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聲明

本報訊
台灣立報

「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聲明

■ 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 林邦文

雙子星之外,台北市政府招標疑點叢叢

我們輸了,輸得心不甘、情不願,但看到雙子星標案,我們揣想著另幾家努力的廠商,輸給了一家被評為空殼的廠商,我們得到了答案,在「一切合法」、「可接受公評」的答覆之外,台北市政府如何把玩標案,如何利用外表看來「一切合法」的手續達成一己的政治目的。

我們參加的是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的《師大生活圈社區安居補助計劃》,此一計劃的源頭,稍有新聞意識的人都能了解,是為了師大社區從去年到現在為抗議非法商家引發的紛爭,是為了師大社區的「安居」,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就是「和諧」。從政治人物的角度來看,不論問題能否解決,只要「和諧」,對政治人物來說,就代表大功告成。只要找個白手套,自己聽不到聲音,就算功德圓滿,至於合法與否、是非善惡,乃至於社區發展的方向,就乾脆「完全外包」,「完全不負責」了。聽來似曾相識乎?夢想家、放煙火,不都是這樣幹的嗎?

《師大生活圈社區安居補助計劃》的執行,理當先描繪社區未來發展的願景方向,然後在這個願景方向之下,鼓勵社區居民參與,延引專家學者或其他專業資源協助,產生個別專案,付諸執行。滾動發展,持續提升動能,帶動社區居民,積極參與建設社區的公民社會活動。

這裡面分成兩個層次:「整體願景方向的策略層次」,和「個別專案的規畫和執行層次」。前者著重發展的策略,有如政府的政務官;後者著重執行的技術面,有如政府的事務官。且問:《師大生活圈社區安居補助計劃》的主導,是應該交給身為居民、了解切身需求和問題的居民志工團體「發展協會」,還是交給拿錢辦事、出售舉辦活動技術來營取私利的粉紅豹?我們不反對在個別專案活動的項目裡,以合理的價格延引專業技術提供機構,譬如策展、公關公司,來協助執行,賺取他/她該賺的合理報酬。但是我們要問,無論政府層級、項目規模大小,作為「政務」,對整體成敗負責,可以這樣外包嗎?這是主政者和公民之間如何協力謀求整體社會最大幅利的嚴肅議題,怎麼可以外包呢?蓋一棟大樓、修一條公路,可以開標外包,國政、市政可以外包給新加坡、美國、或是韓國政府嗎?如果不行,「師大生活圈社區安居」這麼嚴肅的專案,怎麼可以外包給營利企業粉紅豹呢?身為外來的營利企業,能期待他/她作出什麼深入的了解、切身的擘劃,擔負什麼成敗的責任嗎?

且不論此一初衷的揣度是否正確,我們(師大三里社區發展協會,下稱「協會」)也願意藉著這個機會,利用可用的資源,整合社區共同意識,試著尋找出一個社區安居、和諧的漸進方案,與台北市政府的目的相符,因此參與了標案。但其結果,卻與雙子星標案一樣令人瞠目結舌。

其間過程之離譜,暫且不表,得標者是一個私人、以文化策展為主業的「營利單位」-「粉紅豹文化事業公司」,而依據計劃,此公司將必須「強化社區居民的自主與參與之社區營造活動」、「協調運用外部資源擴大社造活動影響層面」。我們懷疑,此一外來的「策展公司」是否有此能力完成這些「社區營造」。

我們的擔心,不只在公帑被濫用,「公評」找不到資料、沒有標準,過程瞞天過海、無法查核,更關心的是,師大社區的未來,能就這樣外包給一個短期專案的營利機構來作決定嗎?在目前社區居民與違法商家之間,本應扮演裁決者角色的台北市政府,始終企圖扮演調停者、躲在安全的後方,看著居民與非法商家在媒體版面上對峙。

我們因此要問:市政府到底意欲何為?你的政治目的是什麼?你對師大社區的未來想像是什麼?為何在處理《師大生活圈社區安居補助計劃》時,手段如此粗糙不堪?

和雙子星標案一樣,此前,面對協會的質疑,市府以「一切合法」搪塞,但稍具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切都不合理,但我們也知道,市政府不會認錯,仍會堅持「一切合法」,好的,那麼我們的下一步,就是睜大眼睛看,看一個搞策展的公司如何整合社區居民,看一個玩弄標案的市長如何進軍凱達大道,我們看著!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