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救難隊:若我們要幫助 相信台灣也會前來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九二一20年 走過震殤(中央社記者何宏儒伊斯坦堡14日專電)1999年九二一地震後,土耳其救難隊隔天抵達台灣,並於震後50小時救出一名生還者。當年的救難隊員說,動用諸多資源兼程馳援就為找到她,「希望她身體健康、人生美滿」。

「如果我能站起來,衷心地向您們鞠躬。」1999年9月25日土耳其「星報」(Star)刊登這樣的手寫中文內容。

新聞配圖可以看到一名穿橙色制服的男子左手持花束,用右手與臥床的中年婦人握手。另一張配圖以躺在床上的婦人為主題,她左臂環抱花束舒心展顏,蓋在身上的被單上頭用中文寫著「彰化基督教醫院」。這則新聞的土耳其文標題是「3天後廖女士向AKUT致謝」。

婦人名叫廖素英,是彰化縣員林鎮龍邦富貴名門大樓當時的住戶。1999年9月21日台灣時間凌晨1時47分發生芮氏規模7.3強震,全台皆感受到劇烈搖晃,一共奪走2000多條人命。廖素英住的大樓在強震中倒塌,她雙腳被重物壓住,動彈不得。

「廖女士所在的那棟建物非常危險而且無法進入。我們聽到聲音,但一時無法接觸到她。AKUT隊員開始一起進行救援,在地震發生45小時後終於接觸到廖女士。」AKUT醫療後勤部門主管沙辛(Ali Riza Sahin)說。

AKUT是土耳其志工團體搜救協會(AKUT Association)的簡稱,其名稱源自土耳其文「搜索」(arama)和「救援」(kurtarma)兩字縮寫。1996年成立的這個非政府組織於2011年獲聯合國國際搜索與救援諮詢小組(INSARAG)認證,目前在土耳其32個省設有分會,志工加永久會員超過2200人。

九二一強震發生後,土耳其政府和民間共組36人救難隊兼程馳援,其中包括來自AKUT的17名成員,於地震隔天抵達台灣。

沙辛在AKUT位於伊斯坦堡歐洲岸的總部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根據協會當年的檔案資料說:「當時AKUT的醫生(在倒塌建物內)為廖女士進行急救,給她打點滴,然後我們試著慢慢地將她送出建物。」

曾參與九二一地震搜救任務的AKUT成員雅克更卡(Caglar Akgungor)表示,土耳其外交部於當年9月21日晚間探詢AKUT赴台灣搜救意願,一行人22日一早就與官方土耳其民防機構(Turkish Civil Defense)成員搭乘最早航班出發。

目前在美國紐約從事災害應變諮詢服務的雅克更卡以錄影方式回答中央社記者提問指出,土耳其救難隊抵達台中縣時災難現場看到滿目瘡痍,心情十分複雜。

他說:「回想起來,我記得心理非常受創。1999年某一段期間之內,感覺好像世界上還會繼續遭遇地震襲擊,我們得一直前往各地搜救,彷彿沒有盡頭。當然這想法不合邏輯,但是在創傷後壓力之下,我們就是這麼認為。」

九二一地震前,同年8月17日伊斯坦堡附近的馬爾馬拉海地區(Marmara region)發生規模7.4強震,奪走逾1萬8000條人命;同年9月7日希臘雅典也發生規模6.0地震,造成143人喪生,這兩場地震AKUT都組隊進行搜救。

廖素英在震後50小時獲救生還,令土耳其救難隊大為振奮,但雅克更卡透露過程中不為人知的插曲。

當時廖素英雙腳被重物壓迫、受困近50小時且命運未卜,那種煎熬絕非常人可以想像。雅克更卡說,在得知即將獲救的第一時間,「她不願意被救、不願意獲得協助。她說,信仰告訴她,命中註定要在那裡等死」。

雅克更卡又說:「但現場有人告訴她,那不也是她的命,我們才會大老遠從土耳其伊斯坦堡前去救她。我想她被說服了,終於同意醫務人員進行急救。然後AKUT和土耳其民防機構人員將她送出瓦礫堆。」

AKUT總部現在還掛著從台灣帶回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以及由時任總統李登輝署名的謝匾。曾參與搜救工作、同樣也是AKUT第一代成員的貝又真(Cilasun Bayulgen)、艾揚(Emre Ayan)日前在伊斯坦堡亞洲岸接受訪談,當年熱血大學生現在已是熟齡中年。10年不見的老戰友翻著泛黃相片共話當年,心情激動。

貝又真說:「我們大老遠跑去,動用那麼多資源,不正是為了找到生還者?那就像是目標達成,所以我們非常高興她能夠生還,平安獲救。」

餘震不斷總為強震之後的搜救工作增添難度。回想20年前那場台灣任務,艾揚心有餘悸地說,當時AKUT的基地設在倒塌大樓旁,營地隔壁就有一面「搖搖欲墜的牆壁」。

他說:「我記得,在營地上睡覺的時候又發生一次真的非常強烈的餘震。搖晃之際,當時我心想,天啊,希望那面牆不要往我的頭這邊倒下來,希望正在大樓內搶救的隊員們沒事。不過實在太累了,即使這樣想,我還是沒有爬起來。」

土耳其救難隊當年曾在搜救任務結束後前往醫院探望廖素英。艾揚說,「我們在那兒聊了一下,那是非常感人的一刻。我們進入倒塌建物搜尋生還者,並且真的找到」、「我希望她過得好、身體健康,希望她人生美滿」。

災難帶來傷痛,卻可以讓人心手相連。貝又真表示:「希臘和土耳其的恩怨情仇由來已久,但是1999年的兩場地震卻讓我們更加靠近彼此。他們先來幫我們,後來換我們去幫他們。碰到災難,大家就像兄弟姐妹一樣,應該盡力互相幫忙。」

艾揚也相信,災難可以讓兩個國家連成一氣。他說:「我非常肯定,當我們需要幫助的時候,台灣人也會前來幫助我們。」

即使過了20年,貝又真仍然保留那本過期護照,他展示出入境台灣時移民官員蓋上的章戳時說,短短兩天停留期間,讓當時年輕的他體驗到人際互動最美的一面。

貝又真表示:「在台灣的時候我才第一次喝到綠茶這種東西,是一名連一句話也沒辦法交談的男子泡給我們喝的。」他接著說:「他只是對我們笑,請我們喝茶,我們跟當地人有很好的互動。雖然無法相互溝通,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我們找到感受彼此的方法。」

艾揚看著當年離開台灣前獲贈的「88年版新台幣硬幣精鑄版」紀念套幣說,執行九二一地震搜救任務期間在街頭碰到的台灣人「眼中總是充滿感激」,讓當年還是大學生的他久久難以忘懷。他感謝20年前照顧土耳其救難隊的台灣人,「我不記得你們的名字和臉龐,但能去你們國家,是我人生中的美好回憶」。 (編輯:林憬屏)1080914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