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教育廣播電臺【新聞真假掰】給小學生的AI課。透過說故事讓人工智慧知識扎根各年齡層。(逐字稿大公開)

📻國立教育廣播電臺【新聞真假掰】節目資訊

播出時間:每周日 17:05-18:00
收聽方式:
國立教育廣播電臺 å®˜ç¶² 60 天隨選收聽

📌邀訪來賓

蔡宗翰(中央大學資工系教授)

📌完整訪談內容Podcast

📌節目介紹

中央大學資工系教授蔡宗翰又拜訪我們的錄音室了!他化身「李白老師」,以更淺顯易懂、說故事的方式,讓小學生都學會人工智慧的發展!

蔡宗翰在演講發現,想學AI、ChatGPT的人遠比想象的多,年齡層非常廣,所以決定寫一本適合所有人入門AI的書籍《寫給小學生看的AI課》,以淺顯易懂的文字,剖析未來的生活將如何被AI改變,以及如何認識AI。

除了多元學習AI方式,蔡宗翰更點出:如果小朋友錯誤使用ChatGPT,會造成哪些隱憂,也提醒作為「數位原住民」世代,應該具備更好的溝通能力,才有機會駕馭AI。本集節目邀請蔡宗翰,引領所有人輕鬆入門人工智慧領域。請收聽「新聞真假掰 」,假訊息Bye Bye。

蔡宗翰(國立中央大學資工系教授,以下簡稱「蔡」)

黃兆徽(台灣事實查核教育基金會董事/台大新聞所兼任助理教授,以下簡稱「黃」)

📅節目預告
2023/09/24 周日 17:05-18:00
全台皆可收聽(查閱各地收聽頻率)
專業體育主播為何轉戰跑步Podcaster? 田鴻魁的體育媒體與自媒體第一手觀察。

專訪田鴻魁(體育主播)

🌐最新精彩內容
給小學生的AI課。透過說故事讓人工智慧知識扎根各年齡層。

------------------------------------------------------------------------------------------------------------------------

黃:哈囉大家好我是兆徽,歡迎來到新聞真假掰,今天來到現場要陪伴我們一起提升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的好朋友,是中央大學資工系的教授,同時也是中研院的研究員蔡宗翰老師,宗翰老師好。

蔡: 兆徽好,大家好。

黃:  å®—翰老師已經是第二次來我們節目了喔。今天要跟我們談談您的又一本新書喔。繼上次我們談談寫給中學生看的AI課之後今天,宗翰老師最近又出了一本新書寫給小學生看的AI課。

黃:太厲害了,要把AI這樣的高科技解釋給小朋友聽、小學生聽耶,所以今天一定要請宗翰老師來跟我們分享這個新書裡面,到底要怎麼跟小學生來解釋AI、解釋chat GPT喔。

黃:宗翰老師最近辦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比賽就是教育部的大專院校人工智慧競賽AI Cup而且主題就是事實查核,我們在談怎麼樣跟小學生談AI、談chat GPT之前,先請宗翰老師聊聊,這個人工智慧大賽。

蔡: 我們AI Cup競賽它是一個資料科學競賽,所以它是一個為期大概3個月跟一個學期,是對齊的一個競賽,那參加的這個選手,大部分都是台灣地區的大專校院的學生,或是碩士班學生這樣。

蔡:當然現在也開始有高中生參加,所以這個比賽的規則就是說,反正我們在學期初,會發給你訓練資料,那你在這個學期的過程中,你就去訓練模型,到了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我們就發給你一個新的考題,然後叫你的AI模型去答題,那誰的答題率越高,他就獲得優勝。

黃: 那這一次的這個人工智慧大賽是用事實查核為主題,那怎麼進行?

蔡: 怎麼進行嗎?就是我們這次的主辦的老師是成大資工的高宏宇老師,他也是我們這個AI界相當知名的一位專家,那他的方式是這樣。

蔡:他從這個維基百科裡面,去挑選很多很多的句子,那他請這個人工把這個同一個句子寫成6種不同的樣貌,有的是換句話說,有的是反義,有的是把裡面的專有名詞抽換掉,那這個資金是由教育部。

黃:而且真假混淆。

蔡:對,而且這個資金是由教育部贊助的,然後呢?每一個寫出來的句子,因為我們知道說他是從哪一個維基百科來的,所以就是有文章可以來支持,或是反對這個敘述。

蔡:如果這個敘述只是換句話說的話,那原本它的來源那篇文章就是支持他這篇文章,如果是他改寫成完全反義的,那原本那篇文章就是反對它這篇文章。

黃:在最後比賽的時候,怎麼比?誰設計的人工智慧可以做比較精準的fact check嗎?

蔡: 那我們大家發展出來的AI,一個題目出來然後你的AI要去判斷這一句是真的還是假的,而且要提出證據,你不管說真的或是假的,你都要提出證據。

蔡:如果你只是恰好猜對真實或是錯誤的,那還是沒辦法得分,你要找到那一篇可以參考的文章才能夠完全得分。

黃:  é€™æ¬¡é‹ç”¨chat GPT在後面來改良它嗎?

蔡: 我們沒有限制參賽選手要用什麼樣的模型,它可以使用chat GPT,他也可以發展他自己的語言模型,都沒有問題,那這次的題目是偏難,因為你除了要猜對,而且你要能夠找到證據。

黃: 標準答案,對,你除了說這是圈或叉嗎是用這樣的模式嗎?還是抓出訊息裡面的錯誤的地方。

蔡: 我們就是給他一句,然後你就說他圈或叉,然後而且你要提供證據。

黃:  ç„¶å¾Œå°±æ˜¯åœˆä¹Ÿè¦è­‰æ“šå‰ä¹Ÿè¦è­‰æ“šï¼Œæ‰€ä»¥å°±æ˜¯çœ‹é‚£å€‹chat bot 聊天機器人能不能夠偵測出這些來。

蔡: 參賽者的AI能不能夠,偵測出這一句來。

黃:  è©¦ç”¨èŠå¤©æ©Ÿå™¨äººå—Žé‚„是不限定?

蔡: 不限定,他只要告訴我們說這一句是對的還有錯的,然後還有證據在哪裡這樣子就好了。

黃:  éžå¸¸æœ‰è¶£å–”。我們也很期待它可以實際應用,在我們日常的fact check裡面。

蔡:沒錯,這是非常必要的。

黃:  æ˜¯ï¼Œå¥½ï¼Œæˆ‘們來談談您的這個新書,寫給小學生看的AI課喔,您這次用說故事的方式讓小學生很輕鬆就知道什麼叫AI人工智慧喔。

黃:這個很特別而且您的這個新書,還有上一本寫給中學生看的AI課,兩本都在這個博客來電腦資訊類的排行裡面名列前茅,一本第二名,一本第五名,太厲害了。

蔡: 小學生這本還算是童書,而且他在童書裡面也是前五名。

黃:  æ˜¯æ˜¯æ˜¯ï¼Œæ‰€ä»¥å®ƒé€™å€‹åŒæ™‚盤據電腦資訊類跟同書類的前五名喔,而且我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博客來的這個電腦資訊類書籍前十名裡面,另外八本書書名裏面都有chat GPT這個關鍵字。

蔡: 是的是的不過我們,是表面上沒有chat GPT裡面打開都是。

黃:  Chat GPT,你會不會,想說欸,那我下次再書名裏面,把GPT放進去大家再檢索的時候比較容易找到。

黃:可見這個chat GPT還有AI現在有多麼的熱門喔,您在這個上一本寫給中學生看的AI課裡面也增訂了一個版本對不對,加入chat GPT的內容。

蔡: 對對因為從去年11月底嘛,我自己被這個相當的震撼,我們稱它是橫空出世就是本來在科幻電影中看到的AI突然好像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蔡:然後所以我一感覺到這件事情,我就覺得這個事情一定要讓中學生,讓中學生的家長,趕快知道這個東西,因為它一出來等於說人跟機器溝通的語言本來就是程式語言。

黃:  æœ¬ä¾†æœ‰å€‹é–€æª»çš„。

蔡:本來是python語言本來是c++語言,他現在一下切換到人類的語言那這樣的話以前我們所謂的文科跟理科的分界就要完全顛覆掉了。

蔡:因為以前文科可能是被認為無法操作機器的,那或者是跟AI是絕緣的,現在反過來了,你反而很會溝通的人,你可以叫很多機器幫你做很多事情,所以文科可能反過來變成指揮官了。

黃:  è§£æ•‘了我們這些讀文法商的人。

蔡: 是的是的,而且因為我自己在發展大型模型,我在發現說你在教養大型語言模型的時候,其實跟以前我們在機器學習做訓練是完全不一樣的思維。

蔡:我們在教大型語言模型的時候我們一樣要從這個基礎,然後從進階開始一步一步教它,而不是說像你直接把資料整個丟進去,然後唏哩呼嚕我好幾批資料,它就一定可以訓練出一個很好的AI,不是這樣子。

蔡:就是說現在我們常常在做很多研究就是說最早的語言模型都是把所有資料一起丟進去,然後比多的然後後來就有人發現說丟,多不如丟精。

蔡:所以比如說同樣自然科的知識我不用讓它又學康軒版,又學南一版,又學翰林版,我就讓它學其中之一就好了,你學習的知識就可以大幅壓縮,然後你的訓練時間也可以變短,所以其實這個就是要有文理兼具的思維,才能夠做到的。

黃:  æ˜¯ï¼Œæ‰€ä»¥åœ¨é€™å€‹å¯«çµ¦ä¸­å­¸ç”Ÿçœ‹çš„AI課裡面,我們也增訂了跟chat GPT相關的章節喔。

黃:上一次東海老師來我們節目訪談的內容喔,前一陣子就收到我的高中北一女的導師,就很興奮的傳給我說,北一女的這個老師群組喔,還有退休老師群組都非常推薦宗翰老師在我們節目裡面訪談的那一集喔。

黃:他們都覺得,終於他們對於chat GPT、對於AI的這個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恐懼,終於被你解救了,終於聽宗翰老師在我們節目裡面的訪談,就了解生成式AI的原理跟可能可以怎麼用了。

黃:所以我們今天就要在來跟小學生、還有小學生的家長也分享一下,怎麼樣AI到底是什麼chat GPT跟我們的關係又是什麼,所以這本書啊,是用一個很特別的說故事的方式喔,當時就因為要寫給小學生看,所以用說故事的方式嗎?

蔡: 其實寫這本書是有它的原因,第一個是我去年跑了很多算是簽書演講,那簽書演講的時候,尤其是在新竹這一場來了非常多的小朋友本來。

蔡:我這個時間是敲給中學生,我打聽說這個時間中學生可能比較不會去補習,可能會有比較多中學生來參加,結果到了當場我有點傻眼,因為反而來了十幾位小朋友,家長帶著小朋友來。

蔡:那我原本說擔心我的演講通常都大概一個半小時,我原本很擔心說他們會坐不住,會覺得好像聽不下去,可是我就發現說這些小朋友是從頭到尾都瞪得大大的眼睛,然後非常的專心來聽,而且我感受到他們對AI是非常的好奇,對。

蔡:然後所以我就想說看起來似乎也有希望,讓我們的AI可以更向下扎根,那所以我就想說我要來做這件事情,可是那時候只有rough一個想法,我其實還不知道該怎麼做那後來我到這個台中海線地區呢,然後去推動AI的學習,我其實發現到有一個很大的困難,第一個就是國中生,他真的很忙。

黃:  è¦æº–備高中考試。

蔡: 他是大概只有前兩年,而且國三就是其實在準備會考,那這個根本就不用想他能讀什麼AI了,那再來就是說國中生他的思考已經逐漸定型,也就是說他慢慢變成是要適應能夠在考試中的高分的這種方式。

蔡:所以你叫他去多想一些東西,他真的沒有辦法,那所以我就覺得說如果要再向下扎根的話,最好的時機可能是反而是在小學的中高年級。

蔡:所以我就想說那我真的要來做這件事情,不過就是說其實編輯他們是對這個小學生的讀物是非常有經驗的,他們是建議我說,這個小學生的耐性非常有限,所以不是你把知識說得很清楚、很明白,他就願意看。

蔡:那所以這時候看起來是要做一些其他的修改,這樣我就靈機一動說,那我們就來說故事吧。用說故事的方式來介紹AI。

蔡:那反正我本來在小學的時候,我就是一個很愛講話的小朋友,然後,我很喜歡說故事給班上的同學聽,或是自己的弟弟聽,他們應該都聽到煩死了這樣子。

黃: 太好了,所以就用說故事的方式跟小學生談AI,但是這個故事架構是什麼可不可以跟我們劇透一點點。

蔡: 劇透一點點,我想我的生活很單純,就是做科學研究,那既然這本書就是講AI的,我就把我自己當作是原形,然後創造一個AI科學家,叫李白老師。

蔡:那他就是在這個劇裡面,是主角,可是如果說這個戲裡面只有一個李白老師,那太單調了,所以我們要加進一些跟小朋友相關的元素。

蔡:因為我們知道說學生學AI這種相關性是很重要的,我覺得加上一對愛鬥嘴的兄妹,一個是高年級的,一位是低年級,分別叫做阿智跟小慧。

黃:智、慧。

蔡: 智慧,對對對。

黃:  æ‰€ä»¥å°±æ˜¯è¦è·Ÿå°æœ‹å‹çš„年齡相近的角色,融入你的故事劇情裡。

蔡:所以當故事裡面的3個主要角色都定型以後呢,我就開始寫,那我發現我是很快速的下筆如神,很快就寫出第一篇故事就是intro這篇故事。

蔡:那我馬上就拿給編輯看,其實我在寫之前,我也沒有得到編輯的承諾說,一定會幫我出這本書,而且我是很突然就這件事情決定了一個禮拜後我就交給他第一故事。

蔡:編輯就跟我說,欸不錯耶,那老師你繼續寫這樣子,第一篇故事是整本書的開端,他今天負責介紹3位主角,就是李白老師、阿智、還有小慧出場。

蔡:然後又要介紹3種AI基本算法,就是監督式學習、非監督式學習、強化式學習的任務,所以其實是有點困難,我想說第一篇都這麼容易就達成了,所以應該其他只要照著這樣做應該可以順順的做完。

黃: 是,我們可不可以就是先告訴我們的聽眾朋友,第一篇你怎麼透過故事的方式來介紹監督式、非監督式,還有強化式這3種這個訓練AI的方式。

蔡: 就是我創造了一個scenarial就是個哥哥阿智帶著妹妹小慧然後去騎腳踏車妹妹在中間因為想要模仿特技所以就受傷了,然後受傷以後就送到醫院去。

蔡:那在醫院裡面,那個醫院是未來的醫院,所以他也用到了大量的AI,所以他在裡面減傷的過程中就有,用到這個監督式學習,對對,然後他在學腳踏車這個過程,就是一個強化式學習的概念,所以我就巧妙的把這些東西把它融進去這樣。14:04 

黃:  ç‚ºä»€éº¼åœ¨æ¸›å‚·çš„過程就是相當於AI的監督式學習的訓練。

蔡:因為就是我們可以想像就是,我們人去看傷口,然後要判斷他的受傷等級,那這個事實上,台灣是已經有發展出這樣的AI,只要用手機的app去拍這個傷口,然後醫生馬上就可以看出這是哪一種傷口。

黃:  é€™å€‹æ¦‚念你怎麼用來解釋監督式學習。

蔡:它就是監督式學習的分類問題,就是分成一到五種,當然我們有很多不同傷口的照片,那我們就可以拿來去訓練,這個監督式學習的AI,因為每一張照片都有它的受傷等級,還有受傷部位,所以我們就可以用它來訓練,一個分類式的AI。

黃:  æ˜¯ï¼Œç›£ç£å¼å­¸ç¿’就是人類必須要告訴AI這個是什麼。

蔡: 這張照片它的標籤、或是它的答案是什麼。

黃: 要有人去幫他下標註,這一張照片代表這個傷口,是到多麼嚴重的程度,是傷到什麼程度了這樣。

蔡:那再加上因為醫院本來就有很多累積這樣的資料,所以它就可以拿來訓練一個這樣的。

黃: 從那個病人的照片以及醫師的診斷,就可以拿這些資料來訓練AI了,所以這是有人類標註的方式的監督式學習,那第一張的非監督式學習是透過什麼樣的故事讓小朋友了解。

蔡:我記得我好像是拉在這個後面附屬的介紹裡面,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講一下,這個非監督式的概念,就是反正就想像你去年有五千張照片在你的手機裡面,那你如果要AI幫你去自動做一個整理。

蔡:那我們就可以讓這個AI根據照片跟照片的相似度,把像的放在一堆、把不像的放在不同堆,然後讓它一直反覆做這件事情,然後它最後就會幫我們自動完成分堆。

黃:  äººä¸ç”¨åŽ»ï¼Œå› ç‚ºäº”千張,我不可能一張、一張,再花時間去標註說這個是什麼,那個是什麼,對不對?

蔡:對對。

黃:所以AI就會自動去幫我們分類哪些,是很相似的哪些,是不相似的然後,會把相似的分成同一堆。

蔡: 對對對,然後這個適用於就是說你如果對分堆的要求不是那麼精確,反正它有幫你整理,已經比你沒有整理要來得好,那我們就可以用非監督。

黃:是,其實現在google相簿好像都已經有這個功能,甚至會自動幫你分類出你的家人,這是不是同一人,你的朋友,這是不是同一人,然後幫你列出他相關的所有的照片。

蔡: 對,這一定就是用非監督的。

黃:  æ˜¯ï¼Œå¼·åŒ–式學習,怎麼樣用故事的方式跟小朋友說明。

蔡: 強化式學習是這樣,就是說像人類在學腳踏車,其實就是一個強化式學習的的過程,我們不會去根據其腳踏車的每一個動作。

蔡:然後有個教練跟你說,你現在的動作是對的,你現在動作是錯的,他一定就是讓你上去騎,然後你踩一踩結果你摔倒了,那你最後就知道這樣不對,那你騎一騎很順,那你就知道這樣感覺。

黃: 就這個用力方式是正確的。

蔡: 對對對,就像我們在演講,對不對?那剛開始,大家都不太會演講,那要多講,你就要多講,那台下如果笑了,你就知道說我下次要講這個笑話,而且要安排一些笑話,聽眾才會有反應。

蔡:那如果你去講,聽眾全部睡死,你就知道這是不能放這麼多公式,所以像這個李白老師的演講是透過這種大量的強化式學習。

黃:是,怪不得可以這麼精彩,好很有趣喔。所以就是透過你的書裡面的主角進去醫院看病的過程,介紹了AI的學習方式喔,監督式的學習、非監督式的學習,以及強化式學習。

黃:就透過故事的方式讓小朋友了解AI怎麼學習,然後您還在書裡面,也介紹了vtuber用這樣的方式來介紹AI,怎麼介紹?

蔡: 是這樣,就是說因為我知道經過一些這個調研,然後我知道說其實現在小朋友最想當的職業之一,就是youtuber,

黃:  å¥½åƒå…¨çƒçš„調查都是這樣。

蔡: 因為大家可能看到說你只要上去這個。

黃:做自己喜歡的事。

蔡:然後就會有人看很奇怪,就是即使是做很無聊的事情也有人看,那有一批小朋友她是想要在鏡頭上表現的,但有一批他是想要在幕後的,那現在就產生了一種新的youtuber,叫做vtuber。

黃: 就虛擬的人像。

蔡: 他用虛擬人像來取代他本身的人像,那操作方式是這樣以前vtuber大概在這個七、八年前,你必須要購買很昂貴的設備,可能要裝在你的臉上,那這些臉上有一些感測器,它才知道說你這個眼睛在動,你的鼻子在動,你的嘴巴在動。

蔡:那現在電腦視覺技術的進步,所以現在可以完全有一個camera它就照著你的臉,它就知道說你臉上的網格有什麼樣的變化,接下來它就可以把這些相對應的變化反映到一個虛擬人物的臉上,所以你今天可以用那個安妮亞,這個安妮亞就變成你的vtuber的形象這樣。

黃:  æ‰€ä»¥é€™å€‹è·ŸAI的關係是。

蔡: 偵測你臉部的動作,就是要做一個動作捕捉那這個動作,捕捉就是AI。

黃:  é€™å€‹éŽç¨‹æ˜¯AI可以協助的。

蔡: 因為它其實是把臉切成很多很多的點然後他去判斷這些點相對位置的變化。

黃: 所以讓小朋友就知道原來我在生活中也可以應用到AI,第二個章節是在講AI遊戲王,打造最強AI這個在談什麼。

蔡: 我知道說,其實這個小學生裡面又有一群人他們是對minecraft是非常著迷的,我就在構思說,我們有沒有辦法把這個吸引他們的主題跟AI拉上關係。

蔡:所以我就上網搜尋,我就發現說現在同樣,是這個chat GPT的發明公司就是Open AI,它也做另外一隻AI,是可以自動玩麥塊的,而且它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是打造出一支鑽石號這樣子。

黃: 這樣人類的角色是要幹嘛人類的角色AI電動都幫我們玩了AI。

蔡: 連電動都可以,幫你完以後就是我們可能要練習,對我們玩遊戲玩家都要練習。

黃:  å°å°é‚£å°±ä¸ç”¨èŠ±é‚£éº¼å¤šæ™‚間。

蔡: 你所有的這個練級都要你自己練習,那現在我們就可以想要休息的時候,就可以叫AI幫你帶代練這樣子,對所以我就藉由這個麥塊的這個場域。

蔡:然後介紹裡面很多把監督式、非監督式、自監督式、強化式,融合在這個故事裡面,然後讓他們知道說原來open AI這麼聰明、可以訓練出來的一個。要不然如果用純監督式去訓練一個可以玩這個麥塊的機器人的話,那。

黃:  é‚£é€™å€‹å¾ˆå¤šæ™‚間去玩去標註、去教他。

蔡: 對那這個成本太高了,應該是訓練不出來的。

黃:  ok,是,所以,我不知道家長聽到說AI可以幫小孩玩電動,這會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蔡: 說不定是開心的,應該蠻開心的,小孩就可以去念書,然後或是做家事,或是去這個戶外活動。

黃:  ç•™çµ¦AI幫你闖關吧,這樣。

蔡: 是這樣子沒錯。

黃:  é€™å€‹å®¶é•·ä¸€å®šè¦å­¸èµ·ä¾†ï¼Œç„¶å¾Œå°æœ‹å‹å¦‚果說我快要過關了,所以我一定要玩,這需要AI幫你嘛。

黃:太好了。

黃:  ç„¶å¾Œå…¶å¯¦æ‚¨æ›¸è£¡é¢ä¹Ÿæœ‰æåˆ°ï¼ŒAI也可以幫大家修修臉對不對,其實尤其女生的手機裡面可能都有這樣的app,甚至相機美顏相機,一拍就已經直接是一個柔焦過的鏡頭了,對不對。

蔡: 是啊是啊,那個前一陣子那個老師他就是因為用濾鏡,然後所以就跟他本人素顏的那個形象有點不一樣。

黃:現在更厲害,不只是照片也很多直播主對不對,那以前大家想說照片會造假,會修圖、直播最準然後後來發現怎麼網路發這個很多直播主的這個濾鏡,開跟沒開的比對相當的驚人.這也是AI的功勞是不是。

蔡: 對,所以我就藉由就是這個阿智跟小慧,看到媽媽在修圖,然後就用這個去帶領小朋友理解說,原來電腦是怎麼樣做到修圖這件事情的。

蔡:那這裡面有用到AI的技術,那就是用這個有皺紋的照片,跟沒皺紋的照片,怎麼樣去做這個訓練資料的,AI要學習這個把皺紋修掉的話,我們需要很多配對的有皺紋的、照片跟沒皺紋的照片。

蔡:那事實上,這很簡單我們把各式各樣的臉我們把它畫上皺紋,然後就變成有皺紋的照片了,所以我們就可以用這樣去訓練AI,然後反過來就可以把皺紋給修掉。

黃:  å› ç‚ºè¦è®“AI知道人類不喜歡的是什麼。

蔡: 對對對,那這只是用皺紋舉例啦,那其他的那種臉部的一些我們覺得不好看的東西,那也是都可以用這樣來修掉這樣子。

黃:  æ˜¯è¦è…¿é•·ä¸€é»žå•Šé€™æ¨£ï¼Œå°ã€‚

蔡: 同樣都是同樣的,原理。

黃:  é‚£ç›´æ’­çš„這個怎麼做到的啊,是在直播的時候就可以是一個我們節目應該要來用一下。

蔡:直播可能就等下一本在。

黃:  é€™å€‹åˆæ›´å›°é›£äº†ï¼Œå®ƒè¦åŽ»åµæ¸¬ä½ çš„臉部,對不對?然後設定各種模式,是不是這樣?

蔡: 基本上,直播也是類似啦。就是說,因為直播也是連續影像。

黃:  å°ï¼Œå› ç‚ºç›´æ’­çš„時候,我們的身體會動、臉會動,所以它的難度其實更高。

蔡: 它的難度在於,它的處理速度要更快。

黃:  å°å°ã€‚

蔡: 他不能夠一張下去,然後慢慢才出來,他要很快,就要能夠出來,對。

黃: 這個AI非常難。

蔡: 其實不會啦。因為現在那個雲端運算的gpu什麼都很強而且,手機自己的運算能力也已經很強。

黃:  å®ƒè¦å³æ™‚先抓住你的臉部然後,有人想要眼睛大一點、嘴巴紅潤一點啊。

蔡: 他還是都大部分是以臉部的重點去修,他不會去整張去修,所以他修的速度可以比你真的整張要修要快很多。

黃:  æ˜¯ï¼Œæˆ‘覺得這個真的非常的神奇,AI最佳有伴,是指chat GPT出現了對不對。

蔡: 基本上是指那種能對話的一個機器人能對話的機器人的設定並不是chat GPT但是,因為後來卻出現了然後所以我,這一章後來本來都寫好了,我整個把它修掉。

蔡:而且因為chat GPT出線本來的設定,是沒有操作這一部分的那因為出現,所以我們就,可以把操作的部分把它代到這本書裡面。

黃:  ç„¶å¾Œæ•™å¤§å®¶ä¸€æ­¥ä¸€æ­¥åšé€™æ¨£å­ã€‚

蔡:因為我覺得像小朋友他其實都不懂,這些東西什麼時機應該使用chat GPT,然後什麼樣的狀況可以使用chat GPT那什麼情況講的是錯的他其實完全都沒有概念所以我們就知道說現在很多,小學生已經開始用chat GPT了。

黃: 可是要提醒他們它很可能是一個假訊息製造來源。

蔡:對對,但是我們大人都知道然後,我們用口頭講那是沒有用的,你要自己帶著他去操作,然後示範一些錯誤的給他看,這樣子它就知道說原來是這樣是對的,這樣是錯的。

蔡:所以我在裡面設計了很多大人要帶著小孩子一起用chat GPT的練習,就是為了讓小朋友在第一次接觸到就是,有一個正確的人去帶他。

黃: 要用監督式學習,對待我們的小朋友不要讓他,自己歸類可能會有一些要會錯誤中學習,那個花很多時間而且可能會,有很難挽救的錯誤發生對不對。

蔡: 對對,對然後另外我也覺得說一些不插電的思考練習非常重要,因為chat GPT它雖然很powerful但是他還是有一些不會的問題,它還是有一些做不到的東西。

蔡:那我們不能讓小朋友,對,聊天機器人的想像只限制在目前的chat GPT因為我們知道說現在是4,那如果是以後是5、6、7,到小朋友長大的時候可能是20。

蔡:那我們要讓他們有能力去發展這樣的一個強大的聊天機器人,所以所以我這邊設計的不插電的思考練習,讓親子或是師生之間可以互相扮演chat bot。他們互相講話,然後去思考說中間運作的邏輯是什麼 。

黃:  å¤ªæœ‰è¶£äº†ï¼Œä¸æ’電的思考練習怎麼樣扮演不同的chat bot,我們休息一下,待會來聽你聊喔,幫我們點一首歌。

蔡: 好,那我就點那個嚴正嵐的低音轟隆隆。

黃:  åš´æ­£åµçš„低音轟隆隆為什麼點這首歌曲?

蔡: 因為我之前在當一部這個AI偶像劇的偵查委員,那我的責任就是要去檢查這部AI偶像劇他寫出來的劇本,有沒有一些為反AI能做到的事情。

蔡:那所以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就認識了嚴正嵐小姐,因為他是這部戲的女主角那所以我也去買他的專輯來聽那我覺得蠻好聽的這首歌我特別推薦這樣子。

黃:  åš´æ­£åµçš„低音轟隆隆,他是主演的《下一步,AI。NEXT,愛》這個又是戲劇,又是紀實的很特別的節目,對不對?這一齣戲裡面的很多劇情,可能在兩年前看的時候,都還覺得這個是想像的喔。

黃:當chat GPT橫空出世之後還有,深層是AI其他的工具紛紛出現,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劇情很有可能得了甚至現在,已經完全做得到了我們先來聽聽這首嚴正嵐的低音轟隆隆,然後來跟您聊聊這一齣戲。

黃:剛剛您點播的這首嚴正嵐的低音轟隆隆,提到了兩年前有一齣電視劇叫做《下一步,AI。NEXT,愛》,這齣劇非常有趣喔,他在講一個女主角的愛人過世了然後,他想要用一些方法讓他同生的故事對不對。

蔡: 對,因為他當時的故事的劇本是這樣就是說,這個女主角呢,那他手邊有紀錄一些當時他跟男朋友相處的點滴那是以video方式存放下來的。

蔡:那他就是想要利用這些video還有一些文字記錄想辦法要訓練一個他現在正在做的機器人,然後讓這個機器人,可以變成等於說灌進去她男朋友的那些思想跟知識,還有會做的事情所以他在這個劇就要演這件事情。

黃:  å…©å¹´å‰çœ‹æœƒè¦ºå¾—好像還好。

蔡: 大概應該是二三十年後的事吧?

黃:  å·²ç¶“完全做得到了。

蔡: 已經做到應該說一部分很大的一部分,可以做得到就是思想的部分,那我在想就是說,因為之前那樣的,兩年前的AI叫做預測式AI。

蔡:那這個他的預測是AI就是每一個AI都只能做一件事情所以你要教它又會講話、又會煮菜,又會什麼,那每一件事情都要一件一件的訓練,那所以這個可行性就很低。

蔡:可是現在生人是AI我們看到chat GPT它會做這麼多的事情通用的,所以你不用特別跟他講說,我現在在教你做什麼,我現在在叫你做什麼,你就是讓他在你的環境裡面沉浸式的,跟你在一起它就會跟著你學會很多事情。

黃: 所以剛剛依照這個,劇情啊我們可以坐到哪些了以目前的科技,然後我們有足夠多的影像紀錄,還有照片影像,其實是可以還原它的外型了,對不對?一個虛擬的它是可以做出來了,然後在聲音上,只要有足夠的音檔。

蔡:聲音,只要三秒鐘就可以把它的聲音給複製出來。

黃:  é‚£åœ¨ä¸‰ç§’鐘就可以像了啦。然後要到更像可能要再多一點的時數了,但是應該現在也都沒有問題了,然後思想現在也都可以了,對不對?只要她有她男朋友寫過的足夠的信件、文章,然後他們的line對話,各種資料就也可以訓練一個AI聊天機器人。

蔡: 聊天是有她男朋友的fu的。

黃:  ç”šè‡³å¦‚果他,有寫日記的習慣那就更厲害了。

蔡: 連文章都可以造出來。

黃:  å°é‚£å¦‚果有寫日記的習慣把這個日記讓AI來訓練,它會記得所有她男朋友可能都不記得的事情所以這個聽起來現在已經完全完全可以做出一個虛擬世界裡面的、過世的人了,對不對?

蔡:可以復原。

黃:可以栩栩如生了,因為這個生成式AI的出現讓這個人類的想像突然就變的可能。

蔡:而且成本也降得很低了。

黃:  ç¾åœ¨é€™å€‹æ•…事也蠻適合用來跟小學生解釋AI的對不對。

蔡: 沒錯,沒錯,我看到有些朋友他已經打算用這個來開課了。

黃:  æ˜¯ï¼Œé‚£åœ¨æ‚¨çš„書裡面,我們有提到這個AI,我們剛剛在聊這個聊天機器人,我們還可以怎麼跟小朋友做提醒,您剛有提到說家長可以跟小朋友一起來學習,怎麼使用chat GPT這樣的聊天機器人,所以我們要提醒小朋友哪些事情。

蔡: 我們要提醒小朋友就是說,你有些作業老師出了一個題目,你不可以直接把這個題目丟進去叫chat GPT幫你寫。

蔡:比如說我們要今天要去這個調查地球暖化,那你不可以直接把這個地球暖化,這個題目丟進去叫chat GPT幫你寫,因為這樣子的話,你就沒有練習到了。

蔡:因為本來就是要你找了很多資料以後,你把它統整變成一篇這個你的心得,但是如果說你自己沒有做這個統整,那你自己就沒有練習到。

蔡:所以你以後chat GPT寫出來的,你沒有能力去判斷,它寫的到底是有沒有道理,那再來就是說chat GPT它可能會列出一些參考資料,但是這些參考資料可能全部都是假的,所以你要一個一個去檢查這些參考資料是真的還是假的。

黃:  æ˜¯ã€‚

蔡: 對,所以我覺得這個一定要家長要陪伴在這個孩子旁邊一起使用,或是老師,如果老師你是在你的課堂用這本書來當課本的話,其實非常適合,因為我上面有一些步驟引導你做這件事情。

黃:  æ˜¯ï¼Œå…¶å¯¦å°±æ˜¯å›žæ­¸åˆ°chat GPT的原理對不對,就是它的設計,它不是搜尋引擎,它是一個聊天機器人是文字接龍,這個要怎麼跟小朋友解釋。

蔡: 事實上,你就可以說,我們其實在講話的時候,就是在做文字接龍,那就像我現在跟這個黃老師,我們也是在做互相的文字接龍。

蔡:那我講出來的話,我不保證我講的一定是對的,因為我是從當時的語境,然後一個、一個接下去,裡面有可能會錯,所以大家也不要聽到專家講什麼,然後或是他他們在節目上講什麼,就覺得他們講的,一定百分之百都是對的。

蔡:因為有可能專家只是講的相對可靠,但是專家講的東西,各位還是要自己去查證,現在沒有百分之百可以可靠的東西,我相信黃老師應該非常的瞭解。

黃:  ä½†æ˜¯æˆ‘們會邀請來上節目的,都是相對我們覺得非常可靠的專家,那但是當然您也提醒大家一些地方聽到有點疑惑的時候,還是要自己去做好查證的工作。

蔡: 養成一個就是聽到訊息,我們就去查證看看也沒有花多少時間。

黃:  å‰›å‰›æ‚¨æåˆ°çš„,因為很多人開始用chat GPT之後發現,它其實會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對不對,就像你說的他在引述這個消息來源或引述資料的時候。

黃:他可能根本就是講了一個沒有這個作者沒有這本書的,然後寫了什麼第幾頁這樣子的東西,對不對後來微軟有推出bing這樣的工具然後整合進去的GPT你們會不會更推薦家長跟小朋友用bing。

蔡: 其實bing是一個還在發展中的一個新的技術了所以他現在也還在收集大家使用的一個環境也就是說他現在把這個chat GPT跟搜尋這兩件事情要整合在一起還是在,磨合的階段那大家當然大人可以用,可是我不太建議小朋友去用我會覺得用起來會蠻frustrating的。

蔡: 因為他基本的原理,就是把你原本的句子,然後挑一些關鍵字出來,然後去搜尋、搜尋,回來以後,會得到一些文章,那再把這些文章去做消化,然後用生的是AI把結果生給你。

黃: 因為它的好處是他是有消息來源,所以你可以點進那些連結去看說是不是真的這樣子。

蔡: 但是從關鍵字挑選就可能會有問題了那關鍵字再去找文章,這又是一個資訊的lose,所以畢竟還是最好的方式還是所有的知識都灌進chat GPT重新訓練這樣會生的最好。

黃:  æ˜¯ï¼Œä½†å°æœ‹å‹æ²’有辦法做這樣的事情。

蔡:對對對,所以現在你會發現BING它去幫你找資訊找到的機率並沒有那麼高。

黃:  é€™å€‹ä¹Ÿéœ€è¦ä¸€äº›æ™‚間跟它相處。

蔡: 需要一些時間累積訓練資料,那微軟工程師會去掉叫這樣子所以我們再等等。

黃:  æ‰€ä»¥å®¶é•·è·Ÿå°æœ‹å‹åœ¨ä¸€èµ·ä½¿ç”¨chat GPT的時候要注意說,還是要做好查證的工作,對他要回答你的問題還是要保持警戒,是還有什麼原則是家長跟小朋友一起來使用chat GPT的時候應該要注意的。

蔡: 可以讓小朋友知道說chat GPT是多功能的,不是只有聊天的,所以我覺得像一起做一些創造性的事情的時候,比如說像腦力激盪,家長也可以示範給小朋友看說。

蔡:你常常在說你想不出來什麼東西,那我們可以用chat GPT來幫忙你去想出來一些東西,因為小朋友他經驗比較少,所以他寫東西的能力可能相對弱,那這時候chat GPT扮演一個刺激的角色,而不是代工的角色這個我們可以讓小朋友知道。

黃:  æ˜¯ä½ å‰›æœ‰æåˆ°å®¶é•·è·Ÿå°æœ‹å‹å¯ä»¥äº’相扮演聊天機器人,這要怎麼玩。

蔡: 很簡單啊,反正我們就挑好一個scenario,比如說你是這個醫院的客服機器人,然後我是病人,然後我們就開始這樣子聊天,然後可能有設計一些規則。

黃:  é‚£æˆ‘們的規則。

蔡: 比如說你現在手邊有一本手冊,那你就問人家問你的時候,你就想辦法從那個手冊裡面去找那個可以回答病人的案件這樣子,對因為像扮家家酒一樣,

黃:  å°±å¯ä»¥è®“小朋友更了解chat GPT的一些原理跟我們使用的時候,應該要注意什麼。

蔡: 是。

黃:  æ›¸è£¡é¢é‚„有一個章節很有趣,AI是全能運動員,為什麼?

蔡: 就是我們可以用AI來幫助運動場域裡面的很多事情,那像我們NBA的選手我們看到他們每一個人現在,剛好是冠軍戰,那我們看到每一個人都都現在都變成神射手。

蔡:以前不會投3分的然後現在都會投3分,那其實我自己也是在打籃球的,所以我就知道說有這個科技輔助練習是非常有幫助的。

蔡:像我的書裡面就有寫到一位射手,他本來都搞不清楚他為什麼投不進,從以前很準變成不準,但是後來有了AI以後就,發現說原來他的出手角度變了,所以那矯正以後他現在就又恢復他的神準。

黃:  å–”~!

蔡: 像這個如果要人工去看的話當然也是可以,但是成本很高,而且不能,隨時盯著你那另一個,是AI可以來當裁判裁判的話就是很多球類,都可以用AI來輔助判決這樣子。

黃: 是,所以AI即使在運動方面其實也改變了整個運動界的很多訓練的方式,或者是觀看運動的方式,也可能因此改變。

黃:AI的自動駕駛,更是一個大家其實已經訓練很久了,可是好像還沒有辦法真實上路,也會因為生成式AI的這個突破,而突破這樣的技術嗎。

蔡: 當然,有生成式AI的話,那我們就可以生成各式各樣的場景,然後叫這個AI去學,以前那些場景可能要製造的成本也很高。

蔡:所以AI可以、AI可以在一個虛擬環境裡面先訓練到一定的程度,那他拿出來真實世界,可能在台灣就要模擬生成很多機車,或是逆向的,或是這個走在馬路上的行人走在大馬路上的行人,就可以生成這些東西來訓練AI39:45 

黃:  æ˜¯ï¼Œæ‰€ä»¥é€™å€‹å°±å¯ä»¥è®“這個AI自動駕駛變得更聰明。

黃:對對對對。

蔡:對就不會說在美國,訓練出來的AI從來沒有看過機車然後,他在這邊就fail。

黃:  ä½†æ˜¯è‡ªé§•è»Šå…¶å¯¦ä¹Ÿé¢è‡¨ä¸€äº›é“德困境也是您想提醒小朋友的對不對。

蔡: 對對對,所以我們在這本書裡面也有設計一個網站讓小朋友去操作,當你是自駕車然後你看到各種各樣的狀況的時候,那你會做出什麼選擇。

蔡:這個我覺得這個意思要一個最著名的就是說你車上那麼滿載的乘客,但你現在看到一個老人家就在你的前面,那你現在要坐上去,還是要往旁邊偏,但是往旁邊偏的話,可能滿車的,你滿車的乘客可能會有風險。

黃: 這真的還蠻難的,你要怎麼辦?這個很難講,可能要給他各種的過往的資料,讓他判斷怎麼樣的損傷是最低的。這個AI的自動駕駛喔,其實真的就是我們當然也期待說這樣的自動駕駛,是不是就可以改善道路的傷亡的機率。

蔡:基本上就是假設馬路上走的都是自駕車,有一天80%以上的自駕車的話,基本上不太會有車禍的。

黃:  äº‹ä¹Ÿè »æœŸå¾…這樣的世界,但是其實另外也是擔心說,那萬一AI出車禍的時候,怎麼辦,所以一定還是要有一些控制的機器,是讓人類可以及時介入的。

黃:是那AI還可以,很厲害的譜出未完成的AI樂曲喔,你上次來有跟我們提到貝多芬的,他沒有完成的第10號樂曲,我們是可以幫他完成的

蔡: 對,那個是比較高大上,那我們在小學生這邊,我們就讓小學生自己動手,也可以操作一些網路上的AI音樂生成軟體,然後也跟他們講原理,讓他們自己可以看到自己生出來的音樂。

蔡:這是我們這一本書設計,我們都有這個比較故事,然後我們有進階、進階的原理那進階原理最主要是給這個高年級的小朋友看,因為他沒有注音。

蔡:然後還有給家長看,家長可以看以後補充解釋給小朋友聽,所以這是一本親子共讀,或是師生共讀的書,不是說買了以後就丟給小朋友叫他自己看。

蔡:還有就是我們還有動手操作,因為我覺得動手操作對小朋友了解這種抽象的東西是非常非常的重要,那最主要還有個很特別的設計,這個是我跟很多小學老師討論出來的,就是我們還有一個測驗,所以當他們看了這一個章節以後,我們就有測驗去測試他有沒有懂。

黃:有看有沒有懂,是,對所以AI生成音樂它的主要的原理,我們要怎麼跟小朋友解釋。

蔡: 基本上也是接龍啦,他只是從文字接龍換成音符接龍這樣子。

黃: 他也是從你前面的音符來推測出你後面。

蔡:要接什麼。

黃: 然後你後面,應該要接什麼這樣。

蔡: 對,那因為他們,的基底都是transformer他可以看到從一條很長的線的最前面它發生了什麼事,會影響到很長的,線的最後面所以它整條線都可以看的到我們這稱為序列,我怕這個太專業了。

黃: 所以我們要講給小朋友聽懂,知道一個序列,然後。

蔡: 就是反正一個時間線,時間線前面的會影響到後面的,那所以作曲也是一樣,講話也是一樣因為transformer它都可以掌握這些事情。

黃:  é€™ä¸­é–“的邏輯。

蔡:還有變化。

黃:所以AI可以創作樂曲也可以畫畫對不對,現在這個各種畫畫的生成式AI的工具越來越普遍了。

蔡: 其實他們的架構都差不多,所以我就挑選在畫畫方面,我挑選以故宮為材料,因為這是我跟編輯討論出來的,因為故宮跟小朋友很有關係的。

黃:  å› ç‚ºæ ¡å¤–教學。

蔡: 對校外教學一定會去對然後,大家都一定會去看那個清明上河圖,然後所以我們就用清明上河圖怎麼樣讓它化成無限長度的清明上河圖。

蔡:這件事情然後來介紹AI可以幫這個,清明上河圖畫成無限延伸那這也是這個現在微軟它做出來,一個算是demo都非常的精彩,大家可以到網路上面去看,我這本書也有介紹這樣子 。

黃:所以它怎麼樣讓清明上河圖無限延伸呢?

蔡: 基本上它就是學各種方向的續畫,它就是把那個原本的圖遮起來一部分,那可以上下左右所以它就學會往各種方向去,不只是清明上何圖可以續畫,莫內的畫也可以續畫,誰的畫都可以續畫。

黃:  å°±æ˜¯AI會去學這個畫裡面有哪些構成的元素對不對然後自己腦補這樣。

蔡: 對自己有點像是我們在跟chat GPT在聊天,那我們在這個聊天的過程中我們會告訴它一些事情,然後接下來我們請它寫文章或是後面跟我們講話裡面,它就會用到我們前面跟它講的事情這是他的短期記憶的部分。

黃:  æ‰€ä»¥ç”¨é¡žä¼¼çš„原理,它就可以做樂曲也可以畫畫畫好我看你的書裡有怎麼樣讓AI無限延伸清明上河圖,其實您幫小朋友歸類了AI畫圖的三部曲告訴大家,AI到底怎麼完成這個任務的對不對,是哪三部曲?

蔡: 第一步曲就是要讓它看過世界上非常非常多的畫,那不只是清明上河圖這張圖,就是其實跟貝多芬一樣。

蔡:就是如果你只讓它看這張清明上河圖的圖的話,那訓練資料不夠,它作畫的知識不夠,所以我們要讓他看過數量龐大的image net上面所有的畫畫,它就學會很多影像構成的元素。

黃: 它就知道人畫畫通常需要具備哪些元素。

蔡: 要怎麼構圖,還有他的用色有沒有一些技巧,就可以學進去了,然後第二步呢,就是我們開始訓練AI做續畫這件事情。

蔡;那我們就是把一張原本的畫,然後遮掉一部分,我們可能是遮掉上面、遮掉下面、遮掉左邊、遮掉右邊,那他就可以進行上下,左右的續畫。

黃: 續畫,我們有沒有比較淺白的話。

蔡: 就是缺了一塊你把它補上或是接續的去畫畫。

蔡: 第3部曲就是已經訓練完了,那這時候你就可以開始教他,畫畫了所以這就是三部曲,我剛剛講的那續畫系統,它不只是會畫清明上河圖的續畫,所謂續畫就是說,我現在有一張圖,我就往左邊繼續畫,或往右邊繼續畫,讓它可以畫成。

黃:  ç„¡é™å„種角度,來無限延伸繼續畫下去。

蔡:繼續畫下去,對對,所以你今天丟給它另外一張莫內的畫畫,它也可以畫下去,畢卡索的,它也可以。

黃:  å’–啡館,它都可以從一家咖啡館,它可以畫成100家咖啡館。

蔡: 它可以從對沒錯、一百朵荷花。

黃: 它可以畫成一千、一萬。

蔡: 然後如果是這個,馬奈的那個午餐,它可以從它的其中一個畫面,他可以畫到無限的草地延伸這樣子。

黃:  å®ƒå°±æœƒåŽ»æŠ“人類到底怎麼畫畫,其實它跟人類學畫的過程,也很像對不對?所以我們會先看了很多的畫作,然後了解畫畫是怎麼一回事,然後來開始學一些人的風格。

蔡:然後它就可以畫下去,不過不同的是,它是非常耐煩的,只要你有給他GPU它就會繼續畫。

黃: 它就會無限延伸也不會累不用休息,那個加班也不用吵加班費,是,所以這是這個AI在藝術方面其實是可以達到一些功能會不會因此取代人類畫家?

蔡: 這個問題非常好,就是在某些場景上面,或是某些情境上面,我們已經看到這件事情在發生了。

黃: 對象尤其是在比較簡單的商業的海報對不對?這件事情好像已經很容易就被AI生成工具取代了。

蔡: 遊戲公司也是,我聽到的一些朋友他們是開遊戲公司的,他們說那個很多美工都會lay off。

黃: 用生成式AI來畫。

蔡: 因為現在用這個因為遊戲裡面,基本上就要畫一些場景,那現在你只要用這個自然語言詠唱,只要打些關鍵字進去,它就然後再配合一些語法,它就生出來了。

蔡:而且生出來你今天要用這個再去生,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這個場景的變化,它通通都可以生出來,所以這樣的話,就不用那些人工畫家去做了。

蔡:所以如果今天我們要走藝術這個方面的話,可能要去想想說你可以提供什麼樣算不出來的東西,你可能就要有一些創新能力。

黃:  ä»€éº¼æ±è¥¿æ˜¯AI算圖算不出來的。

蔡: 什麼東西,我覺得新的風格是它算不出來的,像我上次去台中美術館我看到,有一個很特別的格子畫我覺得,這個東西就是。

黃:  å‰µæ–°çš„。

蔡: 這種風格就是AI化不出來。

黃: 但是如果你要學習已經有的畫家,你要學莫內的印象派,可能它會學的比你更好這樣。

蔡: 所以模仿,這個AI太強了。

黃:  æ‰€ä»¥é‚£ç¨®ä»¿ä½œçš„話,大概也沒有市場市場所以你變成要去、突破,去創新喔但比較擔心的是說其實人類的創新很多是先從臨摹開始對不對,可是當臨摹的這個謀生的方式已經被AI取代的時候,人類要到下一個階段其實就會就是會比較寂寞一點。

蔡: 我覺得這個老師觀察很好,其實各行各業都有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深層式AI已經會做太多,初階跟中階的工作,像黃老師的專業是法律,那我們說這個。

黃:  ä¸æ•¢èªªæ˜¯å°ˆæ¥­ã€‚

蔡: 大學的專業是法律,那法律的行業也面臨一個問題。

黃:  å°±æ˜¯æˆ‘們是很多人從,最簡單的開始,律師助理。

蔡: 或是之前的律師,那因為現在AI已經會做這些事情了。

黃: 我們就會寫訴狀,AI其實已經可以被法條被,判決都比你清楚對不對。

蔡: 所以人才會斷層,就是我們缺乏了這個從初階、中階到高階這個培養的過程,我們發現就是說,行業的經營者因為他自己已經變得非常專業的所以他不會去想說,人才要怎麼培養這件事情,對他來說節省成本就是最好的。

黃:對。

蔡:所以他一下子就會,lay off掉很多初階跟中階的人然後他,就會覺得說我的productivity大幅增加,而且我的管理成本下降,可是這對長期發展是傷害的,因為你不會有再有這個可以從初階、中階養起來的人。

黃:  é€™å€‹ä¹Ÿæ˜¯æˆ‘擔心的。

蔡: 這個各個行業都自己也是這樣寫程式,也是因為程式也是基礎的程式AI都會啦那所以你就沒有那種從底開始練的工程師 。

黃:其實寫文章也是,寫文案也是對不對?可能大家都一開始都要先經歷過一些比較青澀的練習的期間喔。

黃:可是這些工作就太快就可以完成,然後取代掉了,那但是人如果缺乏這樣從基礎開始練習起來,他要怎麼樣變成一個大師,這都是經過其實是相當漫長的苦工,這樣子做起來的。

蔡: 所以這個我也沒有答案,這是應該是去問這個社會學或是經濟學的教授。

黃:是,就是我們可能要意識到這個問題,然後接下來大家才一起想想說怎麼辦、怎麼樣人機協作,但是又不會影響到人才培育這件事情。

黃:另外一個大家擔心的,我們在講喔,就是很多工作會被AI取代了,但是大家更擔心的是AI會不會統治世界人類,人類會不會因此消滅。

蔡: 這個我覺得很關鍵,就是目前AI它還是活在數位世界裡面的,所以我們人有一些,這種默契啊一個眼神啊、什麼這個它還是不懂,這個你們可以。

黃:  æœ‰æˆ‘們的暗號AI抓不到的。

蔡: 對對對,那可是我覺得必須要制定一些法律,就是今天我們看到馬斯克,他已經做出一些人形機器人了,那以後會有一些人機器人電影裡面在執行人類的業務。

蔡:那我們必須要限制這些大公司去收集大家的隱私資料,要不然的話如果這資料全部都集中在一家公司,或是少數公司的話,他們就可以做出非常比人還了解人的機器人。

蔡:那這樣的話就有可能發生黃老師講的這件事情其實不是機器人統治AI,或是AI統治人類,是有人能夠操縱這些機器人的人,他會來統治世界。

黃:  å°ï¼Œå°±æ˜¯é‚£å€‹èº²åœ¨å¾Œé¢çš„那個藏鏡人,這個科幻電影裡面的情節,是真的很有可能對不對?因為我們現在在說chat GPT很厲害,這種大型語言模型非常厲害,可是它還只有在您說的數位世界裡對不對?

黃:它是在虛擬世界裡面存在,它沒有手沒有腳所以現在,人類還可以有一些用手的工作是不會被取代的,比如說廚師現在暫時不會被取代,可是當生成式AI結合機器人的時候。

黃:當然有一些幫人類創造幸福的可能啦,像是照顧baby的保母、長照的機器人啊、很多人也充滿期待,因為它可以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做一些人不想做的事情,可是這些機器人又結合了很大型的人工智慧的這個chat GPT的話,那我們的人的價值好像就越來越可怕,這個生存的挑戰就越來越巨大了。

蔡: 還好啦,現在chat GPT聽不懂台語。

黃:  é€™å€‹æœ‰è¬›åˆ°ä½ é€™å€‹å¾ˆåŽ²å®³çš„喔,就是宗翰老師自己訓練了一個LLM然後他是會說台語的機器人。

蔡: 因為我發現在你跟她聊台語一就是說,當然我是聽得懂台語,但是我也不會講這樣。

黃:  ä½†æ˜¯chat GPT不會講台語。

蔡: 我就想要自己跳下來做懂得台灣人語言的語言模型,那先從台語切入這樣,那目前大概已經做到,它可以看懂台文漢字,然後漢羅、然後台羅。

黃:  æ‰€ä»¥å®ƒä¹Ÿå¯ä»¥è½‰æ›é€™æ¨£å°ä¸å°ï¼Ÿæ‰€ä»¥ç¾åœ¨æ‚¨çš„設計的LLM已經可以我們給他台語的資料就是我們講台語所以它可以幫你翻成中文,而且有4種中文。

蔡:就有一個雛型啦。但不敢說百分之百懂,但是隨著資料的累積應該會越來越厲害,那其實我在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我也有先預留這個東西,但是我那時候其實只是有想法,我沒有開始做,那是因為最近這個生成式AI的爆發,我就找到了一個實踐的方法所以,這本故事也預言了我在做的事情。

黃:  ä»€éº¼æ¨£çš„實踐的方法、怎麼預言。

蔡: 有這種大型模型,我就可以用教的方式教它會講台語。

黃: 就是我們再把chat GPT拿來再練它專門的一個特殊的領域,就是來訓練它講台語。

蔡: 那當然就是接下來有當我們客語資料夠多、原住民資料夠多,我們就可以讓它每一種語言。

黃: 母語都可以講、都聽的懂之後,翻成文字,然後再翻成變成各種語言。

蔡: 也有可能是直接就台語對台語,或就可以台語對客語,就不用再回到中文來試試。

黃:  æˆ‘們也很期待喔。因為這樣子對於一個語言文化的傳承也很重要,然後再幫助各種語言的人溝通也非常的重要,但是我們剛剛有講到說,這個AI統治世界剛剛它現在不會說台語,但以後它就會了啊。

蔡: 如果把我的這個模型買走它就會了。

黃:  å°ï¼Œé‚£æ€Žéº¼è¾¦å‘¢ã€‚

蔡: 這個真的就是要靠法律面來防範啦,就是說我剛剛講的就是因為機器人會進到人的真實世界,那他就會了解人的反應。

蔡:所以這個部分的資料不能讓它太集中,或是說不能讓它去收集,他只能在某個小範圍之內為了這個服務的品質增加去收集,它不能夠拿它來做另外一件事情。

黃:就不要有通用型的機器人出現。

蔡:或者是說這個機器人發到他家以後,這個資料是只能它機器人自己自我訓練,不能傳回它總公司的。

黃:  ä¸ç„¶ä»–家裡有一個機器人,就所有的資料都被它背後的那個老闆。

蔡:哪一天它突然要從好的變成壞的,或是它的總公司被壞人給控制了,整個世界就完蛋了。

黃:  æ²’錯、沒錯,這也是我們比較擔心的喔。所以相關的法律規範一定得趕快訂出來。

蔡:就靠法律人了,這個資工人無可奈何這樣子,無從下手。

黃:  ç”Ÿå­˜æ˜¯AI當然它可以造福人類但是,他其實也有另外魔鬼的那一面,是有這樣的可能性就是科技中立人性勢力不要,被這個有惡意的人,掌控了,那就很難預測他的後果。

蔡: 其實那些科幻電影演的好像都是真的。

黃:  éƒ½æœ‰å¯èƒ½éƒ½æœ‰ï¼Œåœ¨é€™å€‹å·²ç¶“非常可能發生了。

蔡:而且腳步,好像比我們想像的快。

黃:  æ‰€ä»¥é¦¬æ–¯å…‹ä¹‹å‰æ‰æœƒå‘¼ç±²å¤§å®¶èªªï¼Œæˆ‘們是不是停止AI半年結果,他自己。

蔡:可是停止AI半年這件事情我是覺得,有點風險因為停止AI半年只是檯面上就。

黃:  éµå®ˆè¦ç¯„的人會停止但不守規矩的人他就繼續,延繼續研發。

蔡:那反而他多跑往,前跑半年那是製造假資訊的人他這半年已經去變成什麼樣。

黃: 是是是,這個是生成式AI,我們怎麼樣讓他往促進人類幸福的軌道上繼續前進,但是怎麼樣避免他再危害人類的這個部分的可能性,然後我們把它降到最低。

蔡:蠻困難的所以這個我也沒有解答。

黃:這樣對所以AI會不會統治人類,這個議題其實不是假議題,它其實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們接下來必須要很認真嚴肅的面對它對不對。

黃:在這個之外呢,宗翰老師寫給中學生看AI課做了非常多的演講對不對,我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所以不管是老師或家長,家裡有中學生或者是小學生,您覺得跟小朋友溝通AI的重點有哪些。

蔡: 我覺得就是要抓住他們有興趣的議題,然後從這個議題去切入AI的東西,在這一兩年它的可行性已經變得非常高因為,我們看到AI的應用已經到處都可以看的到。

蔡:所以不管,是你的小朋友是對哪一個東西有興趣其實AI,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跟橋樑,你幾乎都可以找到AI,像我去台中海線那邊推廣AI。

蔡:我就發現說像這個清水高中或是台中一中,他們做一些藝術的表演,已經有把AI的概念給帶進去,甚至AI就是一個作為一個表演的,主體這樣的藝術的表演已經出現了。

黃:  å°æ–¼é€™ç¨®æ–°ç§‘技,其實下一代都比我們還更快速可以掌握。

蔡: 他們很快就可以做出一個很棒的東西因為他們就是我們如果說前一個世代,叫做數位世代的話現在叫做AI原住民,對。

蔡:所以那不過他們要面臨的這個挑戰也是非常非常的大,所以基本上就是挑他們有興趣的東西,讓他們從這個切入點去切入AI。

蔡:所以千萬不要再有什麼只有二類組的才要學AI,因為那對你的學習歷程有加分,那就是現在你是不管是一類二類三類四類,每一類通通都是AI。

黃:  æ²’錯,因為AI已經全面的影響到我們生活每一個層面了對不對。

蔡: 對你去考醫學系,醫學系有醫師工程師組,那人家就考你要怎麼用AI把它用在醫學上面,那如果你講不出來那你可能就在這個,教授可能就會覺得說你的潛力可能沒有那麼好。

黃:  æ˜¯ï¼Œå…¶å¯¦åƒç¾åœ¨å¯«æ–‡æ¡ˆã€åšç¾Žç·¨å•Šï¼Œå…¶å¯¦ä¹Ÿéƒ½åœ¨å¾µæ‰çš„時候也都會需要,具備這個使用AI工具的能力。

蔡:而且我剛剛也有強調過就是AI可以用來,寫文案寫你這個法律的契約,他可以讀懂整個法律,他在這個uniform 80是考到pr 90。

黃:已經通過了律師考試。

蔡: 而且是PR90的高度,那如果你可以掌握語言技巧,你又懂得AI,你就可以去更好的去跟AI溝通,那就可以變成老闆嘛,所以這個不見得文科出入就一定是比旅客還差我覺得現在可能是一個轉淚點。

黃:  æ˜¯ç¾åœ¨çš„溝通能力可能,變成所有人都必須具備。

蔡: 對對。

黃:所以我們的下一代需要具備的能力。

蔡:下一代要具備的能力,我想要更加的平衡,然後我一直建議說思考一下教育體制是不是要做一些調整,不要再用一些這個所謂的數學好不好、自然好不好,然後去把這個小朋友太早去做這個分類這樣子。

蔡:然後讓他們在學習上面,再學的的這些知識的,培養過程方面,就已經過早出現分化,而且會讓他們在做事情的時候的思考的角度太狹窄。

蔡;那比如說就像我一開始有講,就是我們在教AI的時候如果,你不了解這些人文背景,你怎麼知道要用什麼知識去餵養這個AI如果你不懂的話請問你要怎麼去這個訓練一個會畫圖的AI?這個都是一些基礎的人文素養。

蔡:所以像現在這些電資的頂尖科系都強調因數字其他完全不看,那對高中生來講他們,就是這些是完全放棄跟躺平,那等到他們今天掌握了這些工具以後他們會有什麼樣的人文思考這就是非常值得討論的,所以一直覺得說理文的這個界線要打破。

黃:  æ–‡ç§‘理科不用再這樣分了,對不對。

蔡:對那像我前幾天,碰到一位高中生那他就跟我說他因為這個物理是躺平的,所以她就決定不選自然組,其實他對文科也也不見的有興趣。

蔡:那如果大多數人都是因為這樣去抉擇的話,那我們台灣在一直去說自己缺乏人才,那這個就是後果,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那AI剛好就是一個打破紋理界限的一個最好的工具跟鑰匙。

黃:  ä»–需要的是跨領域的人才對不對。

蔡: 對對對,從訓練AI的過程到使用AI的過程這都是要跨領域的人才能夠做的非常好的。

黃:  æ‰€ä»¥å°æ–¼ä¸‹ä¸€ä»£ä¾†èªªï¼Œå…¶å¯¦æœ€é‡è¦çš„還是找到自己的興趣。

蔡: 就是找到熱情的話,就是你可以一直跟著AI一起成長,你的能力會一直一直往上跑,就像這禮拜去國際教育論壇然後跟簡立峰老師同場,那他有講到就是說以後AI的能力就是80分,所以你那個專業就要八十分。

黃:  å°±æ˜¯æ¯å€‹äººéƒ½è¦è®“自己在某一個領域上,至少你要能夠有九十分,你才能夠駕馭,AI已經可以通用到各個領域都八十分了。

蔡:對,但是同時你要有很強的溝通能力,因為你做一件事情不是只有你這個專業而已,你要跟很多專業結合,所以你要有溝通能力去跟別的專業的人或是AI合作。

黃:  å¥½ï¼Œé€™æœ¬å®—翰老師的新書寫給小學生看的AI課喔其實裡面很有趣耶,他跟上一本寫給中學生看的AI課他又更淺顯易懂然後字又放大了而且多了很多,插圖插圖都很可愛。

蔡: 因為我們在出這個書的時候這個,出版社很有經驗他說即使去掉AI也是要是有趣的故事這樣子,小朋友才會買單,所以我們有做到這件事情這樣子。

黃:所以其實大人小孩啊,其實都還蠻適合以這本作為一個入門書來。讓我們知道說到底chat GPT是什麼、AI會對我們的生活產生哪些影響,甚至AI的原理看這本書的故事其實也都可以了解了。

蔡: 因為這本書就是從故事到科學原理都是我一人完成的,所以這樣不會發生那種資訊轉換的偏誤或誤差,我自己懂這個東西,所以我寫出來我就可以保證科普的東西不會歪掉。

黃: 這個老師的這個能力目前應該還沒有AI可以做得到。

蔡: 應該是沒有這樣子。

黃:  ä½ è®“我們看到人的價值還是很重要的,是可以在這樣的創意的過程裡面是可以彰顯的喔,所以人暫時還不用太擔心。

蔡: 只要你做你有熱情的事情你就不用怕被取代。

黃:  æ˜¯ï¼Œç„¶å¾Œä½†æ˜¯æˆ‘們要學會怎麼應用AI工具幫助我們的工作更有效率的,謝謝宗翰老師今天的分享。

蔡:謝謝。(校對:陳俞臻|更新:2023/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