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特朗普的黑鍋?拜登的功勞?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漢堡出版的《時代周報》以"世界不會從中國獲得任何信息"為題,刊發評論指出,中國政治體制決定了北京當局不可能允許任何針對新冠病毒起源的國際獨立調查。

"拜登總統也知道,他所要求的針對武漢的獨立調查永遠不可能實現。想要真正地對疫情起源進行專業的徹查,必然需要中國當局、中國科學家的合作,需要向武漢的當地民眾進行詢問。這樣的調查工作會持續好幾年時間。"

"但是,在中國政治環境下,這完全不可能。國際社會也許永遠無法得知誰是真正的零號病人。因為,真要想獲知的話,中共官員就必須允許外國專家不受干擾地在華調查。但是一個列寧式的政黨從根本上就不會同意這種做法。"

文章接著指出,中國政治體制下,凡是涉及到外國人時,總是會傾向於千方百計地隱瞞,2020年初疫情最早期時湖北省當局的瞞報就是例證。"因此,威權中共將會在疫情溯源問題上固守當前姿態。也許,美國政府讓情報機關去調查,只是想給美中關系施加點壓力。畢竟,兩國之間的貿易談判在特朗普時代終結後,近期首度重啟。這可是關乎很多錢的大問題。"

慕尼黑出版的《南德意志報》以"特朗普最先說的,大家卻相信拜登"為題,刊評抨擊了新聞界、科學界對特朗普和拜登類似的"實驗室洩露說"采取雙重標准的做法,認為這會損害媒體和科學界的公信力。

文章注意到,一年前特朗普提出新冠病毒有可能來自武漢的某一實驗室時,美國主流媒體、科學界對此嗤之以鼻;而現在拜登指示情報機關就此調查,主流媒體和科學界卻予以默許。作者指出,特朗普固然在疫情防控問題上有著太多的不靠譜,"但大家依然不禁感覺到,當初對'實驗室洩露說'的抨擊,完全是因為出自特朗普之口才會變得那麼激烈。對特朗普的厭惡往往強過於理智、強過於科學事實,這一現象大家在去年已經多次觀察到:數千人出席特朗普的演講,就是'超級傳播者事件';數千人參加'黑人的命很重要'示威,則是'為社會進步做出的必要貢獻'。"

作者批評說,這種區別對待的做法弊大於利。"參加政治抗議運動並非媒體的職責,更不是科學界的職責,只會損害自己的公信力。就目前已知信息來看,新冠病毒最有可能來自中國,指出這一點也並非種族主義言論。沒有人會讓'中國人'為此負責,至多是要讓北京當局負責。"

"在350多萬人去世後,世界有權知道這場疫情到底是從哪裡以何種方式起源的:到底是以自然的方式傳播給人類,還是源自於一場實驗室事故?不論我們獲得何種答案,逝者已逝。但是,唯有了解了真相,才能夠至少知道誰應該為此負責。"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