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淪毒犯 她如何重拾生存意義?

·6 分鐘 (閱讀時間)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那個十七歲少女被送進醫療少年院的罪名是吸毒。她不只自己吸食毒品,還協助毒販男友販毒,獨自扛起所有罪名,可以說是以頂罪的型式進入少年院。當時對她最重要的事,是早日贖完罪回到男友身邊。為此,剛進少年院時的她,可說是個完美的模範生。

然而,她不惜做到這個地步也想守護的男友,不但鬧出車禍,還被查出吸毒情事,遭判重刑。這麼一來,無論她再怎麼早回歸社會,想和男友一起生活將是不知道多少年後的事了。

彷彿失去活著的希望,她陷入深度憂鬱狀態,也從這時起多次試圖自殺。我永遠忘不了一心求死的她說過一句話:「不希望母親來參加葬禮。」這裡說的葬禮,指的是她自己的葬禮。

想理解她為何說這種話,必須先知道她過往的人生。

少女的母親在生下她的兩星期後,只留下一封信就消失了,原因是與男人私奔。少女的外公、外婆不得已收養少女,當作自己的孩子來扶養。因此,直到小學二年級的某一天前,少女始終以為外公外婆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沒想到某天,一個鄰居小孩開玩笑,無意間暴露了這個祕密。少女哭著跑回家質問外祖父母,心知已無法再瞞下去的兩人,只好將實情告訴她。

重蹈母親覆轍
外公、外婆雖然擔心少女得知事實後的反應,她卻和以往沒有太大變化,反而更認真課業與運動,成為一個模範生。事實上,她確實是個很有天份的小孩。這樣平靜的生活之所以開始走樣,原因出在少女與母親的重逢。

少女升上五年級時,親生母親生病住院,外祖父母便帶少女前往醫院探病。到了醫院才知道母親住的是精神科病院,因為吸毒造成的後遺症,正在那裡住院治療。

這是少女第一次見到拋下只出生兩星期的自己離家出走的母親。然而,看著眼前這個有著嚴重黑眼圈、臉色蠟黃黯淡的女人,少女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長大後絕對不要成為跟她一樣的人」。

但是,從那時起,母親開始不時出現在少女面前。有時給她錢,有時買東西送她。進入青春期後,少女對外公、外婆符合社會規範的教育感到不耐煩,漸漸地,甚至認為只有母親才是最能理解自己的人。然而,和母親走得愈近,和外公、外婆之間的關係就愈糟。

國二那年的暑假,母親問少女要不要住在一起,少女答應了。除了一心想離開外祖父母外,她也一直嚮往與親生母親一起生活。

不料,之後等著她的卻是一場悲劇。母親有個同居男友,某天,那個男人趁母親外出時侵犯了少女。得知這件事的母親不但沒有保護少女,還破口大罵她是「狐狸精」,不只如此,更將少女趕出家門。

少女的人生從此一路墮落。受到母親這樣的對待,外公、外婆不僅沒有出手幫助,還指責她「跟妳媽一個樣」。失去容身之處的少女開始自暴自棄,沉迷於五光十色的夜生活。她在那裡結識了毒品販子,漸漸地,和這個人的關係成為支撐少女活下去的力量。

進入少年院的少女拒絕外公、外婆的探視,即使老人家長途跋涉,她連見也不願意和他們見一面。雖然後來在教官的勸說下勉強見面,但祖孫之間的對話就像兩條平行線。因為她誤入歧途,辜負外公外婆深切期待,彼此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像是某種抵抗,她經常在探視結束後試圖自殺。這樣的狀況,使外祖父母甚至開始煩惱是否不該再來探望她。

與外公外婆和解
像她這樣的狀況,無論以醫學觀點診斷或開藥服用,都無法達到任何效果。她反覆嘗試自殺至少十次,很可能哪天真的就這麼死了,少年院的員工們每天提心吊膽。繼續這樣下去,很可能招致最壞的結果,在這樣的危機意識下,筆者從與她的對話中強烈感受到的是,少女最想要的,其實只是外公外婆對她的理解。

然而一旦見了面,彼此又只想著自己受傷的部分,一味相互指責,最後又將對方推開,外祖父母也完全失去面對她的自信。

筆者思考如何打破這種局面的方法,發現剩下的只有說服外公、外婆,借助他們的力量了。於是,筆者告訴少女的外祖父母,若想將她從這種狀況中拯救出來,唯有持續對她付出關心,而實際上這也是少女一直尋求的事,只是彼此的想法有所衝突才漸行漸遠。筆者建議他們,如果想改善目前的關係,探視少女時有一件事務必遵守。

這件事說來非常簡單,那就是,無論少女說出多難聽的話或做出多忤逆的事,外公外婆只要傾聽就好。既不要反駁,也不要試圖說服她。我告訴他們,只要能守住這一點就好。經過我一再叮嚀,兩位老人家也表示明白後,才讓雙方再次見面。

那天,雙方的對話第一次有了交集。她哭著將自己的心情告訴外公外婆,結束探視前,還抓著兩位老人家的手,對他們表達感謝之意。

以這天為轉捩點,少女開始慢慢恢復了。

穩定的安全堡壘
不久,少女告訴我,她原本就將養父母(外公、外婆)視為親生父母,也慶幸自己是在兩人扶養下長大。之所以墮落學壞,以至於日後顛沛流離的人生,原因都出在小學二年級時得知生母另有其人──因為從那天起,她不確定自己的父母究竟是誰了。等到親生母親再次出現,與養父母之間已經不安全的依戀關係更加惡化。在醫療少年院的這段日子,可以說是幫助她再次確立與養父母依戀關係的過程。

這時,她已經不再需要依賴毒藥販子男友了。少女寫下斬釘截鐵的分手信,和男友斷絕往來。

當養父母重新拾回身為安全堡壘的機能,與少女之間恢復安全穩定的依戀關係,就代表她真正重獲新生,得以發揮原本具備的高度天份與行動力,人生開始向前邁進。

她的案例讓我明白,只有與安全堡壘之間的關係,才能賦予人們生存的意義。

(本文摘自/依戀,情感關係的溫柔解方:情感支持&建立安全感,超越醫學觀點的復原之路/大好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