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服員短缺 彈性調整人力運用最大化

台北市 / 林彥汝 宋佾璋綜合報導

高齡社會的台灣,照顧殺人悲劇層出不窮,居服員被認為是關鍵角色!可惜的是,投入的人卻太少,目前缺口仍將近1萬人。而長照2.0居服員的服務,改以「項目計費」,也被批評不好用、不夠人性化。這回我們跟著一名,67歲的居服員,實際到照顧者家中拍攝,發現確實有些項目「看得到,吃不到」。學者建議,服務項目和使用時數,應該依個案狀況彈性調整,才能讓人力運用更活用,幫助更多家庭。

要防止照顧者殺人悲劇發生,居服員被認為是關鍵角色!然而,投入的人卻很少,目前缺口仍將近1萬人。而長照2.0居服員的服務,改以「項目計費」,也被批評不好用、不夠人性化。這回我們跟著一名,67歲的居服員,進到照顧者家中,發現確實有些項目「看得到,吃不到」。學者建議,服務項目和使用時數,能依個案狀況彈性調整,才能讓人力運用更活用,幫助更多家庭。

早上8點半,居服員賴簡秀蘭,準時抵達服務個案家裡,居服員賴簡秀蘭:「帥哥,快點起來喔,我們等一下要洗澡。」雖然她已經67歲,身體卻很硬朗,深深熱愛這份工作,居服員賴簡秀蘭:「我感覺說,可以做愛心啊,也可以賺錢,一舉兩得,很好啊。」她協助的對象,是48歲的阿忠,因為腦性麻痺,手腳嚴重彎曲,秀蘭姐必須手腳併用,細心的幫他伸展按摩,居服員賴簡秀蘭:「再再大力一點,這樣太痛了,他都忍痛,他沒有這樣把他拉,每次都說他很痛,這裡痛,那裡痛,他大我兒子才1歲而已,我覺得他就是我兒子,我以後也是,我也是會這樣,深深感覺被需要,對啊對。」

長年下來,她和阿忠累積深厚的信任感,伸展半個小時,已經汗流夾背,緊接著是協助沐浴,居服員賴簡秀蘭:「你不要刷牙,不行啦,都要做啦,都做一做啦。」阿忠平時的主要照顧者是媽媽,秀蘭姐一周來6次,大大緩解家人照顧的壓力,服務個案阿忠,像我知道我什麼都不方便,所以很感謝有她的幫忙,阿忠爸爸:「我老婆很辛苦,整天都要照顧他,讀國中的時候,我老婆也要載去讀,中午也要去餵飯。」阿忠是中低收入戶,申請肢體關節服務,1次只要9元,沐浴16元,另外還有多項服務,讓照顧者申請,然而居服員只能按照項目服務,不夠活化,也挨批不好用。

居服員賴簡秀蘭:「就是太短,因為你(陪就醫)去給醫生看,你先掛號,你太晚了去,你也是要等人,等2個3個過去才看到你,半小時怎麼夠。」服務個案阿忠,比如說,過年的時候放假,放很多天,我的朋友,他自己不能動,他怎麼辦,社會福利基金會主任李佩瑜:「多項溝通啦,就是希望我們居服單位,如果發現案主的需求變了,今天我們服務員是會,很立即的告訴我們居服督導,那我們督導就可以再往,就是公部門那邊,或是跟個管做聯繫做調整,但就是有時候會,一來一往之間,會花掉好幾天的時間,那希望就是中央這邊,可以給我們的彈性是大一點,這個案確實他就是不方便行走的話,那我們可能有更多,我們看到的需求,可以讓我們先,先快一點進入。」

109年統計,居家照服員的缺口,仍有9600人,教授建議,人力少政策得更活用,才能用得精算,社會福利基金會主任李佩瑜:「進案量來說,它就是每一個個管大概都可以卡,1比10030案左右,所以其實是那個,案量是源源不絕的進來。」居家服務員是非常需要,這麼多人人才的進駐,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李玉春:「目前之所以不好用,是因為我們就是把這個服務零碎化,但是如果說,我們真的有需要有一整段的時間,或者說比較長時間的陪伴,那這個是可以透過照服計畫的擬定,讓它能夠更配合,我們家人的需要。」

居服員要服務的每個家庭,都各有難題,他們要深入了解各個環節,幫助照顧者獲得最大的喘息空間,同時取得被照顧者的信任,而這需要政府的全力支援,讓政策活化,台灣這條長照之路,才能走得更遠更廣。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