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紓壓還是宗教化?美校園該不該教瑜伽陷入論戰

·7 分鐘 (閱讀時間)
瑜伽可以提升孩子學習與處理情緒問題的能力,然而許多情緒和行為問題其實牽涉複雜的外在因素。 (示意圖/Надя Кисільова)
瑜伽可以提升孩子學習與處理情緒問題的能力,然而許多情緒和行為問題其實牽涉複雜的外在因素。 (示意圖/Надя Кисільова)


阿拉巴馬州 (Alabama) 在1993年通過了學校不可教授瑜伽 (yoga) 之禁令 ,今年5月中解禁了, 不過,這不代表爭議已休。事實上,在美國,公立學校該不該教授瑜伽,一直是個爭議性議題,究竟支持與反對公立學校教授學生瑜伽的觀點立場是什麼呢?

根據《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報導,5 月17日,阿拉巴馬州議會通過一項法案,允許公立學校將瑜伽列為K-12年級 (幼稚園至高中) 學生的選修課,在州長簽署了這項法案後,今年8月起,瑜伽課程就可以進入公立學校。

不過,這項法案對瑜伽的教學方式有限制,比如:禁止唸經、念咒語、手勢 (mudras) 、使用曼陀羅、誘導催眠和引導式圖像 (guided imagery) ;不能說「那摩斯戴」來問候(namaste,印度人常用的問候語──向你鞠躬致意);所有姿勢和練習都要使用英文名稱;要有家長的許可證明,學生才能嘗試「樹式」。


法案對瑜伽的教學方式有限制,學生要有家長證明才能嘗試「樹式」。(示意圖/Sigmund)

提出這項法案的阿拉巴馬州眾議員傑瑞米‧蓋瑞 (Jeremy Gray) 不喜歡法案的加註限制。他表示,他了解瑜伽,瑜伽可以幫助孩子處理生活壓力,可以提升他們的行為舉止、靈活性、抵抗力,以及注意力。他在大學打橄欖球的時候就開始接觸瑜伽,但沒有因為練習瑜伽而不上教堂。

反對者認瑜伽就是對印度教的崇拜

不過,是否練習瑜伽就讓人不再信仰基督教或改信印度教,並不是反對者的爭論點,而是,瑜伽與宗教的關係。

《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報導提到,「鷹論壇」 (The Eagle Forum) 的阿拉巴馬州分會表示,瑜伽是印度教的修煉法,每個瑜伽姿勢的設計不是一種運動,而是對印度教神的崇拜。在學校裡進行宗教練習活動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公立學校不能推動宗教習俗或意識形態。

註: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國會不得制定有關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一種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權利。


「印度教世界學會」 (The Universal Society of Hinduism) 不同意「鷹論壇」的觀點,認為瑜伽是世界遺產的一部分,讚揚阿拉巴馬州的立法者投票取消瑜伽禁令。 「印度教世界學會」會長拉詹‧澤德 (Rajan Zed) 表示,阿拉巴馬州人不該害怕瑜伽,瑜伽一定對學生有幫助。許多練習瑜伽的人並不是印度教徒,而且,傳統上,印度教不熱衷於傳教。

雖然「印度教世界學會」不同意「鷹論壇」的觀點,但也說,傳統上,印度教不熱衷於傳教。其實,如果瑜伽真與印度教毫無關係,又何必提到傳教?

既然瑜伽和宗教有難說明白的關係,而有益身心的運動其實很多,為什麼阿拉巴馬州和美國其他州之支持瑜伽課程進入校園的人會如此積極地希望學生學習瑜伽?

根據去年《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一篇報導,2019年,「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的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也是研究焦慮問題的專家丹尼‧派 (Danny Pine) 表示,每5位兒童就有1位有焦慮的問題。而非營利組織「兒童趨勢」 (Child Trends) 在2016年的研究則顯示,幾乎有一半的孩子都至少有一件讓他們感到很有壓力的家庭情況,比如:父母離婚、貧困或父母有藥物成癮的問題。

支持者認可助學生處理情緒與壓力問題

幾十年來,許多研究都顯示,有焦慮或壓力情況的孩子很難專注學習,甚至會出現情緒或行為問題,因此,支持學校教授瑜伽課程者,就是希望透過瑜伽來幫助孩子處理壓力問題。

不過,讓孩子學習瑜伽真的能夠處理他們的情緒問題嗎?


有益身心的運動其實很多,為什麼支持瑜伽課程進入校園的人會如此積極地希望學生學習瑜伽?(示意圖/Kari Shea)

2018年《大西洋》 (The Atlantic) 的一篇報導就探討了瑜伽課程與兒童的壓力問題,提到2009年發表於《兒童與家庭研究雜誌》 (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 的一項研究發現,教導孩子如何與有害的想法或情緒分離的「正念認知療法」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與減少焦慮和增加注意力有密切關係

正念 (Mindfulness),也稱為覺察,是一種心理過程,一種為增進意識感和善意而設計的心智練習,如:專注於感官,均勻的深呼吸等等。自1970年代以來,臨床心理學和精神病學開發了許多基於覺察的治療方法來幫助人們感受各種心理狀況。覺察練習已被用於減輕憂鬱症、降低壓力和焦慮,以及治療藥物成癮。

覺察練習可減少焦慮並增加專注力

《大西洋》的報導也提到,一些研究表示,瑜伽等「自我覺察的運動」有助於增強孩子的管控功能,如:工作記憶 (working memory) 、注意力控制和認知靈活度等技能。也有研究甚至表示,瑜伽對學生的學習成績或參與度有正面的影響,尤其對有創傷經驗的學生特別有幫助。

若去認識瑜伽,就會知道「覺察」本來就是瑜伽的其中一種修煉方法,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有許多人積極推動學校教授學生瑜伽。


瑜伽有助於增強自身管控功能。 (示意圖/Prateek Jaiswal)

不過,《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報導中提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的兒科學教授艾芮卡‧西濱佳 (Erica Sibinga) 表示,一個高品質設計的覺察活動對年輕人是有益的,但不能假設以其他方式來呈現的活動一樣會有成效。畢竟,「覺察減壓 」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MBSR) 是醫學院創建出來的一種特殊的步驟準則,雖然來自傳統佛教的冥想練習,但已世俗化和標準化,是已研究證明有效的治療方法。

西濱佳教授進一步說明,一個成功的學校覺察計畫不能只是針對學生,還必須包含老師,必須將學校的紀律和社會與情緒學習結合在一起。西濱佳教授參與創立一個叫做「CARE」的計畫,提供教師覺察的訓練,除了是關注教師個人的福祉,也是為了提升教室裡的學習環境品質,因為,當老師能夠專注集中,對於壓力情境就會比較不會有過度反應。

因此,即使瑜伽可以提升孩子的學習與處理情緒問題的能力,但許多孩子的情緒和行為問題其實牽涉複雜的外在因素,如:家庭情況、教師態度、同儕衝突等等,需要的是有效的治療方法。而且,在有其他有效的覺察活動可選擇的情況下,是否一定要在學校推行有爭議的瑜伽課程就是必須深思的事。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疫情擋不住有情人終成眷屬?美國猶他州推遠距結婚服務迴響大 為何以色列卻反對
當人類面臨困境時候的好朋友「午餐肉」 又因為疫情而流行起來了
食用「路殺」野生動物 殘忍?濟貧?美國30州已立法同意 卻因疫情讓善舉難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