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亞高收有潛利 法人按讚

·2 分鐘 (閱讀時間)

【時報-台北電】全球債市的表現會受到美國公共政治利率上升或者是下降的影響,現在的利率水準已經達到一個歷史低點,信用利差也同樣在歷史非常窄水準,再進一步的收窄空間也有限的,法人認為,在固定收益資產中,亞洲高收益債的投資機會多。

富達亞洲固定收益主管佟夢銳(Martin Dropkin)表示,現在美國投資級債券利差大概是100個基點,換算下來殖利率大概是2.5%左右,這樣的投資價位其實已經不算便宜,未來的利差進一步收窄的空間相對有限,因此較保守看待美國投資級債券。在此情況下,存續期比較低、利率敏感度比較低的高收益債券則有比較多的投資機會。

佟夢銳(Martin Dropkin)進一步說,美國高收益債的利差已經接近歷史低點,但高收益債券畢竟它的收益率還是比投資級債券高,所以高收益債券對投資人還是不錯的投資選項;但不可否認,高收益債券利差進一步收窄空間有限,所以未來投資高收益債賺的不是資本利得,而是高收益債所提供的票息或者是收益。

佟夢銳(Martin Dropkin)說,其中亞高收的利差比美高收或者歐高收都還要再高出個150~200個基點,所以亞洲高收益債反而更具有投資機會,而且亞高收還包括各種不同的國家和不同的市場,特別適合採取主動投資,從中發掘投資機會。

野村亞太複合高收益債基金經理人謝芝朕表示,IMF發布全球最新成長率預估,2021年全球經濟可望反彈增長6%,亞洲經濟成長8.6%,成為全球經濟領頭羊。

此外,在低利環境中,亞洲高收益債殖利率7.2%,位居各主要指數之冠,可望持續吸引資金流入亞洲。事實上,自3月底市場開始回升以來,各區域債券的利差逐漸收窄回復,帶動指數強勁反彈,不過對比全球高收益債券利差已突破前值,亞高收評價面仍相對便宜,利差仍有收斂空間,因此持續看好未來潛力。(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黃惠聆/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