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特朗普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選會如何改變美國

·7 分鐘 (閱讀時間)
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
巴雷特以才思敏捷著稱,曾就讀於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學院。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進入最高法院的決定並不太出人意料。

巴雷特長期擔任學術職務,是一名上訴法院法官,育有七名子女,一直是最高法院席位的熱門人選。

作為現任總統,特朗普有權選擇提名人選。據報道特朗普曾說過,他一直在為這一時刻「留著她」——在年長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後,固定成員為九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出現了一個空缺。

特朗普只花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便迅速將48歲的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送上提名流程,如今她已經在一個參議院委員會面前完成了四天的確認聽證會。

美國時間本周一,參議院全體議員對她的任命進行投票,參議院以52票對48票贊成,批准了對艾米·科尼·巴雷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

這是特朗普在大選前讓最高法院整體傾向繼續向右傾斜的一次機會。大選後,特朗普或許會失去權力。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喬納森·特雷(Jonathan Turley)認為,由巴雷特法官在持槍權和移民案件上的記錄來判斷,金斯伯格過去投票有多左,巴雷特在最高法院的投票就將會有多右。

「在最高法院歷史中,金斯伯格是最有一致性的自由派投票記錄擁有者之一,巴雷特也有著同樣的一致性和承諾,」他表示。

「與一些提名人選不同,她不是正在成型中的法官。她是一個最後『可交付』保守派選票的人。」

而最高法院保守派佔多數的局面和她手中的一票,可以對接下來的幾十年起到影響,尤其是在墮胎權和「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也稱為『奧巴馬醫改』)等爭議較大的議題上。

巴雷特法官在墮胎及同性婚姻方面的法學意見與言論讓她收到了宗教右派的歡迎,但也遭到了自由主義者的強烈反對。

巴雷特與家人在特朗普的提名儀式上
巴雷特與家人在特朗普的提名儀式上

但作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她多次強調,她的信仰並不會影響工作。

巴雷特法官與她的丈夫傑西(Jesse)居住在印尼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她的丈夫此前是一名聯邦檢察官,目前在一間私人公司工作。他們夫妻二人有七名子女,其中兩名領養自海地(Haiti)。她自己還是七名兄弟姐妹中年齡最大的。

巴雷特以才思敏捷著稱,曾就讀於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學院,以年級第一的成績畢業,並曾經擔任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她曾評價斯卡利亞為當時最高法院中「最堅定的保守派」。

與她的導師斯卡利亞一樣,巴雷特也是一名原旨主義者(originalist)。原旨主義認為,法官在解釋憲法中的詞句時需要以原作者們創立憲法時的原意出發。

許多自由主義者反對這種嚴格的方式,他們稱必須要有與時俱進的空間。

在參議院聽證會期間,巴雷特試圖淡化外界對她擁有黨派或個人觀點的說法,她表示:「法官必須根據法律被書面寫下的形式,而不是以法官希望法律被書寫的形式運用法律。」

巴雷特法官同時還表示,「政策決定和價值觀上的判斷」應該由選舉產生的政客們作出,而非最高法院的法官們。

但幾乎沒有民主黨或共和黨人相信,她在最高法院除了是一名一貫的保守派成員外會做更多。

圍繞最高法院的較量

Supreme Court
Supreme Court

在巴雷特法官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她都在聖母大學母校聖母大學擔任教授,她還多次被選為年度教授。她的學生戴恩·卡薩瓦(Deion Kathawa)今年稍早時間上了她的一門課,戴恩向BBC表示,巴雷特受學生歡迎,因為她讓所有人都參與討論。他認為,巴雷特「讓氣氛和諧、文明、思想公正、才思敏捷,且致力於我們憲法所保護的法治精神」。

而她的另一名學生向新聞網站WBEZ表示,「我感覺有些矛盾,因為……她是一名很好的教授。她從不在課堂上討論政治……但我完全不認同她的意識形態。我不認為她會對這個國家和最高法院帶來好處。」

2017年,巴雷特獲得特朗普提名出任上訴法院法官,在位於芝加哥的第七巡迴法院工作。她定期在法院與家之間通勤,這需要花費超過一個半小時時間。她的一名朋友曾向《南本德論壇報》(South Bend Tribune)透露,巴雷特習慣早起,通常在4點到5點之間起牀。「這是真的,」聖母大學教授保羅·卡羅扎(Paolo Carozza)表示,「我在那之後不久便會在健身房看到她。」

卡羅扎教授見證了巴雷特法官從學生走向老師再走向首席法官的一路歷程,對她評價積極。「這個圈子又小聯繫又緊密,所以我在社交上也認識她。她是一個普通人,熱情,善良。」

在巴雷特法官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她都在聖母大學母校聖母大學擔任教授,她還多次被選為年度教授。
在巴雷特法官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她都在聖母大學母校聖母大學擔任教授,她還多次被選為年度教授。

卡羅扎本身也有宗教信仰,他認為質疑一名候選人他們的信仰是否會干預工作是合理的做法。「但她已經強硬地回答了那些問題……我擔心她現在已經淪為一個意識形態上的被嘲諷的對象,這讓我感到痛苦,因為我知道她是一個多麼多彩且體貼的人。」

在巴雷特上訴法庭法官的確認聽證會上,她曾與參議員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有過一次爭議極大的對話,范斯坦當時表示擔憂,擔心她的信仰可能影響她對法律的看法。「教條在你內心喧囂,」范斯坦以指控的語氣表示。挑釁的的天主教徒們之後將這句話的英文「The dogma lives loudly within you」以玩笑的語氣印在馬克杯上。

巴雷特法官曾在許多場合為自己辯護。「我需要強調,我個人的教會所屬或者我的宗教信仰並不會影響我履行作為法官的職責,」她曾經表示。

然而她與一個保守派基督教信仰團體「讚美的子民」(People of Praise)的關係被美國媒體討論諸多。LGBT群體發現這個團體網絡中的學校指出,性關係只應該在異性戀已婚情侶之間發生。

LGBTQ發聲團體「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對巴雷特的確認表示強烈反對,稱她為「對LGBTQ權利的絶對威脅」。

田納西州孟菲斯羅德學院名人堂懸掛的最高法院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照片
田納西州孟菲斯羅德學院名人堂懸掛的最高法院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照片(右)。

主張人工流產為合法的古特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拒絶就巴雷特法官單獨進行評論,但他們表示,任命任何新的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都會「對性與生育健康及權利帶來毀滅性的破壞」。

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一個終身職位,為了得到這一席位,巴雷特法官仍需通過艱難的確認聽證會,民主黨參議員們會採取強硬立場,提出許多他們選民的擔憂。

特雷教授認為,從巴雷特在充滿敵意的上訴法院法官聽證會上表現出的「文明而堅定的態度」來看,她得到這一席位沒有任何懸念。

「她表現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鎮定和控制能力……她(上訴法院)的確認聽證會是最高法院聽證會的一次演練。她早已是大型比賽的玩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