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正在凌遲台灣!無論生育率是「1.00」還是「1.99」...台灣人口注定腰斬

政事觀察站

作者 ● 河合雅司/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編輯室報告〉給臺灣的未來年表

人口減少,對我們的生活究竟會帶來哪些影響?人少了,就不會像現在這麼擁擠,生活會比較舒適;空屋率高,房價應該就會變低,也比較好買?

或許如此。但另一方面,少子化和老化速度過快,將來便無人能支撐整個社會,高度依賴年輕人力的職業(例如國防、醫療救護、警備、交通等等)無以為繼,社會安全無法獲得保障,人人自危。

工作年齡人口減少,意味著繳稅的人也減少了,國家稅收不足,連預算都無法編列,該維護的基礎建設只能放著不管,故障毀壞成為常態。

因為人口過少,消費規模也變小了,大家賺的錢當然更少,目前三步一家、五步一店的便利商店和速食店被迫關門,電商與物流服務前後端的人力也不足,24小時到貨的服務走入歷史;醫療院所也逐漸減少,即使是小型診所,也變得離家甚遠。

此外,由於搭乘大眾運輸系統的人變少了,許多路線被迫裁撤、減班;捷運和火車的班距變得更長,甚至為了省電省人力,電梯和電扶梯形同虛設,除了月臺外都是一片黑漆漆的。

更別提社會保險破產、長照人力缺口、孤獨死、下流老人……等更深刻的問題。

另外,有些影響已經在偏鄉發生,也往往是城市所看不見的:鎮上唯一的學校從「國小」變成「分校」,再變成「分班」,最後完全廢校。

拔個牙得搭20分鐘的車到隔壁鎮,便利商店得開30分鐘的車才找得到;公車2小時才來一班,下午4點就收班;入夜後,整個城鎮宛如鬼城,所謂的「隔壁鄰居」其實只有頹圯的空屋……

這樣的生活真的能算得上舒適嗎?再退一百步來說,能算得上安全嗎?

本書很清楚地讓讀者知道,高齡少子化所帶來的社會衝擊不會只和某些人有關,而書中所提出的預測不但很可能在日本成真,也極有可能在臺灣成真。

因人口減少而變得「地廣人稀」的生活不會只有浪漫的美好,還有更多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現在輪到我們想想了:政府與民代究竟在高齡少子化問題上做了哪些努力?這些努力的方向對嗎?這些措施真的對人民有益嗎?如果總樂觀地想著「以後的事以後再說」,我們就只能落得不斷被越來越惡化的未來窮追猛打的下場。

 

沒進入狀況的人們

日本正處在少子高齡化社會,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常識」。但是正確了解實際狀況的人又有多少呢?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經常有機會接觸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地方首長與經濟界大老,但即便是對政策決定握有重大影響力的他們,對少子高齡化問題也缺乏正確的了解。

「少子化」看來是無法停止的。雖然因為育兒支援政策奏效,總生育率(每位婦女一生所生育子女總數的推算值)多少獲得改善,但未來的出生人數卻無法增加(理由容後再述)。

至於國家的「高齡化」,是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人口日漸老去所造成的。

幾年後,包含東京在內,所有自治體的人口都會減少,甚至還有人認為日本可能會消失。

現在已經不是為了部分自治體的人口增加或減少患得患失的時候了,我們必須更加正視全體人口減少的事實,並擬定長期政策。

 

「論壇」中不負責的討論

另一方面,在所謂的「論壇」中,沒抓到重點的人口對策也非常引人注目。「運用AI(人工智慧)或接受移民以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就是典型的樂觀主張。

的確,透過機械化或移民的填補,或許多少可以應付當下人口不足的問題。但日本的勞動力人口在十幾年後,預估將會減少近1000萬人,不可能用機械或外國人取代所有的勞動力。

最近反思這些悲觀主義的論調也越來越多,設法用正面態度看待人口減少的問題,或許能讓不清楚現實的聽眾接受,譬如「人口減少是日本的機會」「人口減少反而是經濟成長的優勢」等等。

當然,確實有些國家即使邁向少子高齡化,經濟依然能夠成長。

「雖然人口減少,但我們還是可以過著富足的生活;只要提高生產率、在相同的勞動時間內從事附加價值更高的工作即可。如果能提升每位勞工的國民生產毛額(GDP),每個人的所得就會增加。」

從短期發展的角度來看,這種論點的確能夠成立;我也認為提升勞動生產率很重要,並不打算否定這點。但無論人口是否減少,這都是我們的目標;而人口減少的問題,也不只是提升勞動生產率就能立刻解決的吧?

現在應該討論的是,人口的絕對數量劇減、高齡者激增將產生哪些弊病,而這些弊病又該如何應對。即使經濟持續成長,也絕對不可能遏止少子化或減緩高齡者激增的速度。

我們絕對不能靠著樂觀論述來逃避現實;即使是「不利的真相」,也必須面對,不能別開目光。

 

「寧靜危機」將侵蝕生活

想當然耳,在人口劇減的過程中,社會也不得不面臨重大變化,這些變化有時可能招致混亂。

如果重新整理我們亟需面對的課題,可以分成以下4點。

1點不用說,就是出生人數減少。第2點則是高齡者激增。第3點是伴隨著工作年齡人口(2064歲)驟減而來的社會支撐者不足。第4點則是以上幾點交互作用下所帶來的人口減少。

這幾點將對社會各層面帶來影響,因此我們首先必須了解這4個問題的真面目。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大量收集政府與政府相關機構公布的各種資料,試著進行仔細分析。後面的正文會再詳述,從分析中看見的日本未來圖像相當令人震驚。

人口減少帶來的日常變化微乎其微;就算要我指出「昨天和今天的差異」,我大概也沒辦法回答。因為不容易感受到影響,所以人們對此漠不關心。但這就是人口問題真正的難處:速度雖然緩慢,但卻實實在在地凌遲、侵蝕每位國民的生活。

我將這種狀況稱為「寧靜危機」。

 

2016年,出生人數跌破100萬人,社會將失去活力

如同各位所知,日本正高速朝著少子化邁進。2016年的出生人數僅有98萬1000人,首度跌破100萬人大關。戰後的出生人數最高峰,出現在戰敗後不久的1949年,人數為269萬6638人(第1次嬰兒潮),換句話說,不到70年,出生人數就減少近1/3。

但我們真正應該擔憂的不是年出生人數跌破100萬人,而是出生人數減少的趨勢今後也會持續下去。接下來的出生人數將如同從陡坡往下滾似的,預估在2065年將減少至55萬7000人,2115年將減少到剩下31萬8000人(根據前述社人研的預估統計)。

也就是說,少子高齡化與人口不足問題才要正式登場。一對父母只生一個小孩,就像把一張紙對折一樣,紙的面積會剩下一半。如果下一個世代也只生一個小孩,就像把這張紙再對折,面積只剩下四分之一。像這樣把紙一再對折,就算原本很大的紙,面積也會一下子變得很小。

那麼,出生人口的減少,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舉例來說,人才的培育與確保將會變得困難。因為出生人數劇減,各領域就無法再像過去那樣人才輩出。過去的人手不足,有很大一部分是受景氣影響,但今後絕對會陷入缺乏後繼者的困境。如果人才爭奪戰總是由特定領域勝出,甚至有可能導致社會無法正常運作。

影響還不只如此。一般來說,人數越多,彼此之間就越能切磋琢磨,提升整體水準。因此,如果屬於年輕世代的人數減少,就很難進行創新改革。

不只農業與建設業等勞力工作需要年輕人,也有許多職業需要年輕領導者:音樂、時尚、新文化傳播的領導者有許多都是年輕人。因此出生人數驟減的社會,將在各方面失去活力。

 

即使改善生育率也無法增加出生人數

「總生育率」是一種測量少子化的指標,指的是一名女性在一生中生育子女總數的估算值。戰爭剛結束的1947年為4.54,最近2015年的數字則為1.45,不到當時的三分之一。

接下來,我們試著把這個數字簡化為一對夫妻的情況來思考。孩子是父親與母親兩人所生下的後代。

所以如果想要維持目前的人口規模,總生育率必須為「2.00」(嚴格來說是2.07)。達到「3」以上,人口才會開始增加,如果是「1」開頭,無論是「1.00」還是「1.99」,每對父母的子女數都只會以一人計。

換句話說,下一個世代的人口規模將會減半。

那麼「1.00」與「1.99」有什麼差別呢?差別就在於後者的出生人數減少速度較緩慢。就現狀來看,我們的社會中有些人沒結婚,也有夫妻沒生小孩。

看了以上的說明,想必大家都能了解現狀的1.45這個數字有多危急。

歷任政府都千方百計想提升總生育率。安倍內閣還把國民自己所期望的生育率定義為「國民希望出生率」,目標是把這個數字恢復到1.8左右。

因為「要恢復到2.07很難」,所以換句話說,這個目標的意義在於「目前的人口規模實在無法維持,至少要抑制人口減少的速度」。

但遺憾的是,就連安倍內閣如此拚命努力,依然沒有什麼意義。各位或許不太知道,事實上即使總生育率改善,出生人數也不會增加,反而還會減少。這就是我們目前被迫面對的「極為嚴峻的現實」。

 

2020年,每2位女性就有150歲以上──「能生育的女性」驟減,少子化招來更嚴重的少子化

現在日本的少子化已經很難踩剎車了;即便少子化的現象能夠消失,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或許有人期待「說不定能迎來新的嬰兒潮」,但只有一點點的嬰兒潮,並不足以改變少子化的趨勢。

即使總生育率改善,出生人數也不會增加,反而還會減少。這是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未來有機會成為母親的女孩,受到目前為止的少子化影響,人數正逐漸減少的緣故。女性人數已經因過去少子化造成的出生人數減少而下滑,將來能夠生小孩的女性人數更是會大幅縮減。

各位只要看了育齡婦女人口數的預估統計就能一目了然。

現在進入四年制大學就讀、畢業後進入職場的女性增加,因此我們以25至39歲為育齡,追蹤該年齡層女性的人數。在2015年的人口普查中,該年齡層的女性有1087萬人,但在2040年將會減少到814萬人,是2015年的75%左右;而到了2065年,則會減少到將近一半的612萬人(社人研預估統計)。

接著再看總生育率,2015年為1.45,水準相當低。即使今後少子化政策奏效,總生育率倍增,也因為有機會成為母親的女性人數減半,使得出生人數無法提升──如果能夠回到一對夫妻生育五、六名子女的時代當然另當別論,但很難想像事到如今,我們還能回到過去的「多產社會」。

接著,再回顧過去的實際數值。目前為止,最低的總生育率是2005年的1.26;這個數字與2015年的最新資料1.45相比,上升了0.19。所以如果只看總生育率,似乎可以說少子化的情況正逐漸改善。

但若比較年度出生人數,從2005年的106萬2530人到2015年的100萬5677人,反而還少了5萬6853人,表示少子化的狀況實際上仍在惡化。

日本社會已經陷入「少子化招來更嚴重的少子化」的惡性循環。如果仔細分析這些數字,就會很清楚出生人數大幅回升的希望渺茫。

 

【更多報導】走過「東京著衣」及婚變》34歲周品均重新出發:即便心力交瘁,還是要保持優雅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書名:未來年表:人口減少的衝擊,高齡化的寧靜危機
作者:河合雅司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8/01/01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