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最貧窮的州:我們不喝水,每天喝 7 罐可樂

換日線
·6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Jojo/祖瘋了的旅孩

「在墨西哥恰帕斯州(Chiapas),居民走到廚房、廁所時,扭開水龍頭,經常一滴水也不會出來。幸運的話,一星期偶有兩三次能看見少許水流緩緩滴下,但也未必可以安全飲用。」

在恰帕斯州土生土長、現於該州聖克里斯托巴小鎮(San Cristóbal de las Casas)的 Free Walking Tour 導遊 S,這麼告訴我。

你可能好奇,這樣他們平日怎麼有足夠的水喝?

「我們不喝水,我們喝可口可樂。」S 一臉無奈地指出,當地原住民平均每天喝下約 2.2 公升的可樂,「因為在這個全國最貧窮的州分,只有可口可樂,隨時都比水更便宜。」

全墨西哥最窮的州,可口可樂是「水源」也是「聖物」

恰帕斯州的窮,與墨西哥其他州形成巨大的差距:就居民每月平均收入而言,首都墨西哥城的平均薪資比全國最低的恰帕斯州,高出了近 3 倍。綜觀其他的社會經濟指標,包括教育、醫療、房屋等資源,恰帕斯州亦均為全國最低。同時,當地的文盲率則比國內其他州分都高。

但由於跨國飲料產業龍頭可口可樂公司,選擇在此投資設廠「霸佔水源」(後面會詳述),並因與當地商家的「合作條款」,提供了極為低價的可樂供應,遂造成當地可樂比水還便宜,居民賴以解渴的「世界人文奇觀」。

除了日常解渴,甚至就連拜神、祭祀先人時,可口可樂在恰帕斯州也佔上重要一席:

某日黃昏,我和同是交換生的捷克朋友從聖克里斯托巴小鎮出發,找到了一輛前往附近瑪雅村落 San Juan Chamula 的共乘小巴(Colectivo),狹窄的車箱載滿帶著大包小包的原住民,小巴搖搖晃晃往西北邊前行,大半小時後,我們終於來到這個特色村落。

沿著大路直行,走到座落在廣場盡頭純白色的教堂,地上滿佈松葉枝,一個個木架上放著大大小小的爉燭,燭火鼎盛。當地原住民們紛紛跪在不同角落,低頭虔誠地祈禱,而他們的前方,正放著奉獻的祭祀品:一對活生生的雞,以及玻璃瓶裝的可口可樂。

坦白說,親眼目睹這一幕時,多少有點文化衝擊──本想用相機記錄下這一幕,但由於當地人多認為相機鏡頭會將靈魂攝走,普遍都抗拒被拍,職員亦吩咐教堂內嚴禁拍照所以作罷。

實在未曾想過會在教堂的祭祀儀式上,看到我們平日消暑解渴的汽水飲品,那刻我頓時發現可樂在恰帕斯州已是如此「深入民心」,與原住民的的生活密不可分。

但是,這一切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人文奇觀」背後的壓迫悲劇

原來早於多年前,當地政府和可口可樂公司簽下合作條款,允許可口可樂工廠每日可從當地唯一潔淨的水源中,免費提取逾 113 萬公升的水用作生產;其後亦能繼續以低於市價的價錢購買更多水源。

結果,州內水源紛紛被境內、境外大財團控制、準備賣給可口可樂。代價是居民家裡再沒有乾淨的自來水可以使用——他們被迫花高價向私人卡車購買應付日常生活用的水,或隨時要走上兩小時以上的路程,到遠方的井口打水。

同時間,由於可口可樂「回饋」當地商家的合作方案,大幅壓低了可樂在當地的價格、甚至比瓶裝水還要便宜得多,最後使得當地居民每天以可樂代水──日子久了,居民亦漸漸習慣將可樂當作日常必需品。

許多人或許不知道,墨西哥是全球可口可樂每人平均消耗量最高的國家,其中恰帕斯州又是該國消耗量最高的地區。平均每人每年喝下高達 821 公升的可樂,比起全國平均水平還要高出 5 倍以上。然而,可樂的糖分甚高,隨之衍生出當地人患上糖尿病風險大增等健康問題。

「安全的飲用水,是生而為人的基本權利之一」已是國際間的人權共識。但在墨西哥東南方的這一片土地上,令人無法忽視的矛盾是,即使居民明知自己正被政府和可口可樂公司「聯手壓榨」,卻早已對可樂產生難以分割的依賴:在原住民眼中,可樂不是奢侈品或休閒飲料,而是日常必需品。

當跨國集團每年以可觀的利潤生產、出售那一瓶又一瓶的可口可樂,到墨西哥各個地方、甚或出口到境外時,當地馬雅原住民們卻要在捉襟見肘的生活中,硬著頭皮花費購買本就理應屬於他們的水源。

但同時間也無可否認,可口可樂在此設廠,也帶來不少工作機會與當地投資。因此比起要求可樂工廠撒離家園,多數當地居民們更希望政府履行「為居民提供潔淨飲用水」的義務。

然而現實的景況至今始終未變:中央政府冷眼旁觀、地方官商勾結、財團無情壟斷,讓原住民連喝上一口乾淨的水,都成了一大難事。

不禁要問:這一切公平嗎?恰帕斯州的問題,真有可能改變嗎?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走訪墨西哥最貧窮的州:「我們不喝水,每天喝 7 罐可樂」》,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靠戰爭一夕成名?如今家喻戶曉的可口可樂,當年如何成為「世界飲料」?
墨西哥馬雅原住民的「萬用神水」竟是可口可樂?從一場「魔鬼交易」說起

作者簡介:

Jojo,香港新聞系學生,副修西班牙文。我還沒有像別人般走遍七大洲、幾十個國家,只是大一開始在東南亞背包獨遊,輕輕到過中南美數國,在南美賣藝交流、再到墨西哥留學。每一次,我也盡力揭開每個地方的歷史、文化,走進當地人的生活之中。我會說,我不只是單純地寫遊記,而是希望以記錄者的身分,將一個國家、城市以及當地人的故事一一寫下來。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