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正番外篇】 懷抱黨外理想卻曾入國民黨? 他只佩服這種人

王思涵
·3 分鐘 (閱讀時間)
彭文正說他把意識形態跟藍綠看得很淡,他只尊敬願意為個人價值真正付出的人。
彭文正說他把意識形態跟藍綠看得很淡,他只尊敬願意為個人價值真正付出的人。

在Google搜尋「彭文正怎麼了ptt」,結果顯示,2020整年都有鄉民在問:「彭文正怎麼還在打論文」「彭文正現在到底算深綠還深藍啊」。

明明昔日是獨派主持人、理性的台大新聞所教授,彭文正的政治認同愈來愈撲朔迷離。問他猛打總統蔡英文的論文,是否與深綠陣營喜樂島聯盟有關?他說他只是一個催生者,不是要角,參與串聯只是希望總統大選有韓國瑜與蔡英文以外的第三個選擇。喜樂黨成立大會上,他擔任主持,因為非黨員無法入場才入黨,現已口頭請辭。

「我這人百分之百不適合入黨,我不喜歡表決、不喜歡打群架,我覺得事情是一樣一樣來,怎麼可能我所想的東西都跟黨政策一樣,我如果當年答應蔡英文去當不分區(立委),現在一定跳到主席台跟我的執政黨對幹...不想再參與喜樂島,也是因為我的獨立意志不可能被一個政黨綁架。」

彭文正對於大家把他視為深綠不以為然,「我把意識形態跟藍綠看得很淡,我只尊敬願意為他的價值真正付出的人。」他舉郭倍宏與彭明敏為例,前者明明能在海外享福,卻回台為台灣民主奔走,後者在他看來更是先知型的人物,為了發表台灣自救運動宣言,放棄台大政治系主任的大好前途,展開逃亡。

國民黨執政時期,彭文正在節目製作228特輯。
國民黨執政時期,彭文正在節目製作228特輯。

彭文正的黨外理想,始於年輕時跟父親去黨外演講的現場,「那段日子,吃民主香腸,跟他們一起掉淚,很多人家破人亡...我爸是長期支持黨外的人,他覺得台灣真的不能只有一個政黨。他自己一個人離鄉背井,到台北來東門國小教書,因為血統、出身背景、沒有任何的親戚,吃了很多的苦,隱隱約約讓我們感覺到他對社會不公平的感慨。」

在台視工作,彭文正對國民黨一黨獨大且動員國家機器的造神,深感厭惡。然而,他真正開始有台灣獨立的意識是離開台灣、到美國求學後。當時,政治傳播的老師問他:「台灣人為何要受中國威脅,任憑美國擺佈,為什麼不表達自己要什麼?」

彭文正至今仍是台灣應獨立建國的信徒,他又舉彭明敏的「臺灣自救運動宣言」:「現在回頭看,沒有一個字是錯的,他當時說台灣國土界定要先搞清楚,不可能擁有外蒙古,又擁有琉球;第二,中華民國這件事,一定要好好面對,他根本不存在;第三,如果這兩個問題不搞清楚的話,很快會被聯合國趕出來,他講完不到10年,我們就被聯合國搞出來。你想當一隻烏鴉,就要有心理準備,不是被人家拿彈弓打死,就是被抓起來。」

彭文正從未加入民進黨,倒是在大學時加入過國民黨。原來,他大三那年代表台大徵選全國青年節大會主席,沒想到青年節前一週,對他有恩的教官才發現他不是國民黨黨員,為了幫教官解套他自願加入。後來有退黨嗎?「沒退,但也沒人理我,因為我是nobody。」所以現在還有可能是國民黨員?「搞不好唷。」彭文正閒扯了愛因斯坦成名後各國搶認親的故事後,又想了想:「當完兵後,沒人找過我,也沒繳過黨費,從此以後沒啦。」


更多鏡週刊報導
【彭文正番外篇】 走鋼索都不會掉下來? 人生上半場求學經歷超狂
【彭文正專訪1】期許自己成為吳宗憲 台大教授變成網民揶揄的對象
【彭文正專訪2】抗議長官改新聞理光頭辭職 個性自負成職場孤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