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日本在臺灣和香港政策上更加主動積極」──世界首位重金屬搖滾議員Freddy林昶佐關於新世代臺日關係的思考

高橋郁文
·10 分鐘 (閱讀時間)

以李登輝為代表的受過日本教育的一代人漸漸成為歷史的今天,新一代的臺灣人究竟持有什麼樣的日本觀呢?在東日本大地震10週年的今天,編輯部以線上形式採訪了立法委員兼金屬搖滾樂團「閃靈(Chthonic)」的主唱Freddy林昶佐。

希望臺日關係在政府層次上也更加深化

「從短期來看,我希望日本政府能打破以往和臺灣政府交流的自我約束、限制,例如像美國一樣由政府高層官員進行訪臺;從長期來看,希望雙方達成包括建立邦交在內的國家關係正常化。我明白在日本,熱心與臺灣交流的主要是日本保守派人士。這可能和我們這樣的自由派思想並不相同。但我覺得臺日之間擁有能夠超越這種不同的基礎。由於想法不同,所以要加強雙方的交流,並推進國家關係的正常化。這樣一來,臺灣才不會被『一個中國』的框架限制,被抹殺其存在的事實。」

如此回答的是臺灣的立法委員兼音樂家的Freddy林昶佐。他與因「口罩地圖」在日本打下知名度的唐鳳行政院政務委員,及以Cosplay(角色扮演)大受年輕人歡迎的賴品妤立法委員,以持有臺灣本位的政治觀,成為當今臺灣社會充滿彈性和多樣性的年輕意見領袖的代表。


Freddy林昶佐先生

這一代臺灣人從李登輝為代表的受過戰前日本教育的日語世代來看,屬於孫子輩世代。他們和祖父輩之間的差別在於是否以日語為媒介來吸收日本文化,但即便在當局限制日本訊息的戒嚴體制下,仍與日本文化共同成長。

「在無意識中,日本就在身旁。我想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人對日本的共同回憶。對我來說,日本的代表就是《キン肉マン》(格鬥金肉人)、《ドラゴンボール》(七龍珠)和志村健,而現在臺灣的小孩子在看《鬼滅之刃》。所以『日本』一直都在我們身旁。富有想像力,社會似乎充滿趣味,這就是我小時候對日本的印象。讀小學的時候,第一次和家人一起到日本旅行。當時對日本的觀感是『城市街道很乾淨、很有秩序、安全』。我想當時有很多臺灣人都有這樣的日本觀吧。」

但另一方面,Freddy在長大之後發現,所謂的日本井然有序的社會,背後是由看不到的壓力所形塑而成的。因此如今對小時候持有的印象產生了隔閡。

「例如在閃靈的演唱會後,非常輕鬆的聚會中,日本的歌迷和歐美的歌迷不同,會事先準備好我們喜愛的東西作為禮物,覺得非常貼心、很有禮貌。但對話時感覺仍嫌慎重,導致有時會覺得沒有真正交心。說不定他們平常就處在這種壓抑的生活氛圍,因此不知不覺中已經內化了。」

接著,並補充說道,這幾年臺灣人的日本觀,由從前的學習效仿的對象,變為朋友的立場。

「例如,對於同性婚姻、原住民族等社會議題,今日的臺灣走在日本之前。其代表例子就是唐鳳政委吧。她體現的是跳脫傳統亞洲文化圈、珍惜多樣性的現代臺灣社會。說不定那只是因為臺灣社會看不見的壓力比較小,人們易於接受新的想法。但曾經作為學習對象的日本,感覺上如今成了夥伙、朋友。並且,不能所有事情都想從日本身上學習,要自己主動尋求解決方法。這樣的日本觀已經滲透到臺灣新的世代了。」


Freddy林昶佐先生

從李登輝身上找出日本人失去的東西

Freddy對於國際性的人權保護議題上,也非常積極參與,因而聞名。還曾擔任過國際特赦組織的臺灣分會理事長。

「我從4歲時開始學鋼琴,後踏進搖滾樂的世界。後來發現歐美的音樂家們很積極地將政治、社會的自我意見融入他們的音樂中。我也將自己的觀點融入音樂裡,然後親身實際參與社會活動。離開國民黨主導的中華中心主義的學校教育中教導的觀點,以不同立場來看待很多事務後,逐漸和國際特赦組織接軌。」


在「閃靈(Chthonic)」中擔任主唱的Freddy林昶佐先生

以臺灣為主體的思想,加上參與世界性的人權保護活動後,2004年,Freddy作為第1屆學生,進入李登輝為傳遞自身思想和政治觀的政治私塾李登輝學校。

「我在李登輝總統身邊學習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總統職務,開始和政壇保持距離的時期。但當時我看到的李總統,是一位無法從他的年齡想像的,充滿著知識欲的先生。有時對我手上的漫畫感興趣;談到關於科技方面的話題時,他希望深入理解IT和IoT的差別、更想認識AI等等,不斷想獲得新知。有趣的是,他的這種態度,在我認識的日本人身上是沒有看過的。」


2004年,Cosplay(角色扮演)「魁!!男塾」的Freddy林昶佐先生(左)和李登輝前總統(右)

然後Freddy歸納出一種想法:日本人對李總統產生共鳴,是因為現代的他們在不知不覺中追尋並補回他們曾經擁有卻失去的東西。

「每當看到日本人對李總統的致敬和引用他的著作時,我會覺得日本人是在填補他們失去的東西。戰後的日本人由於對戰爭感到內疚,而傾向內斂,迴避在亞洲應肩負的領導性和應承擔起的責任。例如在區域的穩定方面,一直很在乎周邊國家對自己的言詞持有什麼樣的看法。始終都很謹慎、很保守。但日本無論從政治還是社會,在亞洲是數一數二的大國。有責任對區域發展做出貢獻、承擔其責任。這種日本人一直壓抑的東西,從李總統的言詞裡得到填補了吧。」


前往李登輝前總統的追思禮拜的Freddy林昶佐先生

踏入政界和親友唐鳳的重逢

2014年發生了讓Freddy正式踏進政界的事件:即當時的執政黨國民黨和中國之間簽署服貿協議,導致整個社會引發反彈的太陽花學運。

當初Freddy認為作為年長的自己應有的角色應是支持那些20到30歲的學生。但與運動關係深化後,強烈感到那些年輕人的將來和生活正面臨著危機。其後學運發展出以學運的領袖們為中心推進的「時代力量」黨的創黨。Freddy也加入其中。後在2016年以時代力量黨員身份參選立法委員選舉,並獲選擔任立委職務。

「起初我很煩惱該不該參選。我的選區是一個面臨高齡化問題甚重的地區,而且國民黨的資深立委在這裡建立了強固的地盤,因此選戰勢必非常辛苦。但是在太陽花學運裡一直鼓動年輕人,到了關鍵時刻卻選擇退避,我覺得這樣很不好。但又覺得要做就要做誰也沒有達成過的事。我就以這種心態加入選戰。其後因想法的不同,我離開了黨,變為無黨籍身分。但還是和初選時同樣認真面對選戰,獲得連任立委的機會。」


在立法院發言的Freddy林昶佐先生

2020年由於新型冠狀病毒所帶來的疫情,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臺灣的防疫措施。其中成為戰略物質的口罩,以數位技術將各地的銷售庫存可視化的「口罩地圖」,其主導製作並企劃的唐鳳,在日本也大受矚目。

其實Freddy和唐鳳是2000年就熟識的好友,唐鳳欣賞閃靈的音樂,而Freddy對唐鳳的天才思維和電影《駭客任務》般的未來觀所著迷。


2021年3月9日,《開放國會行動方案》正式於立法院官網上線。本案的召集人Freddy林昶佐先生和唐鳳行政院政務委員

「年輕時的我們幾乎每週末都到彼此的家裡談論音樂和數位技術帶來的未來。我自己可以說是從她那裡學到程式設計的。現在想起來滿是空想又很荒謬,但那是多麼快樂的時間啊。其後我因為音樂的關係忙碌,她也因工作奔跑世界,彼此越來越少來往。但就在2016年,她被任命為行政院負責數位工作的政務委員。真是沒想到會在臺灣政界和自己的老朋友重逢。我們在3月27日舉行的臺灣最大的搖滾音樂節『大港開唱』中邀請了她。在疫情不可收拾的狀況下,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如期舉行的大型音樂活動,也意味著臺灣的防疫非常成功。為了向世界傳遞臺灣的成功經驗,我們請了象徵的唐鳳登場。並且預定將以演唱會專輯形式在網路上公開。」

對於香港問題的合作將是臺日關係深化的好機會

從2016年第一次獲選以來,Freddy在立法院所屬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每天面對著來自中國的有形無形的壓力。

「現在的臺灣政府,看似對中國持非常強硬的姿態。例如世界在蒙受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之前,臺灣就已經對疫情發生源的中國限制往來,加強邊境檢疫工作。但是臺灣是民主國家和社會,不可能以政府的一句命令就能執行到底,需要國民的支持和配合,如今也持續這種狀態。例如唐鳳的『口罩地圖』也是如此。她只是將民間已經在進行的事情加以協調並發揚光大。沒有這些有心貢獻社會的高度公民意識是無法實現的。臺灣政府和國民合而為一來面對中國問題。」


在香港問題上訴求人道救援的Freddy林昶佐先生

在香港,不僅對民運人士的打壓,「香港國家安全維持法」(國安法)的成立已導致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臺灣已對香港人伸出援手。對此,Freddy希望日本也能積極參與。

「如今香港、維吾爾(新疆)以及圖博(西藏)都是國際上受到矚目的議題。臺灣特別對香港人的移民和留學開放了門戶,來了一批追求自由的香港人。然而在他們裡面,也有一些人的最終目的地不是臺灣。從人道救援的角度來看,為了他們的心願,國際間的聯手和國家間的合作關係是不可欠缺的。同時從臺日關係的面向來看,這是提高雙邊關係的好機會。很可惜的是,與臺日民間交流的熱忱相比,國與國等級的交流卻不見得有進展。當今臺灣和美國之間已從以往的層次提高到政府高層的來往,我想日本也可以更加積極一點。我認為香港議題的合作是提高兩國關係的大好機會。」


參加在臺北舉行的「311十周年 東北友情特展」的Freddy林昶佐先生

圖片提供: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院辦公室

標題圖片:Freddy林昶佐立法委員

高橋郁文 [作者簡介]

nippon.com翻譯編輯。研究所專攻雙語研究,任職日本上市公司、出版社後,2011年開始任現職。台北出身台北長大的「台北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