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家的革命(4)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名嘴口水四射的同時,國際新聞也報導了駐在日本琉球的美軍正在附近海域與日本自衛隊的神盾級艦隊,舉行例行性聯合演習,沖繩嘉手納空軍基地第18聯隊的F15C戰機則在靠近台海中線的空域呼嘯而過。當然,這則新聞立即又被放大解釋,衍伸成日美安保條約將台海納入「週邊有事」的區域範圍,以防止共軍東海艦隊妄動,而白宮的發言人也一改先前的語氣,嚴肅的宣示「美國不會坐視台海和平遭到挑釁,也不樂見北京採取任何可能影響台灣政局的軍事行動」。

中午時分,窗外的天色黯淡下來,天空開始飄著雨絲,氣象報告指出,距鵝鑾鼻東南東方近一千公里的中颱雅吉是入夏以來太平洋颱風季最強的熱帶氣旋,雖然行進路徑不一定直撲台灣,但外圍環流挾帶的雲系可能為台灣帶來強風豪雨。因此,行政院已經成立災害應變中心,隨時注意颱風的動向,國防部則命令三軍部隊一旦颱風登陸或豪雨侵襲,即依救災戰備規定,不待命令投入駐地附近救災工作。

入夜,雨勢增強,廣場上的群眾明顯減少,多少個夜晚,那捧在靜坐群眾掌中,曾經照亮夜空的燭光或手機的燈光,不再閃爍燦亮,似乎被濕冷的雨幕滲透、澆熄了。

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余部長公開呼籲、要求紫衫軍總部,在颱風來襲前夕,應以民眾安全為最高原則,警政署侯署長則向媒體宣稱,廣場周邊的鎮暴警察將協助民眾安頓,提供廣場民眾避雨所需的帳蓬,台北市馮市長則親自到廣場慰問執勤員警及堅持留在靜坐現場的紫衫軍民眾。

然後,T台新聞快報的跑馬燈字幕打出「穩定政局安民心,施揆打消辭意,五人小組共識,阿德總統應勇於承擔,不需辭職但願面對法律責任…」。包括綠營北、中、南派山頭的領導人,李副、施揆、尤主席與薛市長等組成的五人小組,更異口同聲的指責紫衫軍「天下圍攻」的行動,不僅造成參與民眾露宿街頭、吹風淋雨、挨餓受寒,更使對岸共軍蠢蠢欲動,也讓原來已經對峙的台海局勢,陷入「準戰爭」狀態,新聞更配合美軍太平洋總部在日本海、南海附近演習,還有美軍驅逐艦編隊經過台海的畫面,以及共軍戰機飛越台海中線、兩棲登陸部隊「奪島攻擊」演習、實彈射擊的紀錄片。

依過去的經驗法則,江進相信以上的新聞操作,必與熟稔媒體操作的阿德總統相關。江進當然還記得很清楚,阿德總統在當外科醫師時,便十分重視媒體公關與形象,連坐高鐵急救昏厥的老翁都可以成為全國性的頭條新聞,並且不斷重播。在從政後,親自與跑線的記者直接互動,各媒體的老闆、總編輯、總主筆更成為他不定時餐宴的賓客,凡與他交往的媒體記者、高層,三不五時還會接到他的生日賀卡、花籃、小禮物,而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這些媒體公關的開銷全都以私人名義支出。江進便是在擔任南部某報總編輯時認識他的,令江進感念的是,阿德並不因大小媒體而大小眼,甚至還雪中送炭,替他訂購了一年份1000份報紙分贈給南部偏遠地區的學校班級。後來,阿德更直接將他介紹給鄧老,愛屋及烏,鄧老對他也另眼相待,讓他參與本土連線與百黨聯盟,這也是江進對阿德總統感念在心的原因所在。

令江進驚訝的是,新聞畫面中竟看到李副義正辭嚴的簡短談話「支持阿德總統就是支持台灣」,他想到張教授和藍顧問前二天在陽明山的話,心中一凜,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進行了將近兩個月的紫衫軍抗爭活動,在凌晨時分,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鎮暴警察換上便裝,進入隊形已七零八落的群眾中,在前面女警們溫情喊話,要半睡半醒的群眾疏散,或上車或到附近的帳篷享用猶冒著熱氣的薑湯、豆漿,女警後面的保警則手拉手,半強制地將群眾推擠向預定地點…。

江進一早起來,天色灰濛濛的,微雨,電視台的氣象主播說,本年度最強的熱帶氣旋,強颱雅吉,瞬間最大陣風每小時達280公里,正撲向日本小鑠群島,台灣已脫離暴風的影響。

然後,電視畫面出現府前風雨過後,清潔人員正在清理垃圾,一些保警則忙著收拾拒馬和鐵絲網的畫面,江進忽然覺得暈眩,像剛剛從噩夢中醒來一般,胃部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酸與灼熱。(全文完,本文純屬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