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川普時代 中美戰略共生

王海良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大選已塵埃落定,川普時代正在落幕,後川普時代的中美關係能否雨過天晴是人們普遍關心的問題。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回看川普時代中美關係這個參照系。在川普時代,中美關係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糟糕透了。中國陪他玩了4年跌宕起伏的博奕,川普的遊戲模式就是挑起對抗,刀槍亂舞,始亂終棄。拜登入主白宮之日,即是開啟新政之時,中美關係將會怎樣?

一看戰略關係。原則上拜登政府會放棄「美國優先」,回到多邊主義,修復同盟關係,這有利於美國國際地位和加強對華制衡。不過,又非簡單掃除川普的棍棒亂舞,而是更清楚認識中國實力的份量,不再做無謂的折騰。這預示著美國將選擇與中國戰略共生,而不是兩敗俱傷,會做戰略妥協,維持戰略平衡。如注意拜登對俄羅斯的看法,再聯繫普丁的可能與中國軍事結盟之言,便能看出中美戰略關係的微妙,這恰恰是川普不懂也不在乎的。以中國為假想敵的印太戰略,將在推進中減速和弱化,以避免與中國直接對抗,逼中國倒向俄羅斯。

二看經濟關係。一個非商人的總統,起碼該知道百姓的基本需求。看破了川普手腳的拜登,雖不會廢棄中美貿易協定,但也不會狂打尋求與中國脫勾的貿易戰了,只會通過多邊施壓,而不是極限施壓,迫使中方更多遵守貿易規則。科技方面可能嚴格管控,以阻擋中國高科技後來居上。其經濟智囊會客觀看待兩大經濟體的依存關係,不相信美國離開中國可以照舊繁榮,更不會奢望把競爭對手從橋上擠到河裡去。

三看政治關係。中美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對立是客觀存在,拜登不接受中國的制度和意識形態,其價值觀決定了他把中國視為政治競爭對手。但價值競爭未必要你死我活,也可以高下並立、強弱共存。拜登的競爭方式會與川普相反,即重返同盟體系、鞏固大西洋紐帶、強調民主自由,借助盟友力量推行西方價值觀、維護國際規則、掌控國際秩序,重執世界政治之牛耳。

四看特質個性。客觀言之,拜登人格正面,循規蹈矩,有建設性且善於合作。這可以讓世界放心,美國不會亂來了。重要的是,作為建制派,其專業團隊和智囊圈子屬穩健一族, 有長遠思考,更有確定性,持平且可預測。從對華政策傾向與風格看, 將恢復全盤謹慎行事模式,與中方進行規範的大國互動,以相互尊重為基礎,恢復系統雙邊外交機制,開展元首外交及多層級對話。針對中方以鬥爭求團結的做法,美方可能採取以團結求鬥爭應對。是故,中美關係走向緩和與穩定可期。

政策架構是撥亂反正、固本為主、求穩為上、徐圖長遠。美國當下局面嚴峻,疫情、經濟、分裂都是難題,新政府對外實在折騰不起。所以,對其總體趨向的總體判斷是:對華政策不會更軟,但會更全面、穩健、睿智和節制。中美將在大國競爭中持續角力,但也會小心管控危機。總之,中美不會掉進「修昔底德陷阱」,不會打新冷戰,只會有冷對抗,筆者持有謹慎的樂觀。(作者為上海東亞研究所副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