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景美人權園區只能是白色恐怖歷史場景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會許貴標前輩,高齡94歲,他在回憶錄《暖陽景尾》這樣寫著:

「解嚴後,有立法委員身份的政治受難者謝聰敏提出《戒嚴時期不當政治審判補償條例草案》,當時我們難友們見面,都熱烈討論這些話題,感覺社會的氛圍逐漸改變,也許我們白色恐怖的遭遇,終有一日可撥雲見日,政府願意承認錯誤,道歉賠償,但我們更希望民眾看到我們所受的不平。

我常配合會裡的呼召,走到立法院請願、抗議。當時任立法委員的受難者謝聰敏,可以進入立法院,即時通知在門外的我們在議事立法討論的過程。我想,如果這是屬於我們的權益,為什麼還需要這麼辛苦 ?」


為什麼要這麼辛苦

政府設立唯一保存白恐歷史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成立四年來,轉型正義到底實現了什麼 ?

受難者們歷經五十年代草菅人命的白恐傷害,承受著生殺予奪、隨時被槍斃、酷刑烤打,出獄後走頭無路,到解嚴後必須自己推動補償作業DIY,「Do It Yourself」一切自己來,搶救白恐歷史DIY、搶救綠島的不義遺址DIY、搶救景美看守所的不義遺址DIY。這些遺址都是前輩們搶救回來的!!!

現在已經是2021年了,民主進步黨也打敗中國國民黨重新執政了!我們依然在DIY,訴求賠償DIY,搶救被持續破壞中的白恐遺址,以保存歷史,也要前輩和家屬們DIY嗎?

我們更希望民眾看到我們所受的不平

受難者前輩們被槍斃、犧牲青春坐的黑牢,拼命爭取來的民主聖地,大家努力催生政府成立人權館,保存白恐歷史。 誰知轉眼間,做官的做官,升官的升官,人權館還沒有檢討本業即保存、推動白恐歷史的成果,竟然在最重要的不義遺址上,企圖透過建立新館來破壞白恐歷史遺址的完整性,並預謀以其他人權議題來淡化白恐及轉型正義,忽視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是民進黨在野時最重要的主張與訴求,這是民進黨政府所追求的價值嗎?

人權絕對是普世的重要價值。國家人權博物館是因有前輩們的性命才能換來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與白色恐怖綠島紀念園區的設立,有多少前輩、家屬,在兩個園區哭泣、憤怒、大喊不正義,當轉型正義根本尚未成功之時,人權館主事者竟敢在不義遺址上就這麼輕鬆地說聲:「我們要做現代人權議題」嗎?

本會重申,我們從未阻止其他人權議題的推廣。但是緊鄰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旁,從前也屬於景美看守所一角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未來新館腹地,完全不適合以任何普世人權議題來淡化白恐歷史,保存完整的白恐歷史和遺址是完全不能退讓的底線!!

本會建議,受難者團體關切的中正紀念堂,比國家人權博物館更適合宣揚普世人權,這些在戒嚴時期被剝奪的權利,現在正可以在自由廣場和中正紀念堂大廳大鳴大放,舉辦大型的國際性人權會議,與會者也以順道造訪總統府、二二八和平公園,這是再恰當也不過的決策了!讓普世人權在中正紀念堂發光發熱,台灣加油!

對國家人權博物館,淡化白恐歷史,SAY NO!NO!NO!

台灣人權景美園區是白色恐怖歷史遺址紀念地,屬於白恐歷史附屬建築的新館就是只有白恐歷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