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懷六甲仍遭緬甸軍強暴,丈夫還怪她不逃跑!《美聯社》專訪遭性侵的羅興亞女性 最年輕受害者才9歲

劉俞妗
風傳媒

世居緬甸西北部若開邦、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族」被聯合國稱為「遭受最嚴重迫害的少數族群」,他們不被緬甸政府承認,沒有公民身分,8月底,羅興亞武裝份子與緬甸軍爆發衝突,羅興亞人居住的村莊遭受緬甸政府軍燒殺擄掠,只能冒險逃往鄰國孟加拉,住在難民營狹小克難的帳篷裡。許多羅興亞女性曾遭受更慘無人道的暴行,緬甸軍搶走她們的值錢首飾,殺害她們的家人,還會輪流強暴她們,就連9歲的小女孩也逃不過魔掌。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的調查報導彙集了29位受害者的訪談,描述緬甸軍人對她們施加的殘酷暴行。這些被強暴的羅興亞(Rohingya)女性之中,最年長的35歲,最年輕的年僅13歲,她們都來自若開邦(Rakhine),現居於孟加拉庫圖巴朗( Kutupalong)的難民營。

緬甸政府禁止外國記者前往若開邦,導致查證工作困難重重,但這29份訪談的細節,包括加害者的制服與暴行的模式等,足以支持聯合國(UN)對緬甸政府軍的指控,佐證軍方將強暴當成散布恐懼的手段,藉此有系統地滅絕羅興亞人。受訪者指出,許多加害者來自羅興亞村莊附近的維安部隊,他們會將男人和女人分開,將女人帶到另一個地方,然後強暴她們。

美聯社蒐集29名緬甸軍強暴受害者的訪談資料,彙整成調查報告,將緬甸軍的惡行公諸於眾。(美聯社)
美聯社蒐集29名緬甸軍強暴受害者的訪談資料,彙整成調查報告,將緬甸軍的惡行公諸於眾。(美聯社)

美聯社蒐集29名緬甸軍強暴受害者的訪談資料,彙整成調查報告,將緬甸軍的惡行公諸於眾。(美聯社)

緬甸政府軍並未回覆《美聯社》,也沒有對這些訪談資料做出回應,不過11月一份軍方內部調查報告聲稱這些性犯罪都是子虛烏有。9月,緬甸政府安排外國記者進入若開邦,負責若開邦邊境安全的奉廷(Phone Tint)上校被問及軍人是否強暴羅興亞婦女時,竟然說:「這些女人聲稱自己被強暴,但看看她們的樣子,你覺得她們迷人嗎?有人會想強暴她們嗎?」

醫生和救援人員表示,他們認為只有一部份受害者站出來指控緬甸軍方。從8月開始,無國界醫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已診治113名性暴力受害者,其中三分之一都未成年,最年輕的受害者年僅9歲。

她遭緬甸軍強暴還懷孕 懷孕期間再度被性侵

F被緬甸軍人強暴後發現自己懷孕,孕期中又再度遭到強暴。她希望孩子是個男孩,因為這個世界不歡迎女孩。(美聯社)
F被緬甸軍人強暴後發現自己懷孕,孕期中又再度遭到強暴。她希望孩子是個男孩,因為這個世界不歡迎女孩。(美聯社)

F被緬甸軍人強暴後發現自己懷孕,懷孕期間再度遭到強暴。她說希望孩子是男孩,因為這個世界不歡迎女孩。(美聯社)

受害者害怕家人親友受到連累,因此《美聯社》只以她們名字的首字母紀錄訪談內容。F回憶,今年6月的某天晚上,7名軍人無預警地侵入她家。在此之前,她已經得知軍方開始襲擊羅興亞村莊,她的父母也在幾天前被殺害,她的兄弟則行蹤不明。

這群軍人用繩子綁起她的丈夫,並用F的頭巾堵住丈夫的嘴,接著扯下F身上的首飾。他們脫光F的衣服,然後開始強暴她。F試圖反抗,但4名軍人制服她並用棍棒毆打她,F和丈夫只能驚惶地互望。為了請求救援,F的丈夫掙脫了嘴裡的頭巾放聲大叫,但就在下一刻,F看到一名軍人對丈夫的胸口開槍,另一人則割開他的喉嚨。

F說丈夫遭殺害的衝擊讓她的意識陷入恍惚。那群軍人完事之後,將F赤裸的身體拖到屋外,並將她的竹屋燒掉。然而,F的苦難還沒結束:2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她被性侵後和鄰居一家人住在一塊,9月中旬村子裡又來了5名緬甸軍人,他們迅速殺了鄰居的丈夫和5歲兒子,然後開始強暴F和鄰居,其中2名軍人注意到F隆起的肚皮,但並沒有停下暴行。F和鄰居遭受輪番折磨,幾乎不能動彈,但她們互相扶持到鄰近村莊求救。她們花了5天休息,然後費了10天逃到孟加拉。

F說,為了她的孩子,她不能死,但是她祈禱肚子裡的是個男孩,因為這個世界不歡迎女孩。

強暴受害者遭丈夫責難

K被侵犯後遭到丈夫責難,怪罪她不逃跑、且被「非穆斯林」強暴。(美聯社)
K被侵犯後遭到丈夫責難,怪罪她不逃跑、且被「非穆斯林」強暴。(美聯社)

K被侵犯後遭到丈夫責難,怪罪她不逃跑、且被「非穆斯林」強暴。(美聯社)

另一名受害者K在8月遭到緬甸軍人性侵,這一回,穿著制服的軍人明目張膽地在大白天犯行。K和家人剛坐下來用早餐,就聽見村人大喊軍人來了。K的丈夫和3個較年長的孩子馬上衝出門外,但K懷有9個月的身孕,還有2個蹣跚學步的孩子要看顧,想跑也跑不了。她沒有時間思考如何脫困,因為4名穿著迷彩服的軍人就闖進家裡。這時她的2個孩子邊哭邊跑出家門,他們很幸運,但K沒那麼幸運。

軍人將K壓制在床、扯下她的耳環、鼻環、項鍊,並搜出她藏在上衣內的賣牛錢,然後剝光她的衣服,用繩子捆起她的手腳,只要她掙扎,就會被扼頸。接著,軍人就開始強暴K。

K說自己實在太害怕而無法動彈。她被強暴時,一名軍人拿著刀對準她的眼球,另一名軍人則用槍指著她的胸膛。這些軍人輪流侵犯她,她說當時她想到肚子裡的孩子。這個世界並不歡迎這個孩子,只因為他是羅興亞人。然後K開始流血,且昏了過去。

K被強暴時懷胎9月,她抵達孟加拉後誕下一名男嬰。K現在非常恐懼直升機的螺旋槳聲,她認為那上面載的都是緬甸軍人。(美聯社)
K被強暴時懷胎9月,她抵達孟加拉後誕下一名男嬰。K現在非常恐懼直升機的螺旋槳聲,她認為那上面載的都是緬甸軍人。(美聯社)

K被強暴時懷胎9月,她抵達孟加拉後誕下一名男嬰。K現在非常恐懼直升機的螺旋槳聲,她認為那上面載的都是緬甸軍人。(美聯社)

K醒來時,她的姨婆邊哭邊將她鬆綁,並幫助她洗澡、穿衣服。K的丈夫回家時卻非常憤怒,他指責犯下暴行的軍人,也指責K,責怪她不逃跑,更威脅要遺棄她,因為她被非穆斯林強暴了。

K一家人害怕政府軍再找上門來,於是逃往孟加拉。2週後,K在難民營的帳篷裡產下一名男嬰。

她年僅13歲就遭強暴 此後夜夜惡夢 

R年僅13歲,被強暴後食不下嚥,且夜夜受噩夢困擾。(美聯社)
R年僅13歲,被強暴後食不下嚥,且夜夜受噩夢困擾。(美聯社)

R年僅13歲,被強暴後食不下嚥,且夜夜受噩夢困擾。(美聯社)

R也在8月遭軍人強暴。她年僅13歲,父母已經警告過她,說要離軍人遠一點。2016年,R的父親被軍人殺害,但她的家人無處可逃,只能繼續住在同一個村落。

10名軍人闖進R家後,將她的2個弟弟綁在外頭樹上,開始毆打他們。R試圖從前門逃跑,卻被軍人捉住。R才剛開始發育,手腳就像孩子般瘦長,她試圖掙扎,膝蓋也磨破了,但軍人沒有因此放過她。R的手臂被分開綁在兩棵樹上,軍人拔下她的耳環和手環,扯下她的衣服,開始強暴她。這場凌虐持續了4小時,R記得在她失去意識之前,10名軍人都曾侵犯她。

R的2個弟弟行蹤成謎,但她的母親明白全家人必須立刻逃離緬甸。R意識不清,所以她的2個哥哥扛著她越過邊境,她的母親緊跟在側。他們進入孟加拉後,母親賣掉了所有首飾,為R找了醫生,讓她服下緊急避孕藥。

R的母親典賣了首飾,及時讓R服下緊急避孕藥,但許多強暴受害者沒這麼幸運,她們甚至不敢求醫。(美聯社)
R的母親典賣了首飾,及時讓R服下緊急避孕藥,但許多強暴受害者沒這麼幸運,她們甚至不敢求醫。(美聯社)

R的母親典賣了首飾,及時讓R服下緊急避孕藥,但許多強暴受害者沒這麼幸運,她們甚至不敢求醫。(美聯社)

病歷記載緬甸軍矢口否認的罪行

R被強暴後及時接受緊急避孕措施,但這是極為罕見的案例。受害者在被侵犯數個月後仍然會疼痛、流血和發炎,但很少人會去看醫生,有些人不知道這是免費服務,有些人則感到羞恥而不願求醫。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11月公布的報告顯示,大量羅興亞婦女和女童被緬甸軍人強暴,但緬甸軍方矢口否認犯行。12月緬甸政府發布的新聞稿中,更指稱羅興亞女性的控訴是假的,說她們遭遇的都是「假強暴」。

阿默德(Misbah Uddin Ahmed)醫生的診所非常繁忙,擠滿了婦女和哭泣的嬰孩,他桌上的病例疊得像山一樣高,裡頭記載著羅興亞女性遭受的暴行。他對緬甸政府的新聞稿感到非常困惑,因為他只消攤開一份檔案,就可以看到這些「假強暴」的真實記錄:9月5日,一名懷孕7個月的病患說,3名軍人在11天前闖進家裡強暴她;9月5日,一名病患說20天前她在睡覺時,3名軍人闖入強暴她;9月10日,一名病患說1個月前軍人來到她家,毆打她的丈夫,接著其中2名軍人強暴她。這些怎麼會是假的?

自8月起,許多婦女湧入阿克特(Arjina Akhter)醫生的婦產科診所,而她不得不停止紀錄病歷,好省下更多時間診治病患。據她估計,在9月和10月,約有20餘名強暴受害者求診。有病患說加害者將槍枝插入她們體內,導致子宮頸撕裂;其中一名病患的陰道有非常嚴重的撕裂傷,那是指甲造成的;許多病患都有陰道出血的症狀;也有病患要求墮胎。

受害者希望有人傾聽

在緬甸軍殘虐無道的戕害下,有些女性倖存,並成功逃到孟加拉,但她們的身體和心靈仍持續遭到折磨。R及時獲得藥物,並沒有懷孕,但她為噩夢所困,食不下嚥,瘦得不成人樣,而且無法忘懷失去蹤影的弟弟。K非常害怕直升機來來去去的螺旋槳聲,因為她堅信,這些直升機載著緬甸軍,而他們會把難民營裡的羅興亞人殺光。而F看著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非常苦惱。她已經失去了雙親、兄弟、丈夫,這個孩子是她唯一的家人,但同時也不斷提醒她受到侵犯的事實。F說:「所有人都死了,沒有人會照看我。如果我不要這個孩子,那我還剩下什麼?」

她們不停地說,談她們以往的生活,談她們遇襲的過程,談她們現在的生活,她們的敘述時常被哭泣和崩潰打斷,但她們仍然不停地說。其中一名受害者N失去了丈夫、國家、平和生活,她敘述自己的遭遇是因為她還能做到這件事,而且她希望有人會傾聽她的話。N說:「我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我的言語。」

相關報導
為何緬甸行不提「羅興亞人」?教宗方濟各親自辯解:公開譴責形同直接關上溝通大門
羅興亞人願意回這樣的「家」嗎?聯合國特使踏勘後說:緬甸軍方把性侵當武器,強逼羅興亞婦女離開

★更多追蹤報導

無視中國反對 聯合國最新決議:緬甸恐犯下危害人類罪
大談羅興亞議題 「為迫害者祈求寬恕」
在曼谷遇見羅興亞小販
羅興亞難民陷糧食危機 1袋米成生存曙光
安置羅興亞難民 孟加拉2.8億美元開發海盜島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