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登《紐時》難在哪?他讚爆雙關語

·3 分鐘 (閱讀時間)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美國《紐約時報》刊登台灣民眾募資的廣告,提到台灣被世衛組織(WHO)拒於門外。前外交官劉仕傑從多方面分析,這案子超高難度的,應該給點鼓勵。他並讚爆文案中以isolation作為雙關語講「居家隔離」以及「台灣被孤立」。

阿滴《紐時》廣告設計圖曝光(圖/翻攝自阿滴、聶永真臉書)
阿滴《紐時》廣告設計圖曝光(圖/翻攝自阿滴、聶永真臉書)

劉仕傑昨(14日)在臉書發文說,設計師聶永真剛剛公佈了最後的紐時廣告設計文圖稿,終於可以跟大家說說他對這案子的想法。首先,來點鼓勵吧!這案子超高難度的,好嗎?

劉仕傑反問,廣告難在哪?文案難寫,圖難設計,最難的是,不可能有一個同時滿足26980位資助者看法的作品。這團隊背負著將近兩千萬的募款,兩千三百萬台灣人的期待,注定就是吃力不討好。

他說,光是周遭就有許多朋友對一開始的文稿表示意見,他也知道,有幾位厲害的朋友透過管道給了設計團隊意見,自己事實上也寫了一個版本讓設計團隊參考。

劉仕傑強調,台灣不缺英文好的人,不缺專業寫手,多的是長期閱讀《紐時》的菁英讀者。在大家都想幫忙、都焦急如焚的前提下,完全可以想像這個團隊收到多到爆炸的意見。

他提到,以一個對文稿撰寫算是有一定經驗的人來說,「改稿」這件事是非常個人化的。一篇一百多字的短文,改一個字就壞了味道。改稿這件事,不存在「稍微修一下這邊」、「稍微改一下那邊」的邏輯。

他表示,以《紐時》廣告文稿這案來說,因為文案後來決定大幅刪減篇幅,所以每個字的使用都必須精準、精煉,動一個字,可能就要跟著動一整段。「我完全理解那心情。」

劉仕傑說,作為一個寫手,在寫出自己滿意的文案後,最討厭別人說:「啊這個字換成那樣好不好?」每個字,在寫手的心中,都有獨特的存在意義。

他說,最後的文案,不見得是一百分的作品。事實上,一百分的作品也不可能存在。更別提,文案還要跟設計圖稿呼應。難上加難。但那是最努力的結果。那樣就夠了。

劉說,這篇文案的最後定稿,喜歡它的前後呼應及雙關語。In a time of isolation, we choose solidarity.Who can isolate Taiwan? No one.

他說,前面講的是「居家隔離」,後面講的是「台灣被孤立」,用了isolation作為雙關語。這篇文稿不見得超級無敵完美,但知道他們很努力,而且有著一顆為台灣的心。所以,謝謝你們。

劉仕傑也分享之前提供給團隊參考的版本如下,相信他們有看了這版本,也看了無數個更優的參考版本,辛苦了。

***

While viruses may know no borders, it is regrettable we are witnessing a great wall, collaborated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eing erected by China, preventing the world from working hand in hand.

When we say “Taiwan can help,” we mean it. And we are doing it. Besides providing an early alert to WHO back in December 2019, Taiwan has been successful at controlling the outbreak within the island and generously donated 16 millions of face masks to the global community.

An excluded Taiwan is accommodating the globe. So now, please let Taiwan help more.

Politics is making the world vulnerable, to which viruses are illiterate. Together, we can be stronger.

And we have to.

前外交官劉仕傑。(圖/翻攝自劉仕傑臉書)
前外交官劉仕傑。(圖/翻攝自劉仕傑臉書)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世衛13點聲明反擊台灣廣告 王定宇:沒講實話還在玩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