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疫苗臨床試驗 定要做三期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表示,國產疫苗是蛋白疫苗,更需要做三期臨床試驗。(本報資料照片)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表示,國產疫苗是蛋白疫苗,更需要做三期臨床試驗。(本報資料照片)

王任賢現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中華民國防疫學會榮譽理事長。畢業於台灣大學醫學系、曾在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州立大學接受完整的感染科訓練。專注於發燒疾病、性病、愛滋病及感染相關疾病的診治。在 SARS 疫情期間,曾任衛生署疾病管理局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表示,國產疫苗是蛋白疫苗,更需要做三期臨床試驗,台灣確診案例增加,正好提供國產疫苗三期臨床受試者,不用再遠赴重洋找個案;他也提供國內醫療資源分配的4個解方,確保醫療量能不致崩潰。

檢疫所配套升級 專收輕症

王任賢表示,疫苗二期是做抗體,不代表有保護力,三期是做保護力,非常重要,尤其台灣國產疫苗是蛋白疫苗,而不是腺病毒疫苗或是MRA疫苗,蛋白疫苗普遍是在體外合成蛋白,或多或少有denature(變性狀態),打進去效果有差,因此一定要做三期。現在台灣有病患,蔡政府沒道理說只做到二期。

此外,王任賢也幫台灣醫療資源分配提出4個解方。首先,約8成的輕症病患占據太多醫療資源,且輕症、重症不分流,反而容易造成院內感染。輕症病患需要隔離而不是醫療,讓他們去「加強版集中檢疫所」或防疫旅館,都可以騰出醫院給重症,當初SARS就是這樣。但是輕症病患也是病患,有權去醫院,因此現在應該提供集中檢疫所或防疫旅館醫療物資和人力等配套,並由地方衛生局審核,讓它就地升級為合格的醫療院所;若有專收輕症的方艙醫院更好,不用一人一室,多人一間、大通鋪都可以。

註記TOCC 阻絕院內感染

其次,院內感染對醫療量能很傷,王任賢指出,台灣經歷過SARS,這次為何還有這麼多家醫院院內感染?這要怪指揮中心沒有及早宣布萬華是疫區,民眾去看診時沒有註記TOCC(旅遊史、職業史、接觸史及群聚史),醫師根本無從分辨。他提醒絕對不能像部桃醫院那樣,搞「豪華版」的醫護分艙分流、醫護隔離,否則所有醫院都停擺。

第三,台北市長柯文哲建議徵調退休醫護人員,王任賢相當認同,由退休醫護去採檢所或照顧輕症病患,而不是讓某家醫院去支援其他醫院。第四,篩檢是防疫最重要一環,王任賢認為篩檢站應該由地方政府設置、驗收、督考,並由中央補助篩檢試劑和人力經費。

熱點先打疫苗 不應拒絕

至於疫苗資源分配,王任賢指出,疫情重的地方當然也可以打疫苗,但以公共預防角度看,疫情剛開始的地方打疫苗效果最好,例如彰化、台南、桃園。至於地方是否可採購疫苗?王任賢認為中央是可以統一分配疫苗,但疫區熱點例如萬華,採取匡列、限制行動、篩查,投以藥品或疫苗來撲滅疫情,中央沒有拒絕的道理,這跟中央權責沒有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