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正專訪3】他曾是國宴主持人 因為兆豐案槓上蔡政府

王思涵
·3 分鐘 (閱讀時間)
2016年蔡英文(前左)總統就職國宴,彭文正(後左)與Janet(後右)共同擔任主持人。(總統府提供)
2016年蔡英文(前左)總統就職國宴,彭文正(後左)與Janet(後右)共同擔任主持人。(總統府提供)

「他是缺點很明顯的人。」跟彭文正合作多年的製作人林秉松說,同事你一言我一語:「對,愛遲到、仗勢自己聰明,臨時抱佛腳、自戀型人格…」優點呢?空氣突然安靜幾秒,有人說:「對公理的追求…」一陣尷尬笑後,「應該說他很堅持某些價值。」大家又熱烈附議:「他真的表裡如一。」

40代的林秉松與30代的執行製作楊淳奕,都是被2015年《正晶限時批》228特輯中彭文正的結語所吸引。結語的開頭是這樣:「為什麼每年的228都有遍地開花的抗議?為什麼每年的228蔣介石的頭像,都會被人潑漆?為什麼馬英九,你每年都親自主持228紀念會,還是到處被嗆?《正晶限時批》要正告國民黨的當權者…」2個分別參加過818拆政府、反媒體壟斷、反服貿、一直只投給民進黨的憤青,在太陽花運動學生退場後,感受到什麼都沒改變的絕望,「你現在可能覺得沒什麼,但當時沒有電視台這樣討論228、轉型正義,只有彭文正。」楊淳奕說。

在他們眼中,彭文正不完美,但他一直保有黨外的新聞理想,做節目期間,他們從來不用為了利益跟任何勢力做任何妥協。辦公室最年輕的周子愉秀出簡訊,還在前東家時,一篇關於某綠營六都市長的讀者投書,引起市府關切,彭文正二話不說傳了嚴厲的簡訊給該市長,該市長急忙回覆澄清,「我們常笑他沒朋友。」

但彭文正去中天,還去國民黨演講?林秉松忿忿不平:「這跟呂秀蓮出來選、賴清德初選一樣啊,綠營全部節目封殺他,唯一的發聲管道上了,又被貼標籤。」

彭文正到國民黨演講,批評政府處理中天換照的方式,質疑總統蔡英文的論文,又堅稱自己是台獨分子。(中央社)
彭文正到國民黨演講,批評政府處理中天換照的方式,質疑總統蔡英文的論文,又堅稱自己是台獨分子。(中央社)

超脫黨派 自詡絕不受控

只是,為什麼一直支持綠營,卻找蔡政府麻煩?彭文正也不可思議:「我以前挺蔡,還當過她第一次國宴主持人,而且我一毛錢都沒拿,我覺得很驕傲。」轉折是?「兆豐案。蔡英文上台後,我到民視,兆豐前後被罰了新台幣66億元,到現在為止完全沒有交代,還列為機密封存10年。我就覺得,這政府是怎樣?」他跟網友合作翻譯兆豐案國外報告重點摘要給行政院,希望總統徹查,沒得到回應,「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釘他們。」

很多人質疑,這是綠營內鬥,時任民視董事長郭倍宏找他來當台派打手?彭文正說,當時郭倍宏找他,他只有一個條件,要獨立於民視新聞部經理胡婉玲之外,郭倍宏說好,那就直屬董事會。彭文正自稱,在民視期間,郭倍宏對他沒有任何要求,只有稱讚。

然而,民視節目停播後,《政經關不了》同年6月加入質疑蔡英文論文的行列,難道不是為了郭倍宏成立喜樂島的台派勢力?林秉松解釋:「那時我們還在等時代力量推候選人,論文案可能跟民進黨初選有關,跟喜樂島無關,喜樂島成軍之後,我們也沒再參與。」

再問彭文正,沒想過自己是深綠的一步棋嗎?「我不認為。我是一個不受控的人,休想有一個政黨或一個政治人物讓我去當一個棋子。」但中天關台那次,他失策,錄了20分鐘,論文案沒談到,只唱了一首〈朋友〉。


更多鏡週刊報導
【彭文正專訪4】他從教授變身YouTuber 自嘲像江湖賣藥胡說八道
【彭文正專訪1】期許自己成為吳宗憲 台大教授變成網民揶揄的對象
【彭文正專訪2】抗議長官改新聞理光頭辭職 個性自負成職場孤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