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打房搞錯方向

孫效孔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中央銀行7日無預警祭出四大打房措施,央行總裁楊金龍表示,現階段房價走勢尚屬溫和,央行的選擇性信用管制主要是要讓房價緩著陸。但這說法在政策角度上顯得非常矛盾,既然房市穩定,為什麼急著在例行理事會召開之前宣布四大信用管制?央行的政策任務是穩定金融,房價緩著陸關央行什麼事?

楊金龍不是沒有該處理的問題,最近新台幣升值快速,嚴重影響出口,而他上台3年以來外匯存底增加了577億美金,M2年增率已從5年平均的4%急升至7.05%,這些不都是央行該處理的當務之急嗎?

外匯存底在楊總裁上任後增速明顯提高,卻從沒看到央行急著處理。這段期間,台灣外匯存底的年增率是4%,而過去10年的平均年增率只有2.85%。這樣的差別並不能歸咎於貿易順差,因為去年和前年的平均經常帳餘額比之前3年的平均低了11%。這些都顯示,國際熱錢不是今年才開始進入台灣,楊金龍一上台就已開始大舉入侵,而楊總裁從來沒有處理過。

今年美國聯準會為了紓困疫情,大幅進行量化寬鬆,造成美元大幅貶值。以台灣過去1年的平均外匯存底計算,美元貶值直接造成的損失就高達1兆300億新台幣,央行都假裝沒看見嗎?

過去彭淮南總裁有所謂的「彭淮南防線」,只要美元兌換台幣跌破28.5,央行就進場狂買美元。雖然這樣的匯率干預悖離了央行「穩定金融」的任務,但至少是針對台灣經濟命脈的出口產業。換了楊金龍以後,央行竟把「房價緩著陸」也當成該管的閒事,真是把央行的位階越做越低!

處理熱錢,才是央行的當務之急,因為這會影響「金融穩定」。過去5個月M2年增率是6.5%,而之前的兩年平均只有3.7%,熱錢入侵造成了這麼強烈的差距,金融穩定不會受到影響嗎?

央行的穩定金融措施還是延續彭淮南的「拉尾盤」。但這種「骯髒浮動」的匯率政策根本就是30年前的老梗,楊總裁任內還是走不出彭淮南的陰影!

「骯髒浮動」政策當然不是解決熱錢的辦法,加強國內金融市場對美元的需求,才是正統的解決之道。央行已建議金管會,放寬保險業者投資美元資產的比例限制,但金管會顯然不放在心上。

政府可以立即做的包括,對需要支付美元的政府合約,設法以購買外匯交換的方式提前支付美元;勞動基金、公教退撫基金等,提高美元債券的持有部位,馬上可創造美元需求,其他金融相關手段,只要政府用心,都可找到有效的政策手段,至於搞打房這一套,就省省吧!(作者為開南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