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橋牌社2打磨政治類型劇 台灣民主成亮點題材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台北25日電)政治,台灣人愛聊,但在影視產業卻是敏感禁忌。「國際橋牌社」製作人汪怡昕卻把「台灣的民主」視為闖進國際市場切點,也想為成為台灣政治類型劇的打磨舞台,磨出經驗也想淘出好演員。

「國際橋牌社」被譽為台版「紙牌屋」,是台灣首部以當代政治為背景的影集,2019年狠砸新台幣7500萬元打造以1990年至1994年台灣近代政治背景的第1季後;汪怡昕睽違2年,加碼到1億元把觀眾帶到1994年至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及首次總統直選。

非做政治劇不可的理由,汪怡昕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有3點,第1是台灣的歷史與國際情勢太精彩,「哪有國家25年前的故事跟現在很像,多妙」;第2是國家應建立台灣歷史記憶;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他笑言「沒有人做戲是想賠錢的,它絕對會賺錢」。

汪怡昕指出,未來的市場是「內容為王」,當歐美影視大國或韓國以更豐沛預算、精緻技術,製作各式刑偵、醫療、職人影集時,再做同樣題材「人家幹嘛買你的?」

汪怡昕認為,台灣最獨特的故事,就是「台灣的民主」。

他表示,台灣近年都處在國際熱點,「國際市場很好奇,台灣處在共產最前線為什麼還沒死掉?但台灣的歷史政治,其他國家的人都做不來,還是得靠台灣人來拍,這就是市場產品的缺口」。

不過,汪怡昕也坦言,台灣政治類型劇經驗確實還不成熟,沒前例可循、收看觀眾的輪廓也相當模糊,但就是因為「國際橋牌社」第1季實踐案例,讓製作第2季時知道如何修正改強,轉而由事件服務人,主角從3生3旦縮減成2人,讓人物刻畫更厚實,以主角的生命歷程帶領觀眾回顧歷史。

「國際橋牌社」IP共規劃8季及外傳,汪怡昕希望以季度形式磨練經驗,「類型劇需要不斷練習來厚實基底,台灣正在踏第一步,別忘記韓國前十年也是在拚命拍爛片」。

汪怡昕分享,「國際橋牌社」播出的市場回饋也有助於同業累積數據,後來第1季的編劇鄭心媚就在公視台語台推出「自由的向望」系列戲劇,就是以「李明哲事件」與「太陽花學運」及「美麗島事件」為故事背景,同樣引領觀眾了解台灣民主化的進程。

同時類型劇的推展,也能讓更多台灣好演員被看見,提供各種年齡層、不同模樣的角色,不再只是霸總、富家千金,汪怡昕以跑龍套19年、才以「國際橋牌社」報社主管一角獲得金鐘獎男配角的馬力歐為例,「不然你叫馬哥去演貴公子,人家只會以為是司機」。

汪怡昕坦言,戲劇碰觸政治議題會讓演員有所顧忌,確實曾遭許多演員婉拒演出,他也會擔心是否會影響點頭參演的演員,但事實證明,「國際橋牌社」播出後反而讓這群好演員的演技被更多人看見,他也鬆了一口氣。

第2季女主角、演出外省二代政治記者的范宸菲也認為,演員本身就是要對劇本及角色負責,沒有立場問題,「而且橋牌社的劇本沒有逼你要認同,也有不同政黨立場,並不會造成困擾」,反倒是有機會以角色身分重新活在當年歷史,讓她更覺得這片土地上的民主及自由很珍貴,因為得來不易。

最後,汪怡昕幽默地指出,不用先焚香沐浴,或把台灣史整套讀完才來看「國際橋牌社2」,大家可以純粹當個觀眾,享受劇情高潮迭起,「有興趣再來google,再來認識台灣」。

「國際橋牌社2」即日起每週六晚上9時至11時在公視播出。(編輯:戴光育)11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