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嘉澤的自我期許 同志情色小說 第1把交椅

林欣誼╱專訪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林欣誼╱專訪】

在羅曼史小說風行的1980年代,同志讀者在租書店裡卻很難找到他們的「菜」,接下來的歲月,除了同志作家許佑生以「亞瑟潘」為筆名寫同志情色小說,其實少有致力這類創作的作者。直到近年,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培養不少台灣本土同志小說,徐嘉澤就是其中佼佼者。徐嘉澤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同志情色小說的第一把交椅。」

現年36歲的徐嘉澤(見圖,基本書坊出版社提供),當年也是在小說苦尋同志認同的男孩。他回憶過去曾經讀遍亞瑟潘的作品,後來能看到的多是偏BL(Boy’s Love,幻想的男男愛)情節,主角總是公子哥兒等不具現實感的小說。徐嘉澤在新作《他城紀》中,人物橫跨台、日,描寫同志在婚姻內外的情愛糾結,同時也推出舊作《窺》紀念版。

題材多元貼近現實

徐嘉澤出生於高雄,在屏東擔任特教老師,辦公室同事皆知他同志身分。他平均每年出版2到3本書,自2009年推出第一本書至今已累積12本著作,創作力驚人,題材橫跨文學、通俗、情色。

徐嘉澤擅長在小說創作中處理各種社會議題,如《不熄燈的房間》描寫身心障礙者面貌,《詐騙集團》探討台灣詐騙風行怪象,《討債株式會社》以討債集團為題,《下一個天亮》將台灣人權故事融入,目前他則著手寫偵探小說。而在書寫同志情色小說時,重點是「讓讀者情感上得到抒發、閱讀感到愉悅。」

為出書征戰文學獎

對他來說,如何被歸類不重要,他在意的是「寫出好看的小說」。他說自己腦中隨時有故事在沸騰,每有靈光就放心底慢慢咀嚼,畫面會自己跳出來。雖然曾經被質疑他出書太快,他爽朗回應:「我可以跑的時候,為什麼要慢慢走?」

衝刺的動力,一方面來自他想把握現有的出版機會,另一方面則是他確信寫作是件很長的事,30年後的作品肯定與現在不同,「與其擔心現在寫的不夠成熟,不如想把要講的趕快寫出來。」

徐嘉澤說,大學在成功嶺受訓時因苦悶無聊寫下第一篇小說,從此埋首創作,當時多發表在bbs站,10年過去後他驚覺「什麼都沒有留下。」為了能出書,他開始征戰文學獎,寫實描寫同志處境的短篇小說集《窺》成了出道處女作。

盼一般讀者也閱讀

他至今推出4部同志情色小說,書中寫情欲也貼近台灣現實,他笑稱兼具「肉慾與情感」,不以只以露骨性愛為賣點,他直言舊作偏向輕小說,最新作《他城紀》更具文學性。

而同志小說的市場人口相當集中,徐嘉澤在同志圈中累積了不少粉絲讀者,這些讀者也會追看他的非同志小說作品。徐嘉澤開心之餘,也希望一般讀者也能閱

讀他的同志小說,「讓大家認識,同志沒什麼不同,也是傷心會流淚,開心會笑啊。」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