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史密斯的奧斯卡暴走:為護妻而當眾搧人巴掌是「真男人」?全球爭論不休

·9 分鐘 (閱讀時間)

對於電影界的女性來說,27日登場的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美國影藝學院獎)是一個歷史性的夜晚。紐西蘭裔導演珍康萍以《犬山記》奪下最佳導演,成為史上第三位獲得這項殊榮的女性。這也是連續第二年由女性獲得最佳導演。

席安海德(Sian Heder)執導的《樂動心旋律》(CODA)斬獲「最佳影片」與「最佳改編劇本」。亞莉安娜黛博塞(Ariana DeBose)以《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成為第一位獲得「最佳女配角」的有色人種酷兒。年僅20歲的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獲得「最佳原創歌曲」,服裝設計師畢凡(Jenny Beavan)憑藉《時尚惡女:庫伊拉》(Cruella)獲得生涯第三座「最佳服裝設計」。

但最終,兩位男性之間發生的暴力行為成為本屆奧斯卡獎最令人震驚且重大的時刻──諧星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頒發「最佳紀錄長片」時,對著飽受掉髮之苦的潔達蘋姬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開玩笑說她可以光頭演出《魔鬼女大兵》(G.I. Jane)續集(該電影女主角是以平頭造型示人),「潔達我愛你,期待妳在《魔鬼女大兵》的精采表演!」

鏡頭帶到潔達身上,她對奧斯卡獎常見的惡劣玩笑做出反應──冷冷地翻了白眼,但看不出來是做效果還是真的生氣。她的丈夫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笑著拍了下手,但過幾秒突然衝上舞台,走到克里斯洛克面前,狠狠摑了對方一記耳光,回到座位上仍怒氣未消,朝著台上大喊:「別用你那髒嘴提我太太的名字!」

克里斯洛克接了一巴掌後,尷尬地表示:「哇喔……威爾史密斯剛剛把我揍得屁滾尿流。」全場在驚愕之際仍給予捧場與笑聲,但威爾史密斯仍朝舞台怒吼「別提我太太!」克里斯洛克只能趕緊圓場:「好傢伙!這可真是電視史上最精采的晚間節目時刻。」

媒體人范伯格(Scott Feinberg)發推指出,威爾史密斯在廣告時間被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和泰勒派瑞(Tyler Perry)拉到一旁安撫,示意他不要介懷。威爾史密斯回到妻子旁邊坐下時,似乎擦掉了眼角的淚水。

更戲劇性的是,大約40分鐘後,威爾史密斯以《王者理查》(King Richard)拿下今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他在致詞時激動落淚說:「(片中角色)理查會堅定捍衛自己的家人……我看起來像是個瘋狂的老爸,理查也是,愛會讓你做出瘋狂的事……在這個行業裡,會有人對你不尊重,對你說一些爛話,你得笑著裝作那無所謂。」

他說自己想做一個「愛的容器」,但是「我向學院,向跟我一起提名的同行道歉。這是個美麗的時刻,我現在哭泣不是因為得獎,而是因為這部電影所有演員」。最後他半開玩笑表示:「希望學院會再邀我來。」

頒獎典禮結束後,這對夫婦的23歲兒子傑登(Jaden Smith)發推力挺老爸:「我們就是這樣。」美國影藝學院則在推特上發布聲明:「影藝學院不容許任何形式的暴力。」洛杉磯警察局(LAPD)則表示這起暴力事件的當事人「婉拒報案」。

以護妻為藉口揍人是「真男人」?

全世界網友陷入有關這樁暴行的討論,有些人還在傻眼,有些人對於打人護妻行為拍手叫好,有些人則譴責暴力是不對的。不論是在西方的推特或是中國社交巨頭「微博」上,都可見到部分網友與意見領袖對威爾史密斯的行為拍手叫好,直呼「寵妻狂魔」、「嫁給這樣的男人值得了」,「威爾史密斯讓大家看到,為什麼你不應該說別人老婆的壞話。」

但西方網友更多是譴責暴力,「我不在乎他的妻子是否患有禿頭。他自己也被這個笑話逗笑了。為他辯護的人簡直令人髮指。克里斯洛克讓全場笑開,威爾史密斯則是讓全場嚇壞。」「威爾史密斯贏得了奧斯卡,但克里斯洛克挨打後的表現贏得了無價的尊重!」專欄作家卡羅爾(E. Jean Carroll)則諷刺:「『愛會讓你做出瘋狂的事』每個挨打的女人都聽過這句話。」

印度女性主義專欄作家賈維利(Lakshmi Govindrajan Javeri)則認為,顯然潔達並不喜歡這個玩笑,所以當鏡頭轉向她時,她清楚地透過翻白眼來表達不快,「她不需要丈夫來替她算賬,她本身就是一名女演員,是好萊塢非傳統婚姻和權力關係的一分子,她從不迴避談論影響他們倆的事情。她有一個相當大的平台來表達不滿,完全不需要在全世界面前求助於丈夫來『保護她』。」

賈維利更進一步指出,威爾史密斯的獲獎發言更是不及格,「通過反覆強調作為兇猛捍衛者的角色,他替自己開脫的藉口,跟許多男人公開和私下粗魯行為的藉口如出一轍,希望通過『愛』和『榮譽』等字眼來洗白……這不是愛,在重男輕女的世界裡,這是沙文主義的優越行為。」

被嚇壞的好萊塢演員:同理之餘,呼籲冷靜

好萊塢明星與名人也看法分歧。兩度獲得奧斯卡提名的小萊斯利·奧多姆(Leslie Odom Jr)指出,被開惡劣玩笑的史密斯夫婦處於很不利的狀況,「這工作有時會讓人感覺自己的皮膚像是被剝掉一樣。我想,我們看見這兩位敞開心扉的藝術家正面臨脆弱的時刻。」

作家哈里奧特(Michael Harriot)認為威爾史密斯面對妻子被當眾揭瘡疤,有發怒揍人的權利。他說自己對於「微歧視」(microaggression)、白人罵「黑鬼」和言論自由整個概念的立場,就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絕對的權利說他們想說的話,但你不能限制人們對你的言論會有何反應。」

據報導,民主黨非裔眾議員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發布(並迅速刪除)了對威爾史密斯的力挺:「禿頭族站起來!謝謝威爾史密斯,向那些出面捍衛患有斑禿、日常受到無知侮辱妻子的丈夫們大聲疾呼。」

女星蘇菲亞布希(Sophia Bush)則發推說,暴力是不對的,永遠都不應該以暴力還擊,「以及這是克里斯洛克第二次在奧斯卡舞台上取笑潔達,今晚他取笑了她的掉髮。把某個人的自體免疫性疾病當成笑點是錯誤的,故意嘲笑很殘忍,他們雙方都需要喘口氣。」

諧星同行怎麼看?

克里斯洛克第一次在奧斯卡拿史密斯夫婦開玩笑是在2016年。針對多位巨星抵制頒獎典禮「太白」,他火力全開嘲諷:「今年怎麼了?大家都很不爽。潔達說不來了,我心想『她不是演電視的嗎?』潔達杯葛奧斯卡,就好像我杯葛蕾哈娜(Rihanna)的小褲褲──我又沒受邀。」

接著他說:「威爾史密斯未能憑藉《震盪效應》(Concussion)入圍,你不爽,我懂。威爾表現這麼棒沒有提名,超不公平,你一點也沒錯……不過威爾演個《飆風戰警》(Wild Wild West)就領2000萬美元酬勞也不公平啊。」《飆風戰警》是威爾史密斯所有作品中評價最差的一部,被視為年度大爛片。

2022年3月28日奧斯卡獎頒獎典禮,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與妻子潔達蘋姬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AP)
2022年3月28日奧斯卡獎頒獎典禮,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與妻子潔達蘋姬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AP)

2022年3月28日奧斯卡獎頒獎典禮,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與妻子潔達蘋姬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AP)

好萊塢頒獎典禮的嗆辣發言與惡劣玩笑一直都是爭議焦點,奧斯卡收視率近年節節降低,克里斯洛克一貫的人身攻擊笑話也被抨擊「過時」、「爛梗」。今年的爭議讓他的笑話再度被同行放大檢視,雪梨喜劇演員畢雅(Béa Barbeau-Scurla)認為:「這是一個我們都看過一百萬次的、非常廉價的笑話。你的笑話甚至一點都不好笑……你應該想出更好的梗。」

但對諧星與主持人來說,帶來笑點與趣味是他們無可避免的工作重點,開玩笑導致挨揍著實提升了職業風險。諧星凱西葛里芬(Kathy Griffin)在推特上寫道:「走上舞台對喜劇演員進行人身攻擊是非常糟糕的做法。現在我們都不得不擔心,在喜劇秀場和劇院中會不會有下一個威爾史密斯。」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20年前炸毀巴米揚大佛,如今為了人民幣卻改口保護佛寺!神學士盼中國出資開採阿富汗銅礦
相關報導》 砲聲隆隆下的悠揚樂音 烏克蘭哈爾基夫地鐵音樂會撫慰惶惶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