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是句號還是分號

蕭督圜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一如預期,北京繼《香港國安法》後,再次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並授權人大常委會針對《香港基本法》附件中特首及立法會選舉方法來修改。《決定》的9項內容重構了選舉委員會的組成與職權,不僅擴大選委會人數,也重編5大界別的參與身分;在「愛國者治港」的條件下,未來特首選舉在新選委的結構下恐再無民主派角逐的空間。

此外,《決定》恢復選委會參與立法會運作的權力,未來將與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共同議政;雖目前議席分配尚未定案,但若連同選制一併從比例代表制調整為雙議席單票制,民主派的席次將被大幅限縮。而北京為確保所有參選人的背景身分符合「愛國者」條件,將另設立資格審查委員會,作為雙重保險。

顯然,這次北京的重大舉措讓各界對「一國兩制」的未來多呈悲觀。前總統馬英九認為這宣告了鄧小平「一國兩制」的思想走入歷史;陸委會抨擊這是背離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更是對香港民主的蠻橫打壓;而美國與歐盟也都相繼譴責北京踐踏香港民主。

但何以北京選擇違背《香港基本法》第68條中,「按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原則達成全部議員普選」的承諾?這應與目前香港的現實情況已碰觸北京底線有關。北京一方面要因應民主派尋得既有制度下的突破口,已然對北京的全面管治權形成挑戰,企圖根除民主派對北京威權體系的不利影響;另方面也重新洗牌香港政經結構的組成,藉由選制的變動,逐步汰除建制派中「忠誠的廢物」,甄補北京認可的有能力者。

但筆者認為,若要進一步思索北京看待「一國兩制」是句號還是分號,現在是「一國兩制」的終結還是新起點,還需從大陸內部與國際層面兩個角度觀察。

就國際情勢變化而言,自2018年中美貿易對抗至2020年新冠肺炎衝擊全球,展望後疫情時代的發展,中國今年GDP規模不論是外媒預估的8%或是李克強報告的6%,都將成為全球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唯一持續成長的大型經濟體,有利於大陸的發展。在當前的情勢下,大陸前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認為中國可以重構並引領全球治理體系;而法國外長勒德里昂也認為西方和中國已進入發展模式和影響力的爭戰。是以,北京對於調整香港的管治模式有著無懼被說三道四的自信。

而從大陸內部而言,2019年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提及,要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健全特區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因而去年至今北京陸續推出治港政策的重大調整,除欲證明大陸有能力完成不遜於西方的現代化治理,更將成為對內與對台宣傳的新試點。

固然香港民主與自由被北京漠視讓世人遺憾,面對大陸滿滿自信的同時,我政府與社會都不應忽視香港及其「一國兩制」的發展走向。如何汲取經驗、審慎應對,刻不容緩。(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兼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