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中國的「作業」千萬不能抄

文山(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杜塞爾多夫出版的德國《商報》以“盡管鮮有新增病例,但是中國依然不是新冠防疫榜樣”為題,刊發由該報駐京記者撰寫的評論指出,防控新冠疫情的“中國模式”絕對不值得西方去效仿。

“游客們走南闖北,商家們開門迎客,生活已經全面回復正軌。中國當局每天通報的新增病例不過兩位數,與此同時,德國重症病房裡的新冠患者越來越多。”

“然而,誰要是以為我們也可以在疫情防控方面向北京的專制政權抄作業,那就大錯特錯了。”

“雖然中國政府正在大肆宣揚走低的疫情數字,但是,除了大規模的核酸檢測,他們實現目標的手段卻一點也不值得為德國所效仿。北京當局以防疫的名義侵犯了本國民眾的基本人權。任何人只要有一丁點的感染嫌疑,立刻就會被隔離幾個星期。在某些案例中,當事人甚至在發生危險時也不能離家:他們的家門被反鎖了,抵抗是毫無意義的。具有感染嫌疑的幼兒,甚至會被帶離他們的父母,在醫院裡接受好幾天的隔離觀察。”

“那些贊揚中國政府疫情防控的人,都忘記了疫情早期武漢的悲慘場面。許多慘狀恰恰是封城措施造成的。當時,醫護人員不堪重負,以至於病逝者的屍體不得不直接堆放在病人身邊的走廊上。還有人在絕望地呼救,因為他們罹患新冠肺炎的家人正在慢慢死去。”

“後來,疫情數字開始慢慢走低,每當某地疫情出現反彈時,中國政府就會突出‘外來輸入病例’。仇視非華人長相的情緒就被煽動起來,某些餐館甚至一度拒絕黑人入內。”

“我們唯一應該贊揚的,是中國的民眾。他們很有耐心地堅持佩戴口罩,他們還相互鼓勵。值得我們效仿的,是中國民眾的堅韌,而非專制政府的行為。”

瑞士《新蘇黎世報》繼續關注香港泛民派集體退出立法會之爭議。評論以“如果讓政府來決定誰可以當反對派,議會就會演變成一場鬧劇”為題,不無揶揄地指出,今後的香港立法會依然“歡迎”一切言論,“只要”發言者能和北京保持一致。

“盡管在2016年以及2017年,也曾有民選的立法會議員被剝奪資格,但是當時的香港特區政府是訴諸香港的法庭之後,才獲得了有利判決。這次的決定,則完全是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做出的。在此之前,北京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出台決議,規定凡是支持香港獨立、不承認中國對香港主權、要求外國勢力介入香港、威脅國家安全的人沒有資格擔任立法會議員。正是基於這一決議,香港特區政府追溯既往,將4名議員驅逐出立法會。”

“單純從法律上而言,這似乎是合理的。畢竟,香港《基本法》的最終釋法權掌握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手中,而非香港本地的法庭。在中國可沒有什麼分權制衡體系。盡管香港《基本法》常常被稱作‘小憲法’,但是這畢竟依然是一部中國法律,而非獲得民眾授權的真正憲法。”

“如果香港特區政府可以決定誰能當議會裡的反對派,香港立法會就會演變成一場鬧劇。香港本地媒體的一則評論還建議,現在不妨關閉立法會,可以省下一大筆稅款。不過,這樣的‘議會’恰恰符合北京的口味。全國人大就是由一群經過精挑細選的‘人民代表’組成,他們會點頭通過中共最高層的願望。對於專制中國的掌權者而言,即便是在自己國內,維持一張民主的外皮、假裝具備合法性也是十分重要的。在香港,他們更是需要維持這一表象,假裝這座城市依然具有部分自治。”

“就像在今年6月強推港區《國安法》時那樣,北京現在針對不受他們喜歡的議員的舉動,再一次證明了‘一國兩制’不過是空洞的說辭。”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文山(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