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評論:塔利班獲勝對世界民主的影響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民主世界從去年開始遭受了兩個比較大的打擊。首先是中國共產黨對香港的改造。通過引進國家安全法,使得香港在幾個月內驟然改變了鄧小平許諾的"保證香港的資本主義(包括民主自由)50年不變"。但香港的變化,頂多也只是小範圍的沖擊,許多民主國家領袖用一些口號式的抗議或者象征性的制裁似乎就對付過去了。而現在,民主國家的領袖們再次犯了一個錯誤,即過急地從阿富汗撤出軍隊,以至於在撤軍日期還沒到,阿富汗就被塔利班佔領了。 而現在美國和北約國家只能忍受著恥辱,勉強地撤出似乎還能撤的人員,而大部分曾為美國和北約軍隊服務的阿富汗人的命運已經不在西方國家掌控中。

應該承認,這兩個打擊是當代全球民主史上罕見的現象。但是,民主國家必須正視這個事實。 兩件事件,都會使當地人民對西方國家領袖們的許諾產生懷疑、失望和不信任。

香港有一些民主派人士,認定西方政府背叛了他們,阿富汗的那些習慣了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的人民也認為是西方特別是美國出賣了他們。 而北約國家政界對美國拜登總統用幾乎類似政治新手的方式來處理阿富汗撤軍也極為沮喪,盡管聯盟國家的決策者們本身在撤軍事務上也犯了一些錯誤。

而目前唯一的在幸災樂禍的是北京和莫斯科。北京借助阿富汗案例告知台灣,就如俄羅斯在借此告知烏克蘭那樣,"不要太相信美國的許諾了"。

塔利班獲勝後,這場地緣競爭中的失敗者已經凸顯出來。但是,這個事件並沒有立刻告知全世界,誰是或者誰將是這場競爭中的勝者,盡管中國很願意扮演勝者的角色,但北京心裡也有不少擔憂。

而民主國家則應該馬上開始全面考慮如何應付塔利班統治的阿富汗給世界帶來的進一步的影響。

首先,可以想見,在今後的4-5年,阿富汗盡管會有一個聯合過渡政府,但是塔利班領導的政府會面臨比以往各屆政府更殘酷的財政收入問題。貨幣貶值、財政收入匱乏,必然導致民眾對當權的不滿,而這種不滿在一部分人那裡又會轉向抵抗。換言之,目前由阿富汗副總統參與領導的北方聯盟抵抗力量今後的隊伍肯定會不斷擴大。這就意味著,阿富汗一些地區將保持一種內戰狀態。 而即便那些似乎是穩定的塔利班統治地區,由於經濟急速衰退,本來已經很高的失業率又將高升,使得阿富汗社會本身也就愈加不穩定。在這種情況下,極端勢力和恐怖組織的影響力將大大增強。恐怖網絡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等極端勢力重新崛起的幾率將大大提高。 國內經濟狀態惡化另一個表現,就是難民的激增。而這一點不僅對鄰國,更主要的是對歐盟國家都將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景,尤其是恐怖組織重新歸來,拜登總統將會遭受第二次信任危機,因為他對自己匆忙撤軍的辯護是,美國完成了打擊恐怖勢力的使命。而中國也無法在得意地扮演勝者的角色,因為東突運動就可能重新滲入新疆。而中亞國家也會面臨類似的局面。

正是在這種前提下,本來是意識形態的對頭,現在又不得不建立起聯合陣線。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國務卿布林肯與王毅以及俄羅斯外長通電話的原因。

然而,即便如此,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並沒有一個路線圖去把塔利班的阿富汗引導到自己所願意看到方向的具體措施。 中國和俄羅斯也是如此。雙方唯一期待的,就是塔利班的善心和慈仁。

是的,塔利班是比20年前更重視外交和形象。但是,應該看到塔利班的本質並沒有跟20年前有多大的不同。 現在問題是,西方國家和中國、俄國手中還有什麼籌碼能使阿富汗的塔利班改變自己"不食人間煙火"的本性呢?

西方國家目前手中的唯一籌碼就是資金。過去20年間的阿富汗政府幾乎90%的資金來源是西方國家。塔利班佔領阿富汗後, 美國已凍結阿富汗政府存放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大約70億美元的資產。如果塔利班依然被列在國際制裁名單上,這筆資產將會被凍結,塔利班根本拿不到這筆錢。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塔利班佔領喀布爾以後就作出決定,暫停執行給阿富汗提供貸款的計劃。而歐洲各國也紛紛跟進。西方的哲學是,你表現好,我給你錢。問題是,塔利班在今後1-2年內的表現很難滿足西方的期待。也就是,西方這張牌可能一下子還用不上。

這裡一個非常關鍵一點就在於,中國政府將如何處置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盡管中國外長王毅答應布林肯共同對付阿富汗問題,並共同努力防止塔利班的極端化等,但西方那些了解中國的精英也不得不擔心,中國最後給出的藥方跟西方還是會不一樣。

塔利班比以前精明的表現就在於,他們知道比如像中國需要什麼從而去迎合對方。盡管塔利班答允北京跟極端恐怖勢力斷絕關系,並保證不讓他們進入新疆制造麻煩。但可以想象,斷絕關系是不可能的,而暫時不讓其進入新疆,倒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塔利班跟中國要做交換,就如北京跟塔利班要作交換一樣。塔利班會用暫時禁止東突組織進入中國換取中國的兩件東西。一是讓中國作為聯合國安全理事國成員在聯合國取消其恐怖組織的標記,並在世界極力提升其政治地位, 二是讓中國出資金進行經濟重建。當然,塔利班手中的誘餌還有兩項:一是美國軍隊留下的武器,特別是塔利班繳獲的空軍裝備。 截至6月30日,阿富汗政府軍共有211架戰機,但只有167架還能使用。其中固定翼飛機包括23架巴西制造的"超級巨嘴鳥"攻擊機、4架美制C-130運輸機和33架輕型偵察機,還有美制UH-60"黑鷹"直升機和MD-530直升機。可以想象,塔利班肯定願意做這筆交易,即用飛機換中國的資金和技術,而這對北京來說也是求之不得。

塔利班手中另一個籌碼就是礦產,特別是稀土,而後者是世界各國搶手的資源,而中國在稀土加工方面技術也比較領先。那麼這些幾億兆美元價值的礦產如果由中國開發出來了,塔利班的財政收入問題也會得到相當程度的緩和。

當然,中國當局也明白,在阿富汗開礦遠比獲取軍事裝備困難,因為前者還有很多安全因素無法保障。

但對塔利班來說,跟中國交換是最好的出路,因為北京不會顧及那些西方國家老叨咕的"人權"、"女權"、"青少年受教育"問題。 從這一點來說,美國目前在做的,似乎是為了保住最後一層面子,即在表面上,不再讓極端恐怖組織出現在阿富汗。但即便中國與美國認真配合,雙方心裡都明白,他們無法清除極端恐怖組織在阿富汗的土壤。

看來,西方國家應該想出一個辦法,不能讓好的東西都給自己的對手中國拿去了,而爛攤子(比如說難民問題)都由自己來收。

本文作者張俊華為徳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 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張俊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