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愛滋病日】痛揭河南血禍黑幕,呼喚老天張目

民報新聞

發生於1990年代初的中國河南血禍,由於三任黨總書記百般阻撓,20年也未查處。更不能容忍的是,製造這一重大災難的罪魁禍首不僅未受到懲處,反而官運亨通;幾十萬受害者因上訪不是被遣返,就是以「尋釁滋事」或「敲詐勒索」被拘留或判刑,其中一對夫婦竟雙雙坐牢;著名維權人士也被逼背井離鄉。這樣倒行逆施,就是中國歷代暴君發生瘟疫也沒有這樣生靈塗炭;查考世界人類史,除了德國法國,也沒有哪一個國家對受害者大張撻伐;更令人髮指的是,十八大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竟以弄虛作假中央巡視篡改河南血禍歷史為其翻案,成千上萬受害還以為 「包青天」來了歡呼雀躍,結果是掛羊頭賣狗肉。如此兇狠毒辣,僅舉幾例就可洞悉其邪惡之端倪。

一、榨取農民生命精髓的「血漿經濟」是河南愛滋病氾濫源頭

以血致富的「血漿經濟」,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在中國豫東南一帶出現,後來有「愛滋廳長」之稱的劉全喜1992年任衛生廳長後,將其作為衛生系統創收手段在全省大力推廣。他說河南省有豐富的人口資源,即使1%-3%的人願意賣血,將河南省的血賣出去,把國外資金引進來,就可以創造以億計算的收入。為此他要求河南省要大辦血站,口號是:「要想奔小康,快去賣血漿」。特別是由於省委書記李長春嚴重瀆職和慫恿的推波助瀾,幾年間成為一種產業得到大發展,各類名目的「合法」與非法血站遍地開花。在血站「人血和井水一樣,不管你抽出多少,總是那樣多」誘惑下,數百萬農民蜂擁加入賣血大軍。

成百上千血站為獲取高額回報,採血前都不做愛滋病毒檢測,採血後除收購血漿外,其他血液成分多人混合後,又分別回輸給賣血者,嚴重的交叉感染導致愛滋病氾濫成災。

原河南省衛生廳長劉全喜。圖/陳秉中提供

二、災難發生後不是先控制疫情而是首先打擊舉報人

早在1995年5月,衛生檢驗醫生王淑平發現商水縣西趙橋村許多賣血農民出現愛滋病樣症狀,經檢測多例呈愛滋病毒陽性。為求準確檢驗結果,她將檢測的62份血樣送往中國病毒學研究所做權威鑒定,在僅做的15份血樣中,13份確定為愛滋病毒陽性,2份為疑似。王淑平去北京做鑒定本無可厚非,但當局指責她洩露了本應於第一時間公佈於眾的愛滋病疫情是嚴重「洩密」被停職停薪。省衛生廳長劉全喜還召她來見,應召者剛一進門就當頭一棒:你還有臉來,給我滾出去!因她「視患於微」在河南是罪,無奈流亡美國。

第二位因舉報疫情的是原河南中醫學院婦產科教授高耀潔。經她調查和診斷,被當局謊稱為不明原因的「怪病」就是愛滋病。她的揭露被李長春政府給扣上「洩露國家機密」、「損害河南形象」和「為國外反華勢力報務」三頂大帽子被軟禁。高耀潔頂著壓力救助河南血禍受害者被譽為「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雖獲得國際10多個獎項,但不允許出國領獎。後在美國一位政要干預下才得以赴美,回來後又遭軟禁。她也因 「視患於微」,960萬平方公里國土竟容不下講真話的老人,無奈亦出走大洋彼岸。流亡期間她寫出《血災10000封信: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等十多部專著,讓世人知道是誰把百萬計老實巴交農民推向墳墓。

三、人類疾病史上未曾有過的的瘟疫大洗劫

自19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我在衛生部和在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職期間,就對河南省愛滋病大爆發困惑不解。為了摸清其氾濫成災的來龍去脈,退休後自費深入到河南省30個愛滋病重災市縣上百個愛滋病村調查。在我調查的市縣中,死亡100的愛滋病村比比皆是,死亡200的也屢見不鮮,還有死亡300、400的;而柘城縣雙廟村死亡多達500,其中30戶夫妻雙亡或全家死絕,另有30位感染者因病痛難忍自殺,乃全球愛滋病村之最。

如果李長春政府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潔兩位學者的舉報,就可以將處於萌芽狀態的愛滋病疫情控制住。如果李克強1998年接替李長春留下的爛攤子就亡羊補牢,一毫不留情地揭開被李長春隱瞞的疫情蓋子,二又能不失時機地對成千上萬現患進行抗病毒治療,三保護舉報疫情和上訪受害者的權益,就可以將惡化的疫情化險為夷。但只因他忠實執行高度信任他的江總書記要他保護李長春安全轉移高就廣東省委書記的委託,他應做的一件也沒有做。他不僅沒有批評過前任一句,還讚其為河南做出了重大貢獻,以至令可防可控的疫情衍生為一場全球前所未有的人道大災難。

四、河南兩位酷吏對上訪者以判刑為殺手鐧令人心驚膽戰

李克強任副總理後,河南省兩位省委書記為對其恭維獻媚,竟以犧牲血禍受害者的健康和生命為代價,先是盧展工於2009年首開世界記錄給3位元上訪者判刑,繼任他的郭庚茂在李克強當上總理後被判刑的則增至12名。

一位被判刑的是上蔡縣因賣血感染愛滋病毒又母嬰傳播給孩子的李小賀。愛滋病兒奄奄一息5次下病危通知書,因拿不出醫藥費,求助村和鄉能借給幾個錢以解燃眉之急,竟以「敲詐勒索」罪被判刑2年。因獄中遭受摧殘導致下肢癱瘓,出獄時只能坐輪椅回家。

尤為恐怖的是,李小賀的丈夫王二軒為癱瘓妻子討公道,今年4月又去北京上訪,由於河南省上把上訪率與官員烏紗帽掛鉤,惱怒的上蔡縣委書記胡建輝一聲令下,繼給妻子李小賀判刑後又將其夫抓進大牢被判刑2年半緩刑3年。查考疾病史,盤古開天地後發生過無數次大瘟疫,但從未發生過因受害者訴求被判刑,更沒有夫妻都被打入監牢的。有道是「上帝要讓你滅亡,必定讓你先瘋狂」。當局給李小賀夫婦二人都判刑,就是這種「瘋狂」的真實寫照 。

首開判刑的酷吏盧展工(右)和他繼任者郭庚茂(左)。圖/陳秉中提供

然而,王二軒被判刑後縣和鄉並未善罷甘休,鄉委正副書記又把李小賀全家都召到鄉政府,既要檢討以往上訪是「非法」,還要寫下從此永遠不再上訪的「保證書」,並要求全家老小都要簽字才可回家。因被王二軒夫婦拒絕,王二軒當即被關進拘留所,李小賀這位已經獄中致殘的愛滋病重患也被弄進刑警隊關押一天一夜。面對如此的窮凶極惡,李小賀夫婦二人苦思冥想後,既然全家要活下去就要食人間煙火,離開鄉和村的施捨就要斷炊,無奈在「賣身契」上簽字畫押了。當今將無辜的一家欺負到這種程度,打掉的牙只能往肚裡咽,令人好不心酸。這是什麼「特色」?

又一位被判刑的是汝州市20歲的年輕農婦馬霞,因做人流手術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只因上訪被判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警逮捕她時給戴黑頭套還背拷受盡淩辱,獄中2次絕食以死抗爭。冤哪去啦!

再一位是因噴撒農藥中毒到新蔡縣醫院救治,被輸了從「血頭」那裡買來的4袋血感染愛滋病毒的26歲農婦楊春芳。10多年間多次上訪屢遭摧殘,再加上「只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才得愛滋病」猛於虎的社會歧視,為表明潔白無暇,趁家人熟睡在豬圈佝僂著身子上吊自殺。

因夫妻間傳播丈夫也被染愛滋病毒,愛妻走後7個月也撒手人寰。

還有一位是賣血感染愛滋病毒32歲美豔如花的陳金鳳,令她最難忍受的是渾身劇痛,醫院本可以給鎮痛藥卻被拒絕,去北京上訪被關進 「黑監獄」久敬莊,曾幾次想服農藥,也想上吊,還要求丈夫用手巾捂死,因得不到救治痛苦中告別難捨難分親人而獨自西遊。

下令給王二軒判刑的「地頭蛇」上蔡縣委書記胡建輝。圖/陳秉中提供

五、210名產婦輸血感染愛滋病毒的寧陵縣及其婦幼保健院

在李克強任職河南正值愛滋病高發期,寧陵縣210名產婦因分娩被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其中150例發生在縣婦幼保健院。住院分娩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輸血,但為了創收都被輸了由「血頭」提供的汙血,其感染人數之多全球獨一無二。

僅據我對50名產婦的追蹤調查,她們感染愛滋病毒因為不知情, 25名產婦傳染給了丈夫,夫妻間傳播率達到50%;30名母嬰傳播給孩子,傳播率達60%。

由於被當感冒發燒治療越治越重,50名產婦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個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為27%。

更令人難以容忍的是,河南當局反過來竟對上訪告狀的產婦倒打一耙。第一位上訪的李喜閣在縣婦幼保健院分娩輸血液感染愛滋病毒,因不知情母嬰傳播給大女兒,生第二胎時又傳播給二女兒。大女兒4歲不治病亡後,李喜閣從此連年上訪,因要求與衛生部長高強對話,被以衝擊國家機關刑事拘留21天又監視居住3年。

分娩入住縣婦幼保健院的趙鳳霞,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後同樣在不知情情況下傳染給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後,趙鳳霞因屢屢上訪被抓入獄。更惡毒的是,因病歷被婦幼保健院藏匿起來不予提供,法院則以無病歷為由說她是對縣婦幼保健院敲詐勒索被判刑2年緩刑3年。保外又上訪,被重新收監「二進宮」。

來北京上訪討說法的產婦。圖/陳秉中提供

六、河南著名社會學家劉倩因揭河南血禍黑幕遭追殺

自2004至2010年背著鍋碗瓢盆深入愛滋病最嚴重的愛滋病村田野調查6年的劉倩,只因2016世界愛滋病日發表《河南愛滋病事件真相必須大白》一文,本與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無關,但因該文涉及到提拔她的頂頭上司,竟聯手河南省省長陳潤兒對其追殺。劉倩調查所見,河南到處都開辦血站,尤為瘆人的「胡采不驗」,在洗澡堂子、私家院落、豬圈旁、莊稼地都採血,省衛生廳一位處長看了也不無感慨:這簡直就是屠宰場!副總理吳儀來河南很生氣說:血頭血霸不殺幾個不足以平民憤!然而,河南當局對調查的劉倩竟揮舞時任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主管的中宣部,下達的對河南愛滋病「不准宣傳、不准報導、不准調查、不准研究」的「四不准」大棒令其閉嘴;當局還向她傳達 「你不能站在愛滋病人一邊,對愛滋病人的打擊要比平常人力度大」的指令。這豈不是當年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的翻版!更恐怖的是,劉倩調查的愛滋病村家家戶戶都躺著要死的病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跟著鄉親埋了多少死人。河南當局對血禍受害者的暴虐比法西斯還法西斯!

走在最前面為死者送最後一程的劉倩。圖/陳秉中提供

七、膽大包天竟敢為河南血禍翻案的王岐山

2014年3月,由十八大中紀委派駐河南省的第八巡視組,本應將發生於90年代的河南血禍作為此次巡視一大焦點,然而2個月的巡視竟沒有發現河南曾經發生過愛滋病,睫在眼前不見睫,客觀存在20年的河南血禍歷史,就這樣被中央巡視組篡改大翻盤,河南血禍2位責任人則成了漏網之魚。

這種以中央巡視為名行為河南血禍翻案之實的巡視,要保護的絕非前總書記江澤民「鐵杆」李長春,而是前總書記胡錦濤最得意弟子以及十八、十九大最高領導人最可信賴的搭檔李克強。為此竟效仿歷代統治者慣用的篡改歷史手法,以弄虛作假的中央巡視將其漂白而 「鹹魚翻身」。史學家說「只有昏君趙構身邊才有秦檜」,而當今則出了個比秦檜還秦檜的王岐山。簡直非你所想,歷史就這樣重演。

八、驚煞世界令人目瞪口呆的兩個對比

一是先從歷史角度以孱弱的宋朝同已進入「新時代」的中國比。西元1054年「京師大疫」,為儘快將疫情消除,降低疾疫對民眾造成的危害,宋仁宗當即令太醫配置藥方免費提供醫藥,而且還從自己私人財物中拿出兩隻犀牛角,其中一只是極為名貴通天犀,內侍官說這寶貝只能皇帝專用。仁宗卻說,「吾豈貴異物而賤百姓?當即「碎之」,摻入藥中救濟災民。蘇軾在杭州當太守時發生瘟病,除了藥品,還給百姓提供大米等食物救濟品 「朝暮給食,所活不可勝計」。宋仁宗的「生命至上」讓中國當局的臉往哪擱?

二是再從世界角度同外國比。1981年6月,美國發現首例愛滋病毒感染者後的二三年間,先後有法國、加拿大、美國和利比亞等國,因輸了感染愛滋病毒的血和血製品,造成數百數千、法國則上萬患者被感染愛滋病毒。但他們均進行了查處,肇事者被判刑,受害者獲數百萬美元,約合1千萬人民幣高額賠償,法國總理坐在被告席上,衛生部長引咎辭職。然而,比法加等國受害人數總合還大20倍的河南血禍卻包庇20年不查處。然而,面對如此惡劣的人權狀況,《環球時報》社評竟大言不慚道:「中國的人權建設經得起世人評說」,真不知世間還有「羞恥」二字。

九、我因揭露黑幕雖未被弄死也被扒層皮

河南爆發愛滋病後,衛生主管部門本應爭分奪秒進行危機干預,然而他們不這樣做卻對我危機干預橫加阻撓。以其昏昏,怎能令人昭昭。

一是2012年本應主導危機干預的衛生部,卻指控我發表揭露河南血禍黑幕公開信,「僅憑一人之見」就舉報,嚴重損害了廣獲國人稱讚的李長春和李克強良好形象,為部黨組所不容。

二是後來由衛生部改稱為國家衛計委的主任李斌,對我前去河南更是大動肝火。她指派的官員聲色俱厲:一趟一趟去河南調查,你瘋了;幾經勸阻又一趟一趟去河南,你活膩了。知道嗎,中央正對你調查呢,不回頭死路一條。

三是原衛生部主管愛滋病防治的副部長更是放肆,因他是原河南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老鄉,多年前就亮出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無過錯論」,妄圖讓應追究刑責的河南血禍責任人「金蟬脫殼」,也為他包庇劉全喜洗清身。

四是我去河南省為了揭開柘城縣雙廟村死亡500愛滋病患者和30位感染者自殺又30戶死絕之謎,三次去那裡都因員警在村口堵截不能進村。縣國保大隊長還口出狂言:「你這個XX槽老頭子要是今晚不離開河南,我就弄死你」,更有甚者:「你再來河南調查愛滋病就讓你得愛滋病」。

為防止不測被「弄死」和免得愛滋病,已經晚10點多了,在夜幕掩護下生死大逃離, 500名愛滋病患者死亡之謎至今未能揭開。

陳秉中在志願者朱龍偉夫婦陪同下被堵截在雙廟村村邊。圖/陳秉中提供

十、將希特勒及同夥「基因」與打壓河南血禍受害者當局對比竟不差毫釐

以我收錄的希特勒及親信200多個「名句」,與打壓河南血禍受害者當局所持「理論」進行「DNA」比照,兩者竟是一對「雙胞胎」。僅舉幾例以饗天下。

希特勒 「名句」之一是:「同情弱者是對大自然最大的不敬」。中國當局叫囂的「你不能站在愛滋病人一邊,對愛滋病人的打擊要比平常人力度大」,不就是希特勒這一「名句」幽靈在河南上空盤旋嗎?

希特勒 「名句」之二是:「士兵不用思想有領袖替他們思想」。在這一點上當局則強調每個人的「思想」都應同最高領導人的「思想」保持一致並向其「看齊」,當然在打壓河南血禍受害者這一點上無疑也必須以最高領導人的「思想」去「思想」並「看齊」了。如果你「獨立思考」不認同,則被討伐。

希特勒 「名句」之三是:「動員民眾不能用愛,要用仇恨 ,仇恨是最好的凝聚力」。仿效希特勒這一「名句」的原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就這樣動員民眾誹謗我去河南危機干預是「活膩了的瘋子」。希特勒秘密員警頭子蓋世太保的「名句」是:「重點打擊目標是德國堅守良心說真話的真愛國志士」。而最早向當局報警愛滋病疫情的高耀潔和王淑平,就是運用「蓋世太保「名句」將她們作為「重點打擊」目標。

希特勒宣傳部長戈培爾「名句」是:「德國所有堅持說真話的良心精英都是德奸賣國賊」。多年來為河南血禍受害者維權的醫學和律師界被污蔑為「漢奸賣國賊」的成千上萬。可是,製造河南血禍的2位元兇竟如同凱旋而歸的將軍,其中一位榮升為國務院首腦;而極力為河南血禍翻案的王岐山則當上了國家副主席;首開世界記錄給無辜感染愛滋病毒上訪者判刑的河南省委書記盧展工和追殺揭露河南血禍黑幕的原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都當上了全國政協副主席。這已超過希特勒。

有生之年的心願

我雖已85歲,但為了徹底揭開河南血禍直相,我還要第4次去被河南省「重兵把守」無人能進入的當今世界死亡人數最多的雙廟村,徹底揭開在3位總書記這個最大保護傘下的河南血禍鐵幕。並衷心祈禱上天秉持公理,對所有打壓河南血禍受害者的各級官員和司法人員,將他們一個個都推上審判台接受法律和道義上的審判追究刑責,並首先拿那2位酷吏和「地頭蛇」開刀,並給予受害者國家賠償,讓忍辱負重20年河南血禍受害者獲得公平正義。

我還期盼黨的最高領導人能「悟已往之不諫 ,知來者之可追」;進而做到「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日而昨非」。能如此,乃中華民族之大幸而百世流芳。

鑒於從事健康研究和危機干預是我的天職,而當局對河南血禍受害者打壓之殘酷已超出了世人的想像,為追求真相儘管有殺身之禍,也要站出來說話。本次舉報同以往40多封舉報信一樣,文責自負,承擔法律責任。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更多追蹤報導
人妻瞞夫約炮 富二代爽完:我有愛滋
中國愛滋患者至少85萬人 青年蔓延嚴重
透過台灣紀錄片 看亞太病例成長最快之地
風暴擴大 中國科技部暫停人員研究活動
2018世界愛滋病日 ─10個新事實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