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抬頭 房思琪日韓泰越西爭譯

李宜杰/台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已故作家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已陸續翻譯日文(左起)、韓文、泰文等語,越文與西文翻譯也在洽談。(李宜杰攝)
已故作家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已陸續翻譯日文(左起)、韓文、泰文等語,越文與西文翻譯也在洽談。(李宜杰攝)

隨著性別意識抬頭,讀者紛紛關注女權、#MeToo等議題,已故作家林奕含作品《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度在台灣成為新聞事件,日本、南韓、泰國都出現譯本,近來甚至包括越南、西班牙譯者也積極洽談。國立台灣文學館外譯中心指出,《房思琪》一書打進國外市場,除性別意識抬頭,同時顯示台灣作家在國際間嶄露頭角。

台文館研究典藏組助理研究員陳慕真說,過去台灣文學外譯數量最多的作家由李昂、吳明益並駕齊驅,李昂的代表作《殺夫》更是外譯無數,凸顯各國重視台文中的女性主義。吳明益長篇小說《複眼人》已售出10餘國版權,開創台灣小說首次由國外主流文學出版社買下版權的先例。

台文館研究典藏組計畫專員王雅珊說,除優秀的前輩作家,不少新銳作家逐漸嶄露頭角。已故作家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談及性暴力、精神疾病等社會議題,迅速由日本、南韓、泰國譯者相中並翻譯出版,近來甚至有越南、西班牙譯者接洽,成為台灣文學近來最為人關注的作品之一。

王雅珊說,除林奕含,包括推理小說新星張渝歌、同志文學作家徐嘉澤、來自花蓮的七年級生作家林育德等人,也是外國出版社頻頻邀約的新銳作家。王雅珊稱,像是《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在日韓等國熱銷,不難觀察到,日韓國家對於性別議題有一定程度的重視,與台灣社會風情也有幾分相似。

王雅珊稱,各國譯者對台灣文學的喜好,多少反映當地國情。舉例來說,日本偏愛同志、女權、原住民議題;德國喜愛偵探推理、禁書;以農業社會為主的越南,則偏好「農村詩人」吳晟的作品。王雅珊說,法國雖熱愛超現實主義小說,但特別關注台灣社會運動,包括太陽花學運等,曾經成為法國譯者編譯的選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