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猛攻府城 曾國藩站穩艋舺

文/賴祥蔚
·6 分鐘 (閱讀時間)
霧峰林家花園內的萊園,是林獻堂父親林文察為安養母親所建,圖為其中的戲台。(林欣儀攝)
霧峰林家花園內的萊園,是林獻堂父親林文察為安養母親所建,圖為其中的戲台。(林欣儀攝)

林文察搖頭:「不會。原以為清廷很快就會分崩離析,沒想到並非如此。刺殺了曾國藩與左宗棠,可能換上李鴻章與劉坤一,還是沒完沒了。」

胡雪巖略一思索:「大人不能只恢復福建局面,卻放棄台灣戰場。」不言可知,如果台灣收復是由他人完成,必將成為左宗棠仕途的污點。

左宗棠:「台灣戰事不易,我又忙於福建,中間隔著台海,多有不便。」

胡雪巖:「可否聽我一言。」

左宗棠拍掌:「固所願也,不敢求爾。」

胡雪巖獻計:「不妨如此。」

左宗棠拍掌:「此計大妙!」

八月十九日,左宗棠在福州馬尾設立福州船政局,設有鐵廠、馬尾造船廠和船政學堂,是第一個新式造船廠,有利於跨海用兵。

軍隊餓到奄奄一息

左宗棠繼續從府城猛攻,漸漸推進到了嘉義。

曾國藩抵台,從淡水穩扎穩打,步步為營,也站穩了艋舺。

曾國藩到台灣不久,民間開始有傳言說:林文察求得的籤詩,其實是預言他的末日,「得安寧」就是長眠,至於「貴人」指的是平定太平天國的曾國藩,而最後一句「兇事脫出見太平」,「太平」當然就是指天國了。還有流傳說:「貴人」與「見太平」指的是曾國藩,媽祖預言了朝廷派他來台灣平亂。

民心頗受影響。

林文察大怒:「一定是曾國藩放出來的謠言!」

左宗棠與曾國藩都覺得這場仗難打。太平軍雖然聲勢浩大,但是背離傳統宗教與儒家思想,可以動員鄉勇保家衛道,可是台灣的大瀛國既信仰媽祖又強調保衛鄉土,外地調來的綠營與鄉勇反而變成了入侵者。

天命二年八月,清軍跟大瀛軍爭奪嘉義,來回數次,死傷數千。

大瀛國嘉義總督賴得福撂話:「我不但要反攻嘉義,還要把左宗棠的福州打下來。得福、得福,註定要得到福州,到時再請皇帝封我福王。」

結果賴得福在衝鋒陷陣時中炮陣亡。

同一天,福州開來的運兵船遇上颱風而沉沒。

消息傳來,大瀛軍相信這是賴得福顯靈,奮勇衝殺。左宗棠後退回府城。

天命二年十月,曾國藩包圍竹塹,勸說當地的鄉紳就算不協助官兵,也應該保持中立。

此一分化策略奏效,城中大瀛軍的外援斷絕,大瀛國淡水總督徐必成與軍隊餓到奄奄一息,無力再戰。城破。

楊廷鰲這時正在竹塹,城破之時受創罹難。

戰火在天命二年的除夕之前,燒到了彰化外圍。戰事激烈,大瀛帝國許多開國功臣都已戰死。

武親王兼左丞相兼兵部尚書林文明親自帶領精銳部隊死守斗六城,雖然陷入重兵包圍,但是仍然勇猛,經常突圍攻擊,牽制左宗棠的北上。

皇宮禁衛軍統領林連招奉派兼任彰化總督,帶領大瀛國的禁衛軍死守大安溪防線。當日在浙江打仗,林連招聽賴得福跟李財聊起何桂清從書僮當上總督的故事,心想:「阿財如果還在,現在應該也當上總督了。」想到賴得福戰歿了,頗感唏噓。

除夕這天,林文察回到阿罩霧林家跟家人團聚。他天性不喜歡奢糜,稱帝之後的生活起居跟以前差別不大,常跟全家一起圍爐聚餐。如今戰情吃緊,能好好吃一頓飯也彌足珍貴。

這頓飯氣氛低迷。先前不管戰情如何,林文察都不讓外界的紛擾影響母親的心情。但是林文明陷入苦戰,很久沒有回阿罩霧林家了。一天前,林連招中炮而死,林小蘭衝進敵軍以死殉夫。

飯後戴蔥娘問林文察:「戰況不如預期?。」

林文察:「戰事陷入僵持,百姓痛苦。有人建議刺殺曾、左二位。」

戴蔥娘:「然後問題會解決嗎?」

林文察搖頭:「不會。原以為清廷很快就會分崩離析,沒想到並非如此。刺殺了曾國藩與左宗棠,可能換上李鴻章與劉坤一,還是沒完沒了。」

戴蔥娘:「撐得下去嗎?」

林文察:「只守彰化不是問題,可以苦撐待變,只是百姓必定不好受。」他在開國之初宣布田賦減半,如今因為戰事延燒,以預借名義先徵募的款項早已超過本來的田賦數倍,連年陣亡的台勇更達到了數萬人。

戴蔥娘:「不妨跟清廷談判,隔海分治、稱臣進貢?」

林文察微笑:「不得已也只好如此了。」他其實已經派林文鳳接觸過了,但是左宗棠那邊回話:兩宮太后與同治皇帝談也不願意談。林文察看到母親又增添了不少皺紋與白髮,心中不安。

想起剛剛圍爐的氣氛,人人都在強顏歡笑,臉上卻藏不住憂愁,這是自己想要追求的平安嗎?林文察自問,卻沒有答案。

夜晚寂靜,彷彿可以聽到遠方的炮聲。林文察知道這時已無路可退,想起自己連累百姓,接下來還可能禍延母親等家人,不知不覺走入大廳,來到媽祖神像忍不住俯跪叩拜,祈求指引。

稱帝之前的擺設

接連幾天日夜憂思,一旦跪倒頓覺疲憊不堪,直欲睡去。

「孝廉公楊廷鰲求見。」家丁傳話。

「楊老師?他不是死了嗎?」林文察聽了一驚,整個人清醒過來。楊廷鰲幾個月前到竹塹拜訪林占梅,卻遇上曾國藩大軍圍城,城破而死。

「快請。」林文察趕緊起身,心想:「莫非楊老師當日沒死?」環顧周遭,卻發現大廳燭火明亮許多,再一看,擺設跟剛剛自己進來的時候也不一樣。

「這不是我稱帝之前的擺設嗎?什麼時候改回來了?」林文察納悶。

「文察,孝廉公到了。」

林文察聽到這聲音嚇一跳,一看果然是林連招。

林文察大喜:「連招,你回來了!」雙手緊抓林連招雙臂。

林連招滿臉訝異:「從哪裡回來?」

林文察發現,眼前的這個林連招年輕了許多,不是先前帶兵出征的那個林連招。而且,林連招竟然是稱他名字而不是皇上。他升任提督之後,家人在外已改稱他官銜,但是在家裡還是叫名字。稱帝之後,不分內外都改稱他為皇上。

楊廷鰲走了進來:「軍門大人,老夫來看你了。」

林文察心中訝異:「建國稱帝都已三年,怎麼老師還叫我軍門?」

楊廷鰲看林文察反應奇異,又叫了一聲:「軍門?文察?」

林文察回過神來:「老師您先請這邊坐,我,我去倒杯茶。」說完快步走出大廳。

林連招一愣:「倒杯茶?」放著好幾個家丁不叫喚,自己去倒茶?(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