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家的革命(3)

·5 分鐘 (閱讀時間)

江進看到張、藍二位的臉色有些為難,顯然,當過五屆立委一任立法院院長,也曾在上次揚言參加初選,卻又被勸退並屈就阿德副手的李副,其實念茲在茲的就是競選下任總統,但是若得不到鄧老的支持,總統夢可能就落空了。

「第四、我希望李副能任命汪振平為新任閣揆,讓他組聯合內閣,不分藍綠,用人唯才,並擇期召開朝野國是會議,提名汪振平,是因為他藍綠都可以接受,不會偏袒任何一方,也不會讓綠營再陷入派系鬥爭、分贓式治國的窠臼,我相信就是蘇敏生等人也不會有意見。」鄧老又輕咳了幾下,喝了口茶:「第五、為了穩定民心,軍方人事維持現狀,我相信他們會對依據憲法產生的新政府,表達效忠與服從的立場。」

鄧老一句一句的講完,像宣讀文告般的嚴肅,江進也仔細記錄剛剛的內容。

「頭家,可不可以這樣,關於李副競選下任總統的看法,是不是先保留一下…。」張教授講得有些結巴。

「頭家,其實阿德已私下告訴李副,下一任他會支持李副出來...。」藍顧問補充道。

「這是什麼話,選總統怎可私相授受?又不是封建時代,我不能同意。」

鄧老的嚴厲讓室內的空氣好似一下子凝固了。張、藍兩人臉色又青又白。

「他要不要選是他的事,我要不要支持他,我自己決定。」鄧老斬釘截鐵地接著說。

會談到此結束,張、藍兩人匆匆告辭,鄧老示意江進留下來。

「江主席,我知影你和阿德是多年朋友,但我希望你要把持住,不要被他收買了。」鄧老彷佛會透視人一般。

江進深吸口氣:「頭家放心,雖然阿德總統找人傳話,要我站出來替他講話,但我沒有答應...」他終究沒有將那通電話的事說出來。

「我信任你,你也要警告連線的幹部,阿德最會掌握人性的弱點,但伊騙孝欸,太太甲兄弟亂舞,伊怎可說無知影?鬼攏嘜相信啦!」

江進點頭表示認同。

「還有,我甲你講,李副飫鬼肖想豬肝骨,想要接大位,卻又想嘜坐轎免出力,就打算要我幫伊扛轎,我告訴你,伊是會計師出身,無人比伊介會算,算來算去,居然算到我頭頂,還早呢!」

隔天,甫從書報攤上市的某週刊,封面故事是令人觸目驚心的紅色白底《紫衫軍攻佔總統府?》文字,配上共軍的戰機、坦克照片,並將紫衫軍總指揮蘇敏生的頭臉,以美工設計移花接木的手法,戴上共軍的五星旗帽子。

江進翻開週刊,整本一百多頁竟鉅細糜遺的將台海對岸南京軍區、東海艦隊的兵力部署,做了完整的鋪陳,其中,甚至引述外媒的調查分析,指出北京中南海高層已做好《紫衫軍攻佔總統府,解放軍出兵台海》,以「維護台灣人民安全」的準備…。

封面的副標題還用粉紅色的斜體字《紫衫軍發言人爆粉紅緋聞》,內容又捕風捉影的將狗仔跟蹤拍攝的照片,做了鋪陳,並指出就在紫衫軍群眾慷慨激昂夜宿廣場,忍受秋風秩雨、飢渴交迫之際,身為紫衫軍首席發言人的汪安宇竟然帶著女助理閻如香出現在萬華一棟豪宅,兩人入內直到凌晨四點才開車出門,並回到紫衫軍總部,類似的同進同出,在鏡頭中兩人東張西望,又戴鴨舌帽又用口罩遮臉,既曖昧又引人遐思,像偷竊得手的小偷嘴臉,一前一後的身影,有些張惶失措又刻意裝作不認識彼此。據週刊統計,從去年三月到九月開始,二人同行進出,最多居然一週達五次之多。面對記者的追問,出身南臺灣,當過綠媒電視名嘴、二屆市議員,卻因黨內派系鬥爭而在上次市長初選落敗,憤而退出綠營投身紫衫軍,高頭大馬且以愛家護妻在媒體博得好男人聲名的汪安宇,竟因此臨時取消了場原本由他主持的記者會,只透過助理向媒體簡訊「汪太太知道分租閻小姐房間,純粹是房客與房東的關係」;女主角則簡短聲明,汪只是分租她的房子,平時,她與父母同住,被拍到兩人同時出入,其實是共商未來紫衫軍對某些媒體扭曲事實、假新聞的對策…。

江進打開24小時實況轉播的新聞台,不出所料,幾乎各台都圍繞著週刊的報導衍伸出大大小小的話題,更離譜的是,某國立大學教授樊某竟言之鑿鑿,指出蘇、姚等紫衫軍要角,在求官不成,怨氣難消下,曾經在去年結伴由港澳轉機大陸旅遊,是否祕密見到那些中共高層,接受統戰部門的招待與指令,國安單位「似已」掌控相關資訊,正伺機公佈,以使蘇姚汪等人「一槍斃命」。

江進看了樊某等人尖嘴猴腮的嘴臉,雖然氣得幾乎把遙控器摔壞,但心中也佩服阿德總統應用媒體反撲的招數。他當然知道,蘇、姚等人其實是到美國的台灣同鄉會做巡迴演講,其中有幾場的餐敘,他也應邀出席,蘇姚等人那時對新政府雖有批評卻頗多「玉不琢、不成器」的期許,英蘭夫人家族的弊案也尚未爆發,樊某等人捕風捉影、東拉西扯的本事,也未免太胡鬧了。其中有一家平時就以羶色腥八卦為特色的媒體,則將汪、閻的緋聞,譏諷為「又是蓋棉被純聊天、宿夜匪懈聊公事」,令江進啼笑皆非。(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