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只想躺平? 社群新世代自有出路?!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財經專家丁學文,今天要跟大家分享,台南的成大學生,竟然有多達四成,只想當躺平族。這個現象顯示不少年輕人,對未來感到希望渺茫,對岸的中國,祭出了「共同富裕」的口號,真會有成效嗎?我們的下一代,也真的這麼無助嗎?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的議題也很有趣,主要是跟世代之間的一些認知的差異有關,如果有比較研究,所謂的世代差距的話,大家都知道所謂的千禧世代,是1980年以後出生的人,另外還有Z世代,現在甚至2010年出生之後的,還有所謂更新的世代,3月21號,我們看到台灣的副總統賴清德到成大,由成大研究生協會辦的一個所謂南方青年未來的座談。

在座談的過程裡面,副總統興之所至,臨時決定做一個電子的民調,結果發現42%的成大學生選擇擔任躺平族,這讓副總統非常地訝異,我想對於台灣很多人來說也很訝異,因為成大其實在過去一直是很多的企業主,非常喜歡的一個學校,連這麼好的學校都有42%的學生選擇作為躺平族,我想這讓人非常擔心也有點訝異。

首先我們要跟大家分析一下什麼叫躺平族,其實躺平族這個名詞是來自中國大陸,2021年其實中國大陸開始出現,有這麼一代人,因為社會的分布不均貧富不均,還有房價越來越高,可是薪資沒有上漲,其實跟台灣有點像,所以有很多年輕人,他開始慾望降低跟日本很像,不願意結婚不願意生小孩,不願意買房、不願意買車,只願意躺平,這就是所謂的躺平族。

台灣也有人說他們叫厭世族,事實上都代表說現在的年輕人面對資本主義肆虐之後,貧富不均世代不公,還有中產階級消失這些現象,其實越來越不滿,與其沒有辦法去改變它,乾脆選擇消極以對,當然我們也在中國大陸看到,他們有拿出一些辦法,我不是說中國大陸的做法一定好,不過我覺得台灣其實面臨所謂,千禧世代以來的厭世族也好、躺平族也好的現象,其實已經不是短期的現象。

或許我們可以作為參考,中國大陸提出了三次分配,所謂的一次分配就是說,透過市場經濟讓有本事、有能力努力的人,能夠獲得財富的收入,這個其實在四小龍時代,台灣就做得到了,所謂的二次分配,是政府要開始拿出行政手段,包括稅收包括養老,來讓整個社會的平均能夠公平正義,這個台灣一直在努力,可是做得好像不是很好,因為房地產價格還是很高,有錢人還是很有錢。

可是年輕人低薪的狀態已經很久,當然這兩年因為疫情,有稍微往上走,中國大陸現在提出的三次分配,我覺得倒滿值得我們去想一想的,所謂三次分配就是要求,一些比較有財富的企業或者機構,你要主動捐贈來幫忙這個社會能夠更平均,就是財富能夠更平均,台灣是不是有機會這樣做呢,那當然要看,因為台灣確實也有一些,在國際上有競爭力的企業,有沒有辦法透過一些機制,讓這些企業能夠為所謂台灣的均富,貢獻一點力量,我覺得是滿重要的。

另外其實從所謂,我們提到的躺平族這件事情,慢慢來看,台灣現在的中堅力量千禧市代,最近不只是美國包括台灣,我們看到雖然疫情揮之不去,房地產價格卻是越漲越高,台灣甚至更特別,中南部的房價也欲罷不能,當然美國也有同樣的情況,很多人的說法就是說,千禧世代的人慢慢到40歲了,他們開始想要安頓下來,想要有一個家,好像千禧世代,他的心態已經改變了,是不是因為這樣,我們也不用太去擔心躺平族。

不過認真來說,當然很多人去分析,千禧世代為什麼突然成為買房的重要力量,有的人說法是說,因為疫情期間都隔離在家,他們越來越覺得家庭很重要,也有人說因為隔離在家,居家辦公,他們開始慢慢覺得,其實他需要更好的家庭生活的環境,所以很多郊區的房子,就像台灣的台中高雄開始漲,因為我可以居家辦公,我可以彈性辦公,我可以混合式的工作型態。

不過我個人是覺得,其實從去年年初有一個Game Stop事件,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也就是說疫情同時激發了數位時代的來臨,很多年輕人開始發現,在媒體或者是社交媒體裡面,我可以藉由群聚的力量,去做一些顛覆的時代,股票市場是最先遭殃的,最近房地產市場,我們也看到很多的新創,帶著所謂顛覆的商業模式,譬如說來自美國的,譬如說Open Door或者Snow Flake,這些企業都是協助很多的年輕人透過社群的集結,成功在房地產市場裡面獲利或者是買房。

我想現在這個時代,我們不要用我們過去的經驗,去判斷年輕的人在想什麼,就像最近我看到台灣也有一個,引起大家注意的事,就是彰化有一個小學的老師,他提出來一句話叫做,抖音一響父母白養,就是說現在連包括小學生,都會被社交媒體影響,可是他們也確實是比我們更熟悉網路世界。

甚至元宇宙的人,未來的時代兒孫自有兒孫福,或許我們不用替他擔心太多,什麼躺平厭世,隨著他們的時代來臨,他們自然會找到生命的出路,以上就是今天我跟大家分享,我對於年輕世代或者是世代不公,或者正義之間的一些個人想法,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點我看更多華視新聞>>>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