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 "慘勝"的歐中協議與"飄揚"的五星紅旗

王凡(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對於2020年12月30日(中歐達成共識)的這份協議,反響截然不同。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稱其是'貿易政策的裡程碑',但許多經濟協會則沒看到任何實質性進展",《每日鏡報》2月4日一篇聚焦歐中投資協議的客座評論在開頭這樣寫道。文章表示,對於盛贊該協議是 "基於我們價值觀的貿易議程" 的一個突破的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可能會被這些話打臉。而默克爾致力於在德國擔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時達成協議,"這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也並不怎麼令人信服"。

文章稱,在這場博弈中,政治上的勝利者是習近平。在經濟上,該協議的天平同樣更傾向於中國。

"自2005年開始,中國公司已經在歐盟投資了4100億美元,近來更多在信息和通訊技術上。由於在這些領域存在趕超的空間,中國對歐洲這方面的知識技術非常感興趣。而這些外部幫助將有利於中國提高前內部競爭力。此外,中國在未來還可以擴大其在歐盟太陽能和風能領域的經濟活動。"

文章隨後寫道,歐洲在華企業從新投資協議中的獲益,則主要是簡化市場准入程序、減少行政障礙方面、不再強制要求成立合資企業等內容。

"但是,伴隨著這些好處的也有嚴重的劣處:很多活躍於歐盟市場的中國公司得到北京政府的大力補貼,而未來如何處理這一問題,卻沒有怎麼出現在這份投資協議中。同樣少有提及的還有專利保護的問題。"

此外,在環保等可持續發展方面,該協議也錯失了向中國提出要求的機會。"但最嚴重的則是在華的歐洲企業仍然無法享受任何投資保護,這與那些在歐盟的中企不同。針對投資保護的談判按計劃將在投資協議簽署兩年內開啟,……這對於歐盟而言明顯是不利的。"

本文作者、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Renate Schubert在文章最後表示,當年瑞士與中國的談判,比現今歐盟與中國的談判要成功的多。"偌大的歐盟或許本應向小小的瑞士效仿。瑞士在2009年與中國簽署了一項投資保護協議,隨後在2014年簽署了自貿協議。多家大型瑞士企業早早就可以通過其瑞士投資者佔多數的子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相反,自詡為歐中投資協議贏家的默克爾和馮德萊恩,看起來更像是輸家。人們稱之為'皮洛士式勝利'(慘勝)。"

月球上的五星紅旗

《新蘇黎世報》2月4日的一篇文章關注了去年12月由"嫦娥五號"帶往月球的那面五星紅旗。文章題為"地球已經滿足不了我們了:月球上如今也飄揚著中國國旗,然而還有人在乎嗎?"

作者Felix Heidenreich寫道,在月球的環境下,旗幟當然不能真正飄揚,但這釋放出權力和征服的信號。"旗幟,尤其是飄揚的旗幟,具有極大政治意義。如果有人非常出色地完成挑戰,英語會用'with flying colours'(本意是五彩旗幟飄揚)這組詞來形容。"

文章以二戰中攝影師羅森塔爾(Joe Rosenthal)拍下的《硫磺島升旗》為例,這張展現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在激烈戰鬥中於硫磺島豎起美國國旗的照片,被印到無數海報、招聘廣告和紀念品上。

"鑑於這樣的背景,中國將國旗插在月球上,其實就是在用圖像對美國1969年登月進行政治回應。然而,月球適合作為這種大國競爭的秀場嗎?"

文章表示,雖然在中國國內,這種象征性征服月球的做法能與已經存在了不短時間的民族主義情緒和諧地融為一體,但在國際上,這種做法難得共鳴。

"這種象征性行為的結果可能與其原意背道而馳:將旗幟插在月球上不僅從技術上來看,更像是上世紀60年代後期的傑作。從政治寓意上來看,也更像是舊時代的產物,在那個時代,帶著自誇情緒的炫耀和英雄主義擴張意願尚未被懷疑是不可持續的、不成熟的。"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王凡(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