采。

至於有些所謂的資深媒體人就更不堪聞問了,平時主持節目、上電視談政治,天花亂墜,無非是替政府幫腔,罵起人來就像潑婦罵街,私底下也是和政府官員眉來眼去,承包相關業務。哪裡還有一點新聞人的尊嚴?更別提摘奸發伏、維護公理正義了。

諾貝爾委員會針對這次的頒獎指出,因為這兩位媒體人「致力保護言論自由,這是民主和長遠和平的先決條件。」這實在值得蔡政府和台灣的所有媒體人省思。普丁都還會向得獎人道賀,蔡英文口口聲聲民主自由,卻活生生的掐死中天。而所謂的資深媒體人呢?早已忘了新聞工作的初衷?還是繼續替蔡政府擦脂抹粉、整肅異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