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便當到續食餐廳 最強里長方荷生兒女接力擴展社區關懷

·10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溫州街公園旁台大附近,開了間門口擺了大冰箱的咖啡廳。新開幕的「書屋花甲 x 而立書店」是北市忠勤里里長方荷生繼「書屋花甲」南機場店後的新據點。

大冰箱名叫「食享冰箱」,裡面擺放的捐贈麵包、蔬菜等,無論是需要救助、或是珍惜不願食物浪費的人,都能自行取用。不只大冰箱,店內的餐食、空間都有故事。

貝殼放大協助展店集資計畫的「書屋花甲 x 而立書店」,餐點延續書屋花甲南機場店的精神,販售「續食料理」,讓消費者認識,賣相不佳的醜蔬果也能變身精緻餐點。店裡支持著弱勢青少年培力,在此實習、製作咖啡餐飲。地下室則是書店,場地將提供首次出書的文學創作者辦活動,也會與少輔中心舉辦定期讀書會。

書屋花甲台大店誕生,和方荷生23年來投入服務的動機一樣

「看到需求、我想去解決」

看見需要,行動派里長再開一間店

方荷生和家樂福長期合作,接手即將到期的食品和家用物資,支應分布全台的食物銀行。採訪前,方荷生忙著處理屏東食物銀行需要的物資,從台北家樂福下單,屏東家樂福會出貨到當地的食物銀行。

8年前,方荷生看見里民因 SARS 被隔離、生活陷入困境,因而成立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平時提供物資救濟,有需要的民眾能取用;另外功能便是備災,就像這次遇疫情,能及時提供物資。現在台灣北中南東各區都有食物銀行據點,方荷生還希望把經驗複製到每個鄉鎮。

看見問題,方荷生便想方法解決。不忍蔬果食材被丟棄浪費,開了全台第一間賣續食的咖啡廳「書屋花甲」。看見老人家孤單在家,於是成立「南機場樂活園地」邀長者共餐。他也與企業合作,把無法在賣場上架、卻仍能使用的物資,如還有3個月到期的洗髮清,20天到期的泡麵等,放入物資包、提供給需要者,企業也省下一筆處理費。

捨不得家庭功能弱勢或曾觸法的青少年,被社會或自我放棄未來,方荷生從2012年起辦咖啡證照課,助孩子學一技之長。幾年來,已有43位青少年考取咖啡專業證照,有培訓的學生跟他說:

「里長,這張證書是我這輩子第一張獎狀。」

咖啡證照拿到後,孩子往哪走?方荷生表示,有孩子就業,但也有人再走回原本的圈子。他說,因為書屋花甲只有一間,沒能讓每個受培訓的孩子都有工作機會,「所以我們開第二家店。」

展店計畫中也有精美的影片幫助大家了解書屋花甲一直以來為社區做的事。

接續方荷生的「挑戰」 實踐關懷理念

書屋花甲擴店,方荷生想,女兒愛看書,兒子學餐飲,剛好能合力經營,於是問孩子:「你們敢不敢挑戰?」

孩子說敢。25歲的小兒子方億傑,從高雄餐旅學院畢業後就接任書屋花甲南機場店店長,現在接續擔任書屋花甲台大店店長,負責餐飲和經營管理。大3歲的姐姐方億玲,先前躁鬱症休養時,就待在書屋花甲看書。店長弟弟提議:「要不要把你的書擺出來給客人看?」買了櫃子讓姐姐在店裡擺書,彷彿也鋪下書店的路。現在、方億玲就負責而立書店的規劃。

姐弟倆談起對書屋花甲台大店的期待,和方荷生一樣有滿滿想法。方億傑希望這間店成為社區型咖啡店,繼續推廣續食,期待之後能在店裡舉辦 DIY、參訪。這位年輕店長也想建立一個友善工作環境,讓餐飲夥伴的熱情不被制度消磨,在使用食材上也有所堅持。

過去任職出版社,有書籍行銷經驗的方億玲,深知新人出書艱難,她期待而立書店能成為新人的舞台,在此辦講座、展示書籍。而立書店也會設立精神疾病書區和飲食書寫專區。

方億玲希望透過推廣,精神疾病能成為中性詞彙,病友、陪病者到店裡能很放鬆,不需因為讀精神疾病相關書籍而躲藏,她還想邀心理醫生、諮商師一起選書,說:「這應該是我更想做這家店的原因吧!我等於是自救,也可以救別人,覺得是很有意義的事。」

方億玲介紹,書店名「而立」無關年齡,而是代表遇挫折能重生的機會,並希望而立書店能陪伴客人度過人生不同階段。超熱愛簡媜的她,也期待和不同世代的人討論心中的文學經典。黃建賓攝。
方億玲介紹,書店名「而立」無關年齡,而是代表遇挫折能重生的機會,並希望而立書店能陪伴客人度過人生不同階段。超熱愛簡媜的她,也期待和不同世代的人討論心中的文學經典。黃建賓攝。

方億玲介紹,書店名「而立」無關年齡,而是代表遇挫折能重生的機會,並希望而立書店能陪伴客人度過人生不同階段。超熱愛簡媜的她,也期待和不同世代的人討論心中的文學經典。黃建賓攝

在書屋花甲南機場店擔任店長的方億傑,秉著不浪費剩食、關懷與教育等理念經營,幾年下來從中得到成就感,也感受到外界認同,讓他覺得這是「能一直做下去的事」。他提到,投入書屋花甲台大店並非因為「我是方荷生兒子才會繼續做」,而是真心認同理念。

姐弟從不理解到佩服里長爸爸

家人變成工作夥伴,也看見彼此的另一面,就像想照顧弟弟的方億玲發現,工作上、弟弟其實並不需要依靠她,還是團隊的領導者,身上扛了許多責任。方億玲說:「他21歲做這件事情到現在,我格外心疼,但心疼外、又覺得很驕傲。」

姐弟倆也比小時候更能體會爸爸為何而忙。小兒子25歲,方荷生當了里長23年,因此在方億傑記憶裡,爸爸的工作一直都是里長。里長爸爸在外頭忙,姐弟倆童年多是媽媽陪伴。方億玲直言,小時候其實有些不喜歡爸爸的工作,應酬多,爸爸常醉醺醺的回家。兩人是一邊成長、也看著媒體報導,漸漸認識爸爸在做的事。

五月中疫情爆發,南機場緊鄰疫情嚴重的萬華,方荷生忙著關心里的防疫狀況,三級警戒開始時,他也快速動員發起食物包募集幫助需要的人,從2001年就開始發放的關懷便當,疫情期間也未間斷。

媒體稱方荷生為「地表最強里長」,但姐弟倆心疼62歲的爸爸這段期間電話響不停、更忙碌了。兩人說,爸爸中午就沖個泡麵吃,洗他的衣服還發現口袋裡有麵包,方億玲說:「他可能沒吃完(麵包)就放口袋……自己吃飯都沒顧好,但他在顧那麼多人吃飯。」

問起方荷生會否擔心孩子?他立刻回「不會啊!」表示自己就放手讓孩子規劃店面。不過,他還是天天會來店裡,因為店貓花甲非常黏他。黃健賓攝。
問起方荷生會否擔心孩子?他立刻回「不會啊!」表示自己就放手讓孩子規劃店面。不過,他還是天天會來店裡,因為店貓花甲非常黏他。黃健賓攝。

問起方荷生會否擔心孩子?他立刻回「不會啊!」表示自己就放手讓孩子規劃店面。不過,他還是天天會來店裡,因為店貓花甲非常黏他。黃建賓攝

望著爸爸的服務身影,方氏姐弟不約而同提到「佩服」兩字。方億傑佩服爸爸有肩膀,例如疫情衝擊,他關心在書屋花甲幫忙的孩子生計受停業影響,而想多付薪資;方億玲則佩服爸爸一路堅持想做的事,不被無中生有的謠言影響。

資深媒體人,食育協會理事長黃兆徽是方荷生的表妹,也會協助方荷生募物資。她敬佩方荷生的行動力,但有時也有點「害怕」,笑著說:「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在『拉住他』。」

黃兆徽表示,要展開事情,自己可能會做計畫、先想到有哪些困難,能解決後再往下做,但方荷生是「先做再說」,像是食享冰箱的服務不斷擴大,一來要勸募更多麵包,也需要有人運送物資。除了志工,方荷生乾脆就自己開著車、大台北跑透透去載。

忙到家庭聚餐要約行事曆 方荷生為「她」慢下來

方氏一家過去吃飯要先預約時間,因為爸爸忙,3個孩子又在不同地方念書。方億玲提到,現在家庭時間更少。為了區分公私,她跟弟弟的 LINE 有兩個群組,「店長通知」群組專談公事,另一個群組則講家事。「有時候還是想跟他講一下,我作為姐姐的提醒,或是我個人的煩惱,」方億玲說。

不過方億傑感受到,爸爸最近慢了下來,假日接的活動少了,多了陪伴媽媽的時間。他認為幾年下來,愈來愈多人願意支持爸爸做的事,工作上的壓力減輕了些,不需要再一直往外跑、拉贊助。另外也可能是媽媽這一兩年健康狀況較不穩定,爸爸想多花時間陪伴。

近幾年,方家孩子都在北部了,雖然吃飯還是要用 Google 日曆預約時間,但一家人會盡量趁節日相聚。問起姐弟倆,父親節想對爸爸說什麼?跟爸爸一向話少的弟弟,說了那或許也是許多孩子想對父母說的:「我們長大了」,希望爸爸可以放心交付事情。

有個全台知名的里長老爸,姐弟倆要接「家業」、確實有壓力,不過卻也感覺到兩人正躍躍欲試地走出自己的路。

方億傑提到,剛接書屋花甲南機場店時,感受到很多客人因為他是「方里長的兒子」而覺得這間店很棒,但做久了,發現有許多叫得出名字的熟客,「會知道他們並非為了里長名氣而來,而是他們就喜歡這裡。」讓他長出自信。

書屋花甲的餐點特色是續食料理,將原先有瑕疵的蔬果,搭配製作成精緻餐點。大學學餐飲的方億傑因為爸爸投入剩食議題,使他更關注這一塊,便想做嘗試。黃建賓攝。
書屋花甲的餐點特色是續食料理,將原先有瑕疵的蔬果,搭配製作成精緻餐點。大學學餐飲的方億傑因為爸爸投入剩食議題,使他更關注這一塊,便想做嘗試。黃建賓攝。

書屋花甲的餐點特色是續食料理,將原先有瑕疵的蔬果,搭配製作成精緻餐點。學餐飲的方億傑因為爸爸投入剩食議題,使他更關注這一塊,便想做嘗試。黃建賓攝

方億玲也曾迷惘,想到或許有人覺得她是「里長女兒」、想開書店就開。她表示,的確因為她是方荷生的女兒,讓她有貢獻機會。但而立書店的發展,她會盡力去做,呈現出來的將是自己的表現。

女兒也提及,爸爸的鼓勵起了作用:「他(指方荷生)說,『你一定會找到成就感』,一直拿自己當例子說『我當年送便當也沒人相信我啊!可是做久了,到現在大家都找我……』我覺得有被鼓勵到。」

書屋花甲擴店,伴隨著世代接力,善的力量,也持續擴散。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中和高中SDGs課 學生創意料理「清冰箱」救剩食
從吃魚不怕刺開始!岳明國小用20種魚教案向海學習 SDGs
TED最萌演講:7歲女孩籲大人放下手機,多和幼兒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